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1439章 求我離開
    楚青衣看向武家父子,冰冷的吐出一道聲音:“這又與你們何干?”
  
      “武某向來對飄雪圣殿之仙子傾慕,如今能夠得見楚姑娘的風姿,略有心動,不忍楚姑娘墮落,誤入歧途。天 籟小 』說”武天驕說得冠冕堂皇,他以仙王天驕的身份說出此言,顯得風度不凡,又夸贊了飄雪圣殿,還隱隱表露出了對楚青衣的一絲傾慕。
  
      這讓6燕雪眸子望向他,立即明白了武天驕的心意,看來,武家來此,果然是為示好,同時想要和飄雪圣殿聯姻。
  
      不過,若是能夠將楚青衣嫁入武家,倒也算是不錯。
  
      楚青衣天賦本就非常出眾,從天道圣院出來之后進境神,已經在邁向仙王層次,對他們那一脈威脅很大,若非處于仙王境界的她也踏入了天道圣院并且跨入中階仙王境界壓制了楚青衣這后輩的光芒,她會引來飄雪圣殿上面更多一些的目光。
  
      此次,莫瀟瀟想要借這機會狠狠的打擊一番楚青衣倒是不錯,壓一壓她的光芒,若是能夠損她的武道信念那就更好了。
  
      “青衣,武天驕乃是武帝親傳弟子,天賦出眾,如今已入仙王層次。”6燕雪淡淡的開口,隨即對著武天驕問道:“天驕賢侄可是對青衣有傾慕之心,若是如此,我倒可以問問青衣的意思。”
  
      “如此的話,便多謝前輩了。”武天驕微笑著回應道,使得諸人目光一閃,看來,這武家的人來此是有目的的,想要和飄雪圣殿聯姻,而這武天驕,看中了楚青衣,不錯,這里的女子中,楚青衣容貌上是最出眾的,飄雪圣殿弟子的天賦自然無需多說。
  
      “青衣,你也聽到了,我便再給你一個機會,展飛和武天驕都對你有意,若是你愿意,我替你在你師尊那邊去說,便證明你對這好色之人無意,我會讓你親手殺了他,以洗自己的名聲,至于那大還丹之事,便算了。”6燕雪緩緩說道。
  
      “做夢。”楚青衣冷冷開口:“你是我師叔,我敬你,然而,我未犯什么大錯,不過是借了一枚大還丹而已,你要我殺我朋友?”
  
      “冥頑不靈。”6燕雪冷哼一聲,目光轉過,沒有再看楚青衣,仿佛是已經給過她機會般。
  
      秦問天一直安靜的聽著,他有些意外,6燕雪和楚青衣同為飄雪圣殿弟子,哪怕不是一脈,關系也不該如此之糟,看來飄雪圣殿內部之競爭非常激烈,6燕雪明顯是有意借此機會狠狠的打壓楚青衣。
  
      而他秦問天,為她們的打壓提供了一次契機。
  
      “你們,將我當做空氣了嗎?”就在這時,秦問天的嘴中吐出了一道聲音,他的目光看向眼前諸強者。
  
      “嗯?”諸人目光緩緩轉過,落在了秦問天的身上,此人,竟然也敢開口。
  
      6燕雪只是掃了秦問天一眼,便沒有再看,6展飛則是諷刺的看著秦問天冷笑連連,至于莫瀟瀟,更是笑出了聲音來,這還,真是有趣呢?
  
