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1466章 殺念
    “刀劍仙王,為何,我以前沒有聽說過他。天 籟小 』說”
  
      “這樣的絕代人物,不可能籍籍無名,此人之風華,足以名動一方。”
  
      “能夠誅殺至尊劍派頂級仙王天驕人物,此人,戰力天賦能夠和古帝之城最優秀的那些人媲美,若是境界再強大一些,那便真能和那數人爭鋒了。”
  
      諸人在一剎那間心頭涌現諸多念頭,無不被秦問天的強大驚艷到了,只見秦問天身后的帝運越璀璨奪目,顯然,這里諸仙王都對他極為崇敬,信仰之力被他收割走了,使得他帝運增加,再加上秦問天之前的輝煌戰績,他的帝運已經越了古帝之城許多非凡仙王人物了,哪怕是剛才那到來的至尊劍派頂級仙王身后的帝運都沒有此刻秦問天那么耀眼。
  
      只見這時,秦問天直接邁步離去,朝著遠方而去,很快便消失不見。
  
      這一刻,這片空間嘩然一片。
  
      “請教諸位,有人曾聽聞過刀劍仙王此人之名嗎?”有人好奇問道。
  
      “沒有。”
  
      “沒,不知是哪一域之人。”
  
      諸強者紛紛道,有些驚訝,沒想到竟然真沒人聽說過他。
  
      “看來果然如同天下間傳聞的那樣,時代變了,從這古帝之城就能夠看出來,這次天驕齊聚,必將涌現大批凡人物,不知道會有多少驚才絕艷的絕世天驕出現,縱橫古帝之城。”有人低語。
  
      “是啊,太華仙朝的太子人物被貫穿天地從黃金長矛直接誅滅,至尊劍派的頂級仙王被一劍斬殺,諸仙王被刀劍仙王群滅,這樣的古帝之城完全不似往昔,太瘋狂了,我等雖未仙王人物,也都是一方豪杰,然而如今,似都有些不夠看啊。”有強者暗暗嘆息,即便是仙王存在,生在這樣的時代,也會絕代自身卑微。
  
      “說的沒錯,看來,這次古帝之城之行,我們似乎只能淪為看客,見證諸豪強崛起。”
  
      他們紛紛生出不同感慨,在古帝之城的這些日,都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時代降臨,仙域,將迎來一個黃金盛世時代。
  
      秦問天自不知諸人如何想他,此刻他急于趕路,不斷朝著那方向前行,他身如鵬鳥,猶如閃電劃過天穹,腦海中只有晴丫頭。
  
      晴丫頭從萬魔島來了,入古帝之城,追殺紫道龍,這一切,皆都是為了他,這丫頭,每次都是如此,在背后默默付出。
  
      紫帝之子紫道龍可非尋常人物,而且,仙域東部的那些勢力早已結成同盟,共同進退,必然會聯手對付晴丫頭,他自然非常擔心。
  
      終于,秦問天看到了來到了帝城城區,前方一座座宮殿聳立,強者如云,站在各大方位,中間之地,巨大空間戰場中,數位強者正生著狂暴大戰,魔威滔天,紫氣縱橫,劍氣揮灑。
  
      “晴丫頭。”秦問天目光直接無視了戰斗區域,落在一座宮殿上空矗立的一行身影,那一行身影皆為魔修,正中方向,站著一道身影,風姿絕代,身披裁決長袍,頭戴桂冠,血色的裁決面具往上延伸,遮擋住她的容顏,正是白晴,果然是她到了。
  
      “這賊和尚也來了。”秦問天看到了另一方的不戒,如今的不戒黑色長飄逸,身周有不少強者在,將他護衛左右,“看來不戒這家伙在萬古魔殿混得很好。”秦問天心中暗道,只見這時,一道目光朝著他望來,赫然正是不戒,他感知敏銳,似察覺到秦問天在看他,眼睛立即望向他這邊,他的眼瞳隱隱彌漫著一縷縷金色的光輝,要看破虛妄,將秦問天看穿來。
  
      然而此刻秦問天無論是面容還是氣息都借助了神兵隱藏,不戒的修為還無法看透,只是露出一抹疑惑之色,隨即將目光移開,繼續望向戰場。
  
      秦問天則是看向和白晴對立的那些身影,果然,正是紫道龍他們,還有至尊劍派、天嵐仙國等仙域東部勢力的聯盟強者。
  
      當年古帝之城,魔邪誅殺紫道陽,紫帝卻將這筆賬一并算在了秦問天身上,曾讓紫道龍前往長青仙國以及南凰氏去要人,后來,這筆賬不僅沒有算清,而且仇恨越結越深。
  
      “不戒,你身為問心寺的僧人,還俗便還俗,竟然成為魔修,自甘墮落,你身為問心寺末代入世的三人之一,成為魔門人物,將問心寺置于何地啊?”有強者看向不戒和尚,淡漠的問道,乃是和問心寺同在仙域中部的頂級勢力九皇仙國的強者。
  
