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1403章 黑伯出現
    秦問天在粒子世界封印之后,他顯然不希望這些人離開,這樣的話,粒子世界生的一切,仙域的人不會知道,東圣仙帝也不會知道。
  
      雖說即便是知道這里的一切,也并不一定能夠猜測到他擁有身外化身,但秦問天行事穩健,不會去冒險,讓東圣自己猜測去吧,至于這些人,許多人到來粒子世界都是為所欲為,將他們留在這里也是對他們的懲罰。
  
      至于那些只是真的被風聲吸引奪寶的無辜之人,秦問天也不會真打算困他們永生,等到他足夠強大,時機到了,或者東圣隕落了,多年以后這粒子世界生的事情也就沒有人會去關心了,那時候放他們離開不遲。
  
      當然,有些人,這樣的懲罰,顯然還遠遠不夠。
  
      秦問天的目光看向了之前在楚國為所欲為的那位仙王人物,眸子中閃過一道寒芒。
  
      “秦少恕罪。”那仙王人物躬身拜道,秦問天身上涌動著強橫的氣勢。
  
      “你,愿意接受懲罰嗎?”秦問天冰冷道。
  
      “我愿意。”那仙王點頭道,赤煞仙王的死在前面,他哪敢拒絕秦問天。
  
      “然而,我猜你可能是東圣派人的人,再加上你做的事情,我很想殺了你,你說怎么辦?”秦問天冷冰冰的說道。
  
      “秦少,我絕非東圣之人,至于我所做之一切,我甘愿恕罪,還望秦少網開一面。”那人臉色蒼白,擔心秦問天一怒之下就真的讓他和赤煞仙王一樣。
  
      “跪下,對著楚國方向,叩頭。”秦問天冷漠開口,讓一位仙王下跪叩頭懺悔,那仙王臉色蒼白,這樣的話,簡直尊嚴盡失。
  
      他是仙王強者,高高在上,讓他,叩頭懺悔,何等難抉擇,然而在性命面前,尊嚴,依舊是可以舍棄的。
  
      他跪在地上,對著楚國的方向,叩頭懺悔。
  
      周圍諸人無不心顫,看向秦問天的目光帶著狂熱之意,這才是他們粒子世界的守護之人,之前所謂的第一人江楓如同走狗般替赤煞仙王做事,有些人之前還覺得威風,是歐陽世家不知死活,如今看到秦問天,他們只感覺慚愧。
  
      眼前的青年,才是這一世界的象征,他所做之事,皆都是為了故土。
  
      “好,我饒恕你,封印你修為之后,你就留在楚國恕罪,教導楚國之人修行,凡是愿意拜入你門下之人,都不可拒絕,否則,殺。”秦問天冷漠說道,那仙王面若死灰,從高高在上為所欲為的仙王,變成楚國人的奴仆嗎,需要教他們修行。
  
      許多人有些激動,甚至想要去楚國了,一位如此厲害的人物被封印修為,必須要教楚國的人修行,這還真是……
  
      “秦叔叔做的太完美了,殺了這些人,可惜了,留著他們讓其為奴,教眾人修行,也就秦叔叔想的出來,太陰險了。”少年歐陽羽笑著說道,旁邊的歐陽雨柔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可以說秦叔叔陰險。”
  
      “好,不說了,我知道秦叔叔是你偶像,現在見到偶像了,有沒有很激動。”歐陽羽調皮道。
  
      “當初在酒樓中誰在和安玲瓏爭呢,那時候秦叔叔還沒表露身份呢。”歐陽雨柔淺淺笑著,歐陽小璐看著他們搖頭苦笑,隨即她看到秦問天開始封印諸仙修為,心中感嘆萬千,沒想到當年認識的秦大哥,在百年以后,竟然達到了自己根本無法想象的成就。
  
      那時,秦問天在他歐陽世家還受了不少氣,甚至被歐陽婷羞辱,還好哥哥歐陽狂生和秦問天關系非常好。
  
      這一切,真的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粒子世界的人都松了口氣,也有許多人隱隱感覺到了興奮,很快,就有很多被封修為的仙人,必須要教他們修行了,以后這世界,必然變得更強大。
  
      秦問天對于諸人使用的封印之力自然是不同的,那些歹毒之人就直接徹底封死,讓他們為奴為婢,修為普通的人都能命令他們教導修行,至于那些沒有惹事的仙人,秦問天便留了他們不少力量,讓他們依舊能夠有自己的尊嚴,可以選擇性收弟子。
  
      至于這世界的封印,他對那老家伙的能力還是很自信的,每次他變強大的時候,總會現這老家伙更厲害了,簡直深不見底,永遠都是那么深不可測。
  
      …………
  
      仙域,東圣仙帝自是憋屈無比的離開,粒子世界被封印之后,他完全不知里面生了什么,甚至,他連那老家伙是誰都不知道,只是敏銳的感覺到對方非常恐怖。
  
      然而,他竟然沒有聽過這號人物。
  
      這一日,他又潛回,沒有現老者在,他嘗試著破封印,卻現,他擊不破,這封印大陣,簡直駭人。
  
      東圣看著那師姐,在無盡的粒子世界中,莫非真的隱藏著一些級可怕的絕頂存在嗎?
  
