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1530章 瘋狂一戰
    裴清自然知道南凰弄月話語中蘊藏的意思,他的臉色怎能好看。天『』籟 小說
  
      第一次他在北冥仙朝皇宮中見到秦問天的時候可是自詡身份,極其自傲,如今,曾經俯視不屑一顧的人,竟然殺了一位和他同境界的存在。
  
      更何況,所有人都明白,這可不僅僅誅殺一位仙帝那么簡單的意義,而是,以仙王境界,殺了一位仙帝。
  
      哪怕是初階仙帝,但至尊劍派參與此戰的初階仙帝,能弱嗎?
  
      仙王境界就能殺仙帝人物,那么,秦問天若是跨入仙帝境界,會是怎樣的一種盛景?
  
      可惜,這種情形怕是看不到了,這一點,諸人心知肚明。
  
      “和一位死人,沒什么好比較的。”裴清冷淡的說了聲。
  
      “是根本不能比吧,北冥仙朝第一天才?”北冥弄月諷刺一聲,但眼眸中卻并沒有興奮之意,她當然能夠看到戰場上的情形,更多的強者加大的攻擊,勢必是要殺秦問天了。
  
      即便是她身旁的北冥幽皇看到這一幕也在心中暗暗嘆息,雖說她一直認為秦問天很無恥,但今日一事,她對秦問天的印象可謂是顛覆性的。
  
      仙域豪強聚集于此,圍困長青仙國,逼迫秦問天現身,天下人都知道,只要秦問天現身,必然是死路一條。
  
      但是,他依舊來了,來得義無反顧。
  
      明知必死,他依舊來了,這樣的人,你如何能夠說他有多無恥。
  
      傳聞,他在古帝之城王境無敵,殺了諸多頂級勢力的絕代人物,才有了這一戰,若說那些只是傳聞,但親眼目睹他誅殺一位仙帝,一切還需要懷疑嗎?他比傳聞中的只會更強,天賦更好。
  
      他若活著,將來必是一代人杰,哪怕是仙域無數大勢力想要殺他,但仙域之大,他可以隱姓埋名,再換一個身份,類似刀劍仙王,默默修行,哪怕是再多的人想要殺他,只要他足夠小心,依舊不一定就不能崛起走到仙域之巔。
  
      但他來了,帶著無與倫比的天賦來了,來送死的。
  
      為了他,千變仙門、南凰氏、姬帝、羽帝參戰,甚至萬魔島魔山的強者,參戰,還有問心寺的高僧,參戰。
  
      這樣的一個人,和她北冥幽皇所認識的人,完全不同,于是,她不由得又想起了那瘋子告訴過她的話語,想著,便也只能嘆息。
  
      因為,秦問天哪怕是再出眾,哪怕是自己對他的感覺再好,他距離隕落,也不遠了。
  
      此時,有兩位仙帝殺向了他,雖長青大帝等強者瘋狂的牽制阻擋,但對方的頂級仙帝和中階仙帝都不比你少,初階仙帝又更多,因此初階仙帝的突圍,根本是擋不住的,反倒是長青大帝他們被制衡住。
  
      看著殺來的兩位仙帝人物,雖然都是初階仙帝,但這一次他們不再如同之前的那位仙帝一樣輕視秦問天,星辰光輝灑落在身,兩人皆都如同神明般不可一世,不會再給秦問天任何一絲的機會了。
  
      這兩大仙帝,一位是太華仙朝的仙帝,一位是虛空獸一族的妖帝。
  
      恐怖的虛空力量爆,強大的妖帝直接出現在了秦問天身前,巨大無比的利爪直接撕裂一切,那利爪猶如虛空利劍般,恐怖到了極點。
  
      秦問天身上魔威爆,星魂凝聚而生的星辰法相依舊還在,魔王般的虛影可怕到了極點,萬魔降臨,遮天蔽日,瞬間籠罩這片天地,當那驚人的利爪轟殺而來之時,秦問天血脈的力量瘋狂的爆,圣意融為一體,融入到神龜防御之中,猶如一個防御大陣,但依舊直接被撕裂掉來,利爪直接轟在了秦問天的規則軀體之上,使得那軀體都破碎。
  
      秦問天卻渾然不知,像是沒有疼痛感,他的眼眸穿透一切,直接刺入對方的腦海,劍意從雙眸中穿透而過,殺入對方體內,霸道力量攻擊對方的靈魂。
  
      “吼。”那尊虛空獸霸道怒吼,他都已經攻擊到了秦問天面前,不會再失手了,哪怕是空間隔斷,也阻擋不了他殺秦問天,恐怖的利爪切入秦問天的體內,體內帝境的規則爆出驚天之威,將秦問天的規則之體不斷撕裂,血肉橫飛,慘不忍睹,許多人甚至都已經閉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啊……”君夢塵出一道痛苦的嘶吼聲,雙拳緊握,但他不能去,他參戰就是送死,他要留著有用之身,為師兄報仇。
  
      小混蛋化作金色巨獸,朝著前方沖出,卻被那頭老妖死死的抓住了,不讓他出去,好不容易找到這樣一頭血統純正高貴的吞天獸,怎么可能看著他死,他最大的目標,就是看著他成長。
  
