筆趣閣 >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 第六百三十一章 絕望
    不亂救人。
  
      也是因為有時候讓人不可避免的起殺心,在聚集各國幸存者后,都會互相指正,把罪大惡極者甄別出來,實行一定程度上的行動限制。
  
      自然。
  
      有輕的。
  
      也有惡貫滿盈者。
  
      最讓人生氣的是,有的聚集地上層已經完全人性倫桑,幾乎一個人能想出來的所有惡行,這些人都能很有‘天賦’地做出來。
  
      于是。
  
      林山沒有多說。
  
      交給了委派的城市管理者決定。
  
      結果是。
  
      全部處死。
  
      。。。
  
      “是真的,我真的看到了有飛船經過,但是很奇怪,并不是我以前見過的任何飛船,暫不清楚是國家的,還是某個公司的。”
  
      “我再看看,有什么辦法可以發信號。”
  
      “他們會不會更壞。”
  
      “只有試一試了。”
  
      “你小心點。”
  
      “我知道。”
  
      一個籠子前。
  
      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一邊往里面遞送食物。
  
      一邊和里面的一個年輕女人小聲交流,籠子里面是十多個女人,穿得很少,但還能遮體,而這樣的籠子,在整個地下空間還有十幾個之多。
  
      送完食物。
  
      男子回到狹小的房子,十幾個人在地上胡亂躺著,如牲畜一般。
  
      靠在墻邊。
  
      男子眼神中浮現出濃濃的仇恨。
  
      他叫布爾,九年前,他才不到十二歲,父母意外雙亡后,只能去了孤兒院,剛開始還好,一天,他和妹妹被一輛車接到了這里。
  
      噩夢。
  
      就此展開。
  
      這里的老板是南克王國的貴族,家財無數,在這個地下溶洞修建了一個規模龐大的俱樂部,不對一般人開放,只對圈內顯貴提供服務。
  
      吃。
  
      喝。
  
      玩。
  
      勒。
  
      最主要的還是樂,也就是色。滿足那些王國顯貴的各種嗜好,而他們兄妹的命運自然沒有懸念,她成了名流貴婦的玩物。
  
      至于妹妹。
  
      當然也不例外。
  
      想反抗?
  
      不可能。
  
      光是安保人員就有三百來個,服務生數百,而他們這類人,就算高達上千也反抗不了,出去了也會很快被抓回來,因為這里的地面是深山。
  
      看了一段段逃跑被抓的視頻后。
  
      里面的慘狀。
  
      讓他們嚇得不輕。
  
      災難發生后。
  
      這里也面臨了黑獸沖擊,好在為了防備他們逃跑,安保措施嚴瑾,并未有多少傷亡,就控制住了局面,而這天,正是休息日。
  
      老板過來單獨玩,就這么幸存下來了。
  
      接著。
  
      八年間。
  
      也是同樣黑暗的八年,沒有王國顯貴,但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老板下了令,對手下那些戰斗人員開放了‘玩樂’的權限。
  
      就這樣。
  
      一天天。
  
      他們熬過了八年,很多人受不了自殺了,要不是妹妹還活著,他也會選擇結束自己的命,但他還有一個希望,那就是把妹妹救出去。
  
      在看到飛船后。
  
      布爾重新燃起了希望,這些年,他也不是傻傻地活著,早已把這里的地形摸清楚,雖然要把妹妹就出去難,但再難他也得去做。
  
      睡了一覺。
  
      “當當當。”
  
      “起來干活了。”
  
      一陣刺耳的聲音讓他們沒了困意,睜開眼,便來到了小食堂,排隊領取早餐,只有一團糊狀物,但蘊含的熱量很高,夠他們半天的勞動消耗。
  
      吃完飯。
  
      他們來到了上層大門,此時,這里已經聚集了數百人,除了熱武器,每個安保手里都有一柄長槍,精鋼制造,鋒利無比。
  
      “昨晚三個,累死我了。”
  
      “我要攢點分,一次十個。”
  
      “還是你有想法,下次我也試試。”
  
      男人。
  
      除了聊女人。
  
      這里也沒有什么其他可聊了。為了讓他們有點動力,老板采用內部計分消費模式,不然,一個個啥都有了,就不好控制了。
  
      “咔咔咔咔咔咔。”
  
      齒輪轉動。
  
      重達十幾噸的門緩緩抬起,陽光照了進來。
  
      來到外面。
  
      是一片硬化過的土地。
  
      上面鋪了一層綠色假草。
  
      布爾跟在安保人員后面,走過前場,向森林走去,沒多遠,他們就發現了目標,狩獵,并不是真的狩獵,而是利用以前防止他們逃跑的陷阱。
  
      捕獸夾。
  
      深坑。
  
      獵網。
  
      是里面主要的三種手段。
  
      每個的數量在這周圍高達數百,因此,每天幾乎都會有點收獲,只要小心點,很少會有傷亡,畢竟大白天黑獸出沒的不多。
  
      “吼。”
  
      “嗷嗚。”
  
      黑獸雖強,可畢竟受了重傷,幾下子就被長槍給扎死了。
  
      布爾上前。
  
      雙手提起一只腳,其他三個苦力一人一只,才把這頭近五人重的黑獸抬起來,向著俱樂部方向走去。他們小隊有三十個點要去。
  
      這是他們白天的工作。
  
      只不過。
  
      最多的一次也就三個點有獵物而已,其中大部分獵網都已經壞了,只有捕獸夾和深坑保存較為完好。走到前場的時候,布爾已經汗流浹背。
  
      休息了一下。
  
      四人從背包中拿出一瓶水,咕嚕咕嚕喝了半瓶。這里溶洞下就是地下河,水可以隨便喝。
  
      忽然。
  
      仰頭喝水的布爾瞪大眼睛。
  
      只見,在天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黑點,而且還在不斷變大,相比以前只是遠處路過,這一次像是要是從俱樂部上方路過。
  
      布爾心跳加速。
  
      終于。
  
      他等到了機會。
  
      隨著飛船越來越大,其他幾個人也看見了。
  
      “飛船。”
  
      “什么?”
  
      安保人員大驚,一看,心也慌了,當即喊道:“放下黑獸,隱蔽。”他們也好奇這飛船是誰的,但更不愿意回到以前的文明之中。
  
      還是跟著老板瀟灑一些。
  
      有吃有喝有玩。
  
      聽到這話,其他人聽話地向后飛奔而去,只有布爾沒有動,而是笑得很開心,打開背包夾層,從里面拿出一個小玩意兒。
  
      正準備按按鈕。
  
      “砰。”
  
      一股巨力從背后襲來。
  
      布爾被強大的推力打飛數米,趴在地上,他感覺身體都要散架,而他拿出的東西,在距離他兩米多的地方,身體動不了。
  
      布爾絕望了。
  
      后面。
  
      “竟敢偷我們的煙霧器,你死定了,還有你妹妹,我們一定會好好替你照顧她的。”
  
      兩個安保罵罵咧咧。
  
      其他三個苦力一看,表情復雜,他們沒有布爾的勇氣。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