      問心寺實力凡,每一代只有三人入世行走,在外修行,不戒正是末一代的三人之一,可以說是問心寺重點培養的人物,然而卻成了魔修,被魔門強者護衛左右,這簡直是大逆不道了。
  
      “在問心寺,師尊和諸位師兄曾教導我要體驗眾生疾苦,要走萬里路,感悟人生,我入魔道修行,也是人生感悟之一種,是遵循師尊和諸位師兄教導,看佛魔不同,這樣才能勘破一切虛妄,一心向佛。”
  
      不戒何等人物,出口就是誑語,要和他辯道理,如何能辨得過,更何況,他的無恥,秦問天早已領教過。
  
      “墮入魔道,竟還說得如此大義凜然,你簡直是佛門恥辱。”九皇仙國強者冷漠道。
  
      “曾經我也曾考慮過,這樣是否有悖佛門之道,然而參悟多日,我終于明白佛門至理,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入魔道,方能了解魔道,若能將魔島度化,將是不世之功,這才是佛之大道,我只好舍棄自身名譽。”不戒聲音肅穆,寶相莊嚴,簡直無恥到了一定境界,佛門之祖都要被他感動。
  
      “巧舌如簧,若你這種人都能入佛門,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九皇仙國強者毫不客氣的說道。
  
      “我聽聞你時常閉關修行,靜坐修行蒲團之上,極為刻苦,方有如今成就,如今,你坐悟修行之蒲團,都已有了異味。”不戒平靜開口,似說出一道毫不相干的話語,使得那九皇仙國強者一愣,道:“什么意思?”
  
      不戒雙手合十,寶相莊嚴,平靜的吐出一道聲音:“你靜坐蒲團有了異味,自然是和我無關的。”
  
      那強者一愣,沒有反應過來,依舊不解,然而只見此時,有嗤嗤的笑聲傳出,似有人率先明白何意,那強者看向左右,恰好見到有人笑,便問道:“你笑什么?”
  
      “不笑什么。”那人閉嘴,不敢多言。而這時,卻聽一道聲音傳出:“你靜坐的蒲團生出了異味,當然是關你屁事,哈哈,笑煞我也。”
  
      許多強者一滯,隨即一陣汗顏,額頭滿是黑線,看著不戒和尚,這和尚,罵人都這么有哲理……
  
      九皇仙國仙王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盯著不戒,然而不戒成為魔修的事情,問心寺都未曾計較說什么,的確和他無關。
  
      他們說話之時,在中間虛空之上大戰的強者終于各自后退,回到自己的陣營,都沒能夠奈何得了對方,有幾人身上負傷,氣息卻依舊狂暴,隔空凝視對手。
  
      “我從未得罪過萬魔島勢力,而身為裁決女祭司的你,竟然為了秦問天對付我,若說裁決魔殿知曉,恐怕也不會任你如此妄為吧,看來,九皇仙國的人說的沒錯,秦問天必是你的情郎了,真是可笑,裁決魔殿裁決女祭司偷情仙域武修,這樣荒謬的事情都能生,裁決魔殿真有意思。”
  
      紫道龍冷漠開口,諷刺白晴。
  
      之前,白晴帶人追殺他,他完全不知所以,后來遇到九皇仙國的人才知道,原來當年仙域裁決之時,在魔山之上,裁決魔殿的裁決女祭司,和秦問天乃是舊相識,當初上了魔山的那些人知道。
  
      于是,紫道龍明白了這些魔修為何要對付他。
  
      秦問天聽聞紫道龍侮辱白晴,眼眸中射出冷意,白晴漆黑的眸子倒是沒有太大的變化,依舊透著冷漠氣息,盯著紫道龍。
  
      “你老爹身為頂級仙帝,竟然還偷襲誅殺一個比你都年輕不知道多少的后輩人物,天下皆知,裁決魔殿再有意思,也不會有你老爹那么無恥啊。”不戒和尚含笑說道,紫道龍眸子中射出紫光,看著白晴和不戒道:“秦問天大逆不道,對前輩不敬,他必死無疑,即便如今不知在何地茍延殘喘,只要敢現身,我也是必殺他的,至于你們想要為他出頭,可以挑戰我。”
  
      “你頂級仙王,要我們挑戰你?”不戒和尚看著紫道龍道:“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一個更比一個無恥。”
  
      “只要我在,一定會殺死你。”白晴嘴中吐出寒冷聲音,透著一股強大的決心,仿佛只要她在,就會不惜一切代價殺死紫道龍,無論用什么手段。
  
      紫道龍眼睛瞇起,紫光流轉,看向身周諸強者,道:“諸位,這些魔修向來狠辣,比蠻荒大妖還要殘暴,我仙域和萬魔島也是勢不兩立,不如乘此機會,將他們斬殺于此,如何?”
  
      ps:無痕在這里給兄弟姐妹們拜年了,諸大家身體安康,財源滾滾,事業學業有成,新年第一天,我在碼字,你們呢?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