      東圣仙帝不由自主的去想,曾經那些修行到了極致的人,他們去了何方,古之大帝人物,又前往了何處。
  
      他們所知的名震天下的古之大帝人物,都是一統天下的強者,然而,有些人并不熱衷于權勢,他們的實力,難道就弱了嗎?茫茫無盡的世界,無窮無盡的粒子世界,很可能也隱藏著級人物。
  
      當然,更多的厲害人物,可能已經離開了青玄仙域。
  
      “等我報了此仇,便離開此青玄仙域,橫跨無盡虛空,去看看其它仙域的精彩。”東圣仙帝凝望著無盡星空,又看了一眼那光彩奪目的仙域世界。
  
      不殺秦問天、不殺白無涯、不滅千變仙門,他不甘心離開,哪怕是走了,他帶著這種不甘離去,心會有魔障,他境界將止步于此。
  
      至于此時的秦問天,正在千變仙門之中獨自一人閉關修行,不見任何人,這段時間以來,他就如同完全失蹤了般,像當初前去北冥仙山那樣,只有如此,即便是粒子世界的秦問天被仙域之人知曉,一時間也不會懷疑兩個秦問天的存在,這也是秦問天的謹慎。
  
      不過伴隨著粒子世界的一切結束,整個世界被封印,身外化身帝天之身也會繼續在粒子世界停留一段時日,秦問天便也放下心來。
  
      上一次離開粒子世界他本以為那里不會再有事端,然而這次因為將東圣逼得太慘,因此才擔心,事實上他的擔心也成為了現實,堂堂仙帝強者,當年東圣十三州的霸主級人物,竟然真的對區區粒子世界下手,自己隱藏在暗處,想要讓他現身粒子世界。
  
      “這東圣,怕是以后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修行之地,秦問天盤膝而坐,心中暗自想到,一定要警惕東圣,一位瘋的仙帝人物,才是最可怕的。
  
      這時的秦問天他渾身規則力量閃耀,軀體之上流動著各種規則之光,他正在以規則力量煉仙軀,塑仙骨,到了仙王境界,他本身就是規則之體,肉身經歷了重塑,骨骼血脈五臟都經歷了洗禮,生機旺盛無比,因此,仙王強者隕落的話,他們的肉身都為寶。
  
      秦問天仙念內視,骨骼綻放仙輝,規則符骨,蘊藏各屬性之力,五臟飽滿,就在這時,他卻仙念卻朝著自己的心臟而去,在那里,他隱隱感覺到了不屬于自身的氣息。
  
      他嘗試著去刺激那氣息,多次試探過后,一道光芒閃耀,只見一道縹緲的身影化作光點,出現在了秦問天的仙念之中。
  
      “黑伯。”秦問天看著那熟悉的身影,瞬間涌現無盡的懷念,黑伯對他有著非凡的意義,從小帶著他,甚至比義父秦川還要更親近。
  
      “你終于找到我了,沒想到這么快,這樣的話,我便滿意了。”黑伯露出微笑的神情,感受著秦問天軀體的強大,他滿臉慈祥:“以前小時候對你太嚴格,甚至沒有給過你什么笑臉,問天,是黑伯對不住你。”
  
      “黑伯都是為了激勵我成長,從最弱小的時候開始,便要我斷脈修行,不讓我過早溝通星魂,讓我有更好的修行起點,萬物起于始,我自然明白黑伯的用心。”秦問天感慨道:“黑伯你離開之時曾說我到了仙之后便來找我,然而你沒有來,而是一直在我身體中,等著我嗎?”
  
      “恩,我還以為要等很久呢。”黑伯笑道:“仙域這么大,仙臺之人不過滄海一粟,我到哪里去找你,更何況,我是不打算在仙域見你的,以后或許也不會,當年對你嚴格,也是因為你身負使命,雖說你父親曾囑咐過,若你平庸,便守你平凡一生,永遠不告知你身世,然而,我當然不希望你平凡,你雖是我看著長大,但我追隨你父親太多年歲月,我對他的感情,比對你更深。”
  
      秦問天聽到黑伯平靜的聲音并未有任何的不滿,相反,他體會到黑伯對父親的感情,心中只有感激。
  
      “我父親,他,死了嗎?”秦問天開口問道,這是他一直都想要知道的問題,在星辰小人內藏的記憶碎片中,他看到他父親極為凄慘的下場,骨骼血肉都被人奪走,幾乎是必死無疑的,然而后面生的事情,父親又像是還活著,他想要知道真相。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