      “很好笑?”秦問天看向莫瀟瀟,這些人在這里討論著此事該如何解決,要楚青衣殺了他以證清白,仿佛他秦問天,只是微不足道的存在,想殺就殺,根本無需過問,完全當他不存在。
  
      “一個好色之流侵入寒冥仙湖之地,險些被我誅殺,依靠著大還丹才得以續命的人,竟然還想在這里讓人重視你的存在,這難道,不好笑嗎?”莫瀟瀟臉上掛著笑容:“我還以為你會一直躲在青衣師妹的身后閉嘴,卻唯獨沒想到,你會跳出來說話。”
  
      “你們在討論著如何殺我,竟然沒有想到我會說話?”秦問天感嘆人命如草芥,這是遇到了他,如若換了一人,在這些大勢力人物面前,尋常人的命,根本不值一提,這些人習慣了高高在上俯瞰著眾生靈,哪里會在乎一個普通人的死活。
  
      “秦公子,這里的事你就不要插手了。”6瑤拉了拉秦問天的袖子,有些緊張,秦問天這樣,會讓事情越來越亂,到時候哪怕是楚青衣全力而為,也保不住他。
  
      “6瑤,你放肆。”6瑤的長輩呵斥說道:“此人性命本就是你給的,竟還敢口出狂言,看來真是活膩了。”
  
      “是嗎?”秦問天忽然間笑了,他的傷勢雖然還未完全康復,但卻并不影響戰斗,區區一個城主府,竟然如此漠視他的存在。
  
      “既然你們認為我活膩了,那便是活膩了吧。”秦問天笑了笑道:“只是,誰要來取我性命呢?”
  
      “秦問天。”楚青衣目光一僵,傳音道:“6燕雪的修為很高,中階仙王,6城主更是厲害,你這時候不要逞強,交給我來處理。”
  
      她臉上流露出極為擔憂的神色,秦問天的性格果然還是和在天道圣院中那樣,狂放霸道,沒有任何人能夠讓他退步,6家的人,很快就將他激怒了。
  
      “青衣,你如此護他,他卻要一心求死,根本不領你的情,這樣的廢物,你卻如此待他,莫非,你真的瞎了眼嗎?”6展飛看著楚青衣和6瑤兩女擔心的望著秦問天,似乎在傳音勸說他,搖了搖頭。
  
      他天賦非凡,又是6家天驕,對楚青衣有意,對方卻一直無視于他,然而眼前這樣的一個人,楚青衣卻這般緊張重視,這讓6展飛感覺很丟臉。
  
      “楚青衣。”
  
      就在這時,秦問天忽然間開口,神色淡漠,透著幾分肅穆之意,楚青衣忽然間感覺到秦問天在一剎那間仿佛變了一個人般,他不在那么平易近人,這一刻的他,鋒芒畢露,高傲不可攀,他是秦問天,天道圣院的秦問天。
  
      微微仰頭,楚青衣看著氣質蛻變的秦問天,竟生出一股仰視之感,仿佛他在,便是這片天地的唯一。
  
      “我已說過,當初之事我已不再計較,這次我重傷落入寒冥仙湖,是你帶我療傷,雖然即便沒有大還丹,我依舊不會有事,但依舊感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秦問天平靜開口:“然而,大丈夫恩怨分明,你是你,但今日,飄雪圣殿之人幾番辱我,不可饒恕,我不會因為你而手下留情,希望你能理解。”
  
      楚青衣聽聞秦問天的話語身體微微顫了顫,這一剎那,她感受到一股君臨天下之氣概,風華絕代,大丈夫恩怨分明,從秦問天口中說出的話語,仿佛便是金口玉律,言出必行。
  
      楚青衣愣住了,她不明白秦問天的底氣從何而來,但卻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從他身上流露而出的驕傲之意。
  
      他是秦問天,天道圣院以仙臺七重境界狂戰九皇仙國皇殺天的秦問天,烤白虎為食的秦問天,無論走到哪里,他都該是這般耀眼,風華無雙,沒有人,能夠讓他忍讓,退步,那些辱他之人,終將后悔。
  
      6瑤也被秦問天的氣勢所懾,她忽然間想起了秦問天對她說過的話,他問她有什么心愿,他說或許會幫她完成心愿。
  
      秦問天,真的有這樣的能力嗎?
  
