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1024章 收古城
    飄雪城,江陵郡三大主城之一,昔日云州由東圣仙門統轄,在千變仙門接手之后,飄雪城新的城主也是千變仙門委派之人。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在飄雪城城內,那座飄雪樓主所鑄造的古飄雪城如今已經成為一道風景,時常有強者前來觀望這座古飄雪城,感慨昔日歲月飄雪樓主的傳說。
  
      對于此傳說飄雪城的人本已漸漸淡忘,但當年秦問天的出手,飄雪樓主重現世間,穿梭虛空降臨云州圣地姜氏一脈,將之滅掉,震驚云州,對飄雪樓主以及瓊仙的故事,諸人充滿了向往,流傳極廣。
  
      此時,古飄雪城,許多人望向九仙鐘方向,鐘聲已經久未響起,裴雨依舊坐在九仙鐘前,似陷入了沉睡當中,許多人暗暗感嘆,能夠因古人如此執著,愛上古人,大概也唯有裴雨一人了,如今昔日的郡王府裴家早已遷徙離開,裴雨,卻依舊在這。
  
      “咚。”就在這時,久未響起的鐘聲,突然間奏響來,裴雨豁然間睜開目光,一股奇妙的力量籠罩著這片天地,天穹之上,忽然間有雪花飄落,美麗異常。
  
      “鐘聲響起,雪花落,飄雪樓主之魂,又開始想念瓊仙了嗎?”諸人緩緩伸出手,接過那天穹飄落的雪花,任由其在手中融化,飄雪樓主之魂,似永遠不滅,永遠想念著瓊仙,當他想念瓊仙之時,他的淚,化作雪花。
  
      裴雨睜開眼睛,看著漫天飄雪,身體旋轉著,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你又醒了嗎,看來又想念瓊仙了,她真幸福。”
  
      “哎……”一道嘆息聲傳來,裴雨目光陡然間射出一道異彩,道:“飄雪樓主,真的是你嗎,你能聽到我的話?”
  
      “裴雨,你何必自欺欺人,我為古人,早已隕落,你生存于世,將青春浪費于死人身上,何其可悲。”
  
      裴雨的臉色微微變了,道:“可是我愿意陪著你啊。”
  
      “我不愿意看到你,浪費生命,愚不可及,像你這種人,沒有自己的信念,不為自己而活,有何資格去愛他人,即便愛,也只是他人之累贅,得不到尊重。”一道厲喝聲傳來,裴雨只感覺渾身顫抖,眼淚簌簌流下,望著虛空。
  
      “去吧,追求你自己的人生,你在這里,我只會看不起你。”縹緲的聲音再次傳來,鐘聲再度響起,像是暮鼓晨鐘,敲打在裴雨的腦海中,她淚流滿面,望著虛空飄落的雪花。
  
      原來,是這樣的嗎?
  
      哭了許久,裴雨停下,望著雪花道:“那好,我走了,你說的對,我該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你要保重。”
  
      說著,裴雨轉身,朝著遠處飄去,毅然決然的離開了,沒過多久,她的身影便徹底的消失不見。
  
      諸人看著那消失的身影,心中感嘆,飄雪樓主之魂,再次蘇醒了嗎?
  
      漫天的雪花依舊在飛舞著,在那飛舞的雪花中,有一道身影緩緩飄然落下。
  
      “這是誰?”諸人神色一凝,剛才,莫非是他在和裴雨說話,假裝是飄雪樓主?
  
      “秦問天,他是秦問天。”有人將他認了出來,眼眸中有鋒芒閃爍,當年讓古飄雪城動,讓飄雪樓主重現人間之人,赫然正是秦問天,他回來了,又一次降臨古飄雪城。
  
      秦問天站在九仙鐘上,望著那消失的身影,低聲道:“裴雨,希望你不要怪我。”
  
      秦問天他不希望裴雨毀在這里,一生守著虛無縹緲的人物。
  
      “諸位都出去吧。”秦問天淡淡開口說道,有不認識他的人冷笑道:“你以為你是何人,讓我們出去?”
  
      秦問天掃了他一眼,隨即閉上眼眸,仙念綻放,剎那間,九仙鐘瘋狂奏響,咚咚的聲音不斷,震顫人心。
  
      “滾。”一道聲音吐出,宛若晴天霹靂,伴隨恐怖鐘聲,直接震顫于那人耳膜之中,噗的一聲,那人吐出一口鮮血,臉色慘白,他心頭震撼,盯著秦問天,此人,竟然能夠溝通九仙鐘?
  
      他是秦問天!
  