      煉獄美眸中流著淚,她想起了和秦問天的點點滴滴,她想要沖上前去,卻同樣被老吞天獸拿住,不讓她去自尋死路。
  
      另外一位仙帝站在后方,看到秦問天已經必死,他沒有再出手。
  
      “死。”就在這時候,一道驚天的怒吼聲從秦問天的嘴中吐出,哪怕是他的身體正在被撕裂,依舊爆出了這道恐怖的嘶吼聲,刺入靈魂的攻擊,還有夢界中的攻擊,都化作真實,直接斬在了虛空獸的身上,將他擊飛了出去,同時驚天的魔道掌印再一次轟殺而來,抹滅一切存在,猶如強魔道大陣般,將這尊虛空獸生生的誅殺當場。
  
      “這……”無數人為之震撼,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臨死前的一擊,竟然還這么可怕?殺死了一位仙帝。
  
      他身軀被撕裂的時候,竟然還能夠出如此的反抗殺伐力量,這真的僅僅是一位仙王強者嗎?
  
      慘烈,此刻秦問天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身軀盡皆是血,化作殘軀,那顆頭顱帶著殘缺的身體,顯得極為的詭異,但那雙璀璨如星辰般的眸子,依舊攝人心魄,盯著對面那位有些愣的仙帝強者。
  
      “秦師兄。”看到這一幕的君夢塵眼睛竟然有了淚,慘,他那風華絕代、總是云淡風輕談笑自如的秦師兄,竟然如此的慘,他恨啊,恨這些人,也恨自己無能。
  
      白晴身上盡皆都是可怕的裁決之光,她雙眸赤紅,紅得有些可怕,那雙瞳孔,赤紅如血,那是他的問天哥哥,受到這樣的摧殘。
  
      “啊……長青,白帝,我與你們不共戴天。”虛空中傳出一道悲憤的怒吼,竟然是至尊劍派的至尊劍帝出的聲音,很顯然,至尊劍派也遭遇了和天嵐仙國當初同樣的事情,在這場戰爭真正在這里爆的時候,白帝在那邊下手了。
  
      “我早與你不共戴天了。”長青大帝聲音冷漠至極,使得觀戰的人神色各異,果然,雖然之前大家都約定好此戰過后,一切恩怨兩清,但是,這樣的帝戰爆,又豈是一句兩清能夠解決的,再加上如今仙域微妙的局面,蠻荒大妖的入侵,整個仙域的亂世之戰,已經是注定了的,必將波及整個仙域,誰都別想獨善其身。
  
      之前,本來長青仙國是偏弱的,但若是今日這些人殺了秦問天,卻沒有滅了長青仙國,以如今白帝頂級仙帝的修為,再加上長青大帝和萬古長青樹,仙域東部很多勢力之間的強弱,怕是要顛倒了。
  
      就在這時候,人群震撼的現,秦問天身后的魔威極為可怕,瘋狂覆蓋出去,籠罩整片空間,那些被撕裂的殘軀,竟然不斷的飛回到身軀之上,開始了重塑。
  
      “不死之力,你修有不死屬性力量?”那位太華仙朝的仙帝此刻臉色極為不好看,他以為不必急于戰斗了,秦問天臨死反撲殺死了虛空獸一族的妖帝,那么秦問天必是強弩之末了,他不要急于殺對方,免得再遭到秦問天臨死前瘋狂的反噬。
  
      但秦問天竟然有不死之軀,剛才那一擊,根本殺不了秦問天。
  
      秦問天身后的星辰法相更可怕了,仿佛能夠從中看到一尊尊璀璨無比的星魂,正輻射出全部的屬性力量,兇猛無比的爆而出,將驚人的規則力量全部釋放出來,流入到虛空可怕的手掌印當中。
  
      “快動手。”一道大喝聲傳來,那太華仙朝的仙帝明白,但卻只看到一雙可怕至極的眼眸,將他帶入到了夢界中,他當然知道那是夢,也能夠回到現實,但問題是,夢界中的攻擊,還是有真真正正的攻擊。
  
      “誅幾位仙帝陪我作伴,不虧了。”秦問天狂笑了起來,無窮規則瘋狂的從身上爆而出,仿佛要抽空自己的力量,魔神般的掌印再次垂落而下,鋪天蓋地的殺向對方,雖然對方的攻擊再一次將他的身軀擊碎,使得他化作殘軀,然而那無窮無盡的魔道掌印,同樣讓對方陷入到瀕臨死亡的絕境之中。
  
      終于,伴隨著一道絕望的怒吼,對方依舊死得更早一些,在秦問天前面倒下了,而這時的秦問天,也真正成了強弩之末,星魂中的力量都仿佛被榨干了般。
  
      一聲轟鳴巨響傳出,一位中階仙帝轟碎了他的魔道掌印,站在高空之上,冰冷的俯瞰著秦問天的身影。
  
      這樣的陣容,這樣的強者,竟然,被一位仙王,殺了三位仙帝!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