      那一直重傷,她用藥物治療的病人,這一刻變得不一樣了。
  
      “這家伙,瘋了嗎?”莫瀟瀟愣了片刻之后忽然間開口道,她看著秦問天,也隱隱感覺到一股不凡的氣質,然而,他竟然敢說出如此驚人的話語,不饒恕飄雪圣殿的人?
  
      不僅是莫瀟瀟,前來赴宴的諸多賓客也都看著秦問天,像是看瘋子般。
  
      此人,是不是受刺激了?
  
      剛才說活膩了,讓人來殺他,如今又說不饒恕飄雪圣殿的強者。
  
      “我身受重傷流落于此,被服下了一顆大還丹,與你們無冤無仇,而你們卻在這里討論著我的生死,何其可笑。”秦問天往前邁步而出,走向了前方空地,他目光望向6展飛以及莫瀟瀟:“就連你們這樣的人,都敢對我出言侮辱,既然如此,你們口中的廢物就站在這里,誰來殺我?”
  
      “找死。”6展飛站起身來,他氣度不凡,飄然起身,看著秦問天,又看了一眼楚青衣:“既然他傷勢已好,那么,楚青衣,我便證明給你看,你的眼光,是多么的差勁。”
  
      規則力量釋放而出,6展飛一劍殺出,快若閃電,冰雪規則覆蓋天地,埋葬秦問天的身體,一劍襲來,宛若閃電,刺向秦問天的身體。
  
      “好快的劍,6展飛不愧是6家天驕人物。”諸人心中暗道。
  
      劍嘯之音尖銳刺耳,化作音爆,威力可怕。
  
      “小心。”楚青衣和6瑤都驚呼出聲,然而秦問天卻根本沒有動的意思,他依舊安靜的站在那,任由那柄驚人的利劍帶著毀滅的寒冥劍氣籠罩他的身軀,刺向他的心臟。
  
      楚青衣和6瑤大驚失色,臉色劇變,然而就在這一刻,空間仿佛凝固了般,6展飛的劍刺在秦問天的身上,卻無法刺入分毫,那呼嘯著的劍氣,竟沒有半點傷害到秦問天。
  
      “你穿了防御鎧甲?”6展飛臉色微變。
  
      秦問天憐憫的目光看著他,他伸出手,握住了6展飛的劍,隨即手掌捏住,剎那間,他的劍直接寸寸粉碎,一點點的化為虛無。
  
      看著那雙冷漠的眼眸,這一刻,6展飛臉色驚變,心頭狂跳。
  
      “退。”6燕雪喊道,然而已經晚了,秦問天白皙的手掌伸出,直接扣住了6展飛的咽喉,冷漠的眸子看著眼前之人,悲憫的說道:“是楚青衣瞎了眼,還是你瞎了眼?”
  
      “放開了。”
  
      “展飛。”許多6家強者大喝說道,紛紛站起身來。
  
      6燕雪都站了起來,冰冷開口:“若是你認為以6展飛為要挾想要離開這里,怕是不可能的,你放開他,我會給你痛快。”
  
      “到此刻,你還在想著攻心計,想著接下來的談判?”秦問天笑了,這6燕雪,大概會以為他會以6展飛的命,要挾這些人放他離開,因此搶先開口,刻意給他壓力。
  
      “也對,像你這樣自以為是的人,也難怪了。”秦問天淡淡的笑了笑道:“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誰,是什么人,我要離開,需要借助他嗎?”
  
      秦問天說著笑了,他的手掌中,浮現恐怖的劍威,只一剎那,6展飛出恐懼無比的慘叫聲,隨即劍意肆虐,他的身體直接粉碎,化作了虛無。
  
      “轟轟轟。”一道狂暴至極殺意滔天的氣息席卷而出,籠罩在秦問天的身上,卻見秦問天傲然站在那里,平靜的感受著這一切,吐出一道狂妄無比的聲音。
  
      “之前想要離開你們要攔著,接下來,我要你們求我離開。”
  
      ps:關注無痕公眾號,了解每日更新情況,微信搜索凈無痕就行。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