      想到昔日傳聞,頓時他明白了過來,眼前之人,乃是秦問天,古念通仙,鑄仙兵的秦問天。
  
      “咚、咚、咚……”鐘聲不斷,天地間白茫茫一片,雪花飛舞,遼闊無盡的古城顫動了起來,那些飄雪城上的身影紛紛閃退,朝著這座古飄雪城下退去。
  
      秦問天的仙念沉浸于九仙鐘內,溝通九仙鐘,他的仙念仿佛看到了整座飄雪城,看到飄雪城的形狀,宛若人形,像是飄雪樓主的身影,他以身煉城,以魂融于這座他和瓊仙煉制的飄雪城中,用生命煉制一城。
  
      “轟隆隆!”整座飄雪城開始顫動了起來,秦問天仙念釋放到極致,他仿佛也要化身為城,融入其中,他身上承受著一股恐怖的壓力,九仙鐘內,秦問天的身影仿佛出現在了里面。
  
      “起。”一聲大喝,遼闊的古飄雪城動了起來,拔地而起,秦問天雙手伸出,似要將天地托舉起來,伴隨著他的動作,整座城池在往上升,外面諸人心驚膽顫,古飄雪城,真的是一座能夠移動之城。
  
      鐘聲震顫于天地之間,秦問天的身體越升越高,古飄雪城隨著他的身體一起升空,九仙鐘瘋狂變幻,化作一巨大無比的古鐘,光芒籠罩著秦問天,同樣籠罩著整座古飄雪城,這一剎那,九仙鐘化身真正的仙鐘,光芒萬丈。
  
      “九仙鐘,才是整座古飄雪城的魂。”秦問天心如明鏡,古念通仙,便是念通九仙鐘。
  
      “飄雪樓主煉器之能,實乃通天徹底。”秦問天心中贊嘆,古鐘光芒萬丈,籠罩無盡飄雪城,剎那間,古飄雪城投影入古鐘,豁然就消失不見,而在九仙鐘內,出現了一座城。
  
      秦問天將九仙鐘托在手中,身體懸浮于虛空之上,下方那座古城,徹底的消失,進入了九仙鐘內。
  
      遠處,只見一道身影去而復返,赫然正是裴雨,她抬頭望向虛空,看著秦問天的身影。
  
      “是你。”裴雨喃喃低語。
  
      “是我。”秦問天點頭:“裴雨,好好過自己的人生,不要去不切實際的幻想了,今日起,飄雪樓主已成為過去,我秦問天,是新的飄雪樓主。”
  
      裴雨美眸望著虛空,是啊,如今秦問天掌控了飄雪城,他是飄雪樓主傳人,新的飄雪樓主。
  
      “裴雨,保重。”秦問天開口說道,隨即身影騰空,離開了這里。
  
      在秦問天來到飄雪城的時候,仗劍宗諸人按照秦問天的囑咐來到了江陵郡的郡王府,不過卻被郡王府的侍衛攔下了,看著前方那座氣勢恢宏的仙殿,仗劍宗的人不無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威壓。
  
      “來者何人?”侍衛問道。
  
      “我們是秦問天介紹前來,找郡王。”仗劍宗老祖走上前道,侍衛眼眸一閃,掃了一眼面前的諸人:“諸位暫且稍后,容我通稟。”
  
      “好。”仗劍宗老祖點頭,不敢有絲毫意見,別人一個尋常的侍衛,都有他的氣勢了。
  
      沒過多久,便見到一威嚴強者帶著不少人踏步而來,那威嚴中年正是江陵郡郡王,他看向仗劍宗的人,問道:“諸位是?”
  
      他見這些人實力的確很弱謊,否則就是送死。
  
      “我們是秦問天在粒子世界的師門中人,老朽是宗門宗主,打攪前輩實在抱歉,秦問天讓我前來找郡王,帶我們前往千變仙門,他留有仙念在,有重要事情要去千變仙門內。”仗劍宗老祖低聲道,他眼前之人,可是比他強大太多。
  
      江陵郡郡王聽到此話知道不會有假,頓時客氣說道:“原來是秦少宗門之人,老先生快快請進,來人,立即準備仙宴,款待老先生以及秦少宗門之人。”
  
      說著他親自走上前,放低姿態,指引著仗劍宗老祖前行。
  
      “前輩,不敢受此大禮。”仗劍宗老祖大驚,他身后仗劍宗的人皆都面面相覷,內心震撼無以復加。
  
      江陵郡的郡王,稱秦問天為秦少,這太震撼了,秦問天究竟是何身份。
  
      “秦少的長輩,這是應該的,諸位快請吧,無需客氣。”郡王依舊放下身段,仗劍宗老祖忐忑前行,開口道:“秦問天讓我們快速趕往千變仙門,郡王,仙宴就無需準備了。”
  
      郡王思索片刻,隨即點頭道:“也好,秦少的事情重要,那我們這就直接出發吧。”
  
      “恩,我也正有此意。”仗劍宗老祖點頭,隨即郡王親自帶他們前往云州城千變仙門。
  
      千變仙門,一座座仙宮,彌漫縹緲仙氣,仙威強盛,隨處可見的侍衛都是高高在上的仙,仗劍宗的人心跳不止,偏偏所遇仙臺強者對他們都是非常客氣,這些人,可都是一巴掌就能輕易拍死他們的可怕強者啊。
  
      而且,所有千變仙門之人,對秦問天都是同樣從稱呼,秦少。
  
      就在這時,葉凌霜身上仙光閃耀,秦問天的仙念出現。
  
      “問天。”葉凌霜喊了聲。
  
      “粒子世界有要事,我這就去見千變帝君,姐,你和老祖等人就暫時住在仙門中吧。”秦問天開口說道,隨即帶著諸人前行,遇到一群仙臺侍衛,他們看到秦問天之后紛紛駐足停下,列成整齊劃一的隊伍,躬身喊道:“秦少。”
  
      秦問天微微點頭,直接從他們中間走過,仗劍宗跟著秦問天的步伐,一路上盡皆如此,他們內心無不掀起驚濤駭浪!
  
      p
  
      </br>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