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九百九十五章 請柬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青兒看到秦問天的笑容,心中卻有些難過,她的美眸中閃過一抹執著的念頭,看向長平公主道:“姑姑,我和他就暫時住在你的府邸了,能給我們安排一座院子嗎?”
  
      長平公主愣了下,眼睛閃爍著,心中一驚,目光凝視著青兒,只見青兒毫不避諱的和她對視著,這讓長平公主心中暗嘆,看來這丫頭執念很深啊。【,
  
      “好,你父親怪罪下來,我可就說是你自己的意思。”長平公主搖頭道。
  
      “恩。”青兒點頭應了聲。
  
      長平公主命下人收拾府中環境極好的一座院子出來,領著秦問天和青兒前往,開口道:“這院中環境優雅,有不少房間,你們各自挑選一間。”
  
      說著她還深深的看了青兒一眼,青兒仿佛不明白她的意思般,什么都沒有說,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長平公主轉身離開了。
  
      “青兒,我沒關系的,你不必如此。”秦問天心中感動,知道青兒用心。
  
      “在皇宮中住些日子。”青兒抬頭看著秦問天道,看著她的眼神,秦問天怎忍心拒絕,點頭道:“好,我會在皇宮中陪你一段時日,突破到仙臺境界之后再做打算。”
  
      對于秦問天而言,如今還有一個重要的目標便是沖擊仙臺境界,在哪里閉關沖擊都是一樣,不如就在這長青仙國的皇宮中,至于皇宮王侯府邸諸人冷眼,他何須在意。
  
      皇宮,各王侯府邸。
  
      “什么,公主讓秦問天在長平公主府邸住下,還和他同住一個院子里?”
  
      “青兒公主用情至深,這是不惜自身名節,也要讓皇宮的人知道她的決心。”
  
      “混蛋,這秦問天究竟是什么人,竟哄得公主這般癡心,若公主能待我如此,死也愿意。”有青年一輩的天驕不甘心的大吼。
  
      這里可是長青仙國的皇宮,青兒公主是何身份,她在帝宮中有自己的公主府,她知道不好直接忤逆大帝的意思帶秦問天入帝宮于是和秦問天一起住在長平公主府邸,還是一個院子里,這完全鐵了心要告訴世人她的決心,一定要和秦問天在一起了。
  
      青兒公主這么做,對她名節有損,畢竟她身份地位擺在那,整個皇宮的目光都在她身上。
  
      “云王入帝宮了,他要面見大帝。”就在這時候,皇宮中又有大動靜,皇宮虛空之上,一道威嚴身影虛空漫步,直接前往帝宮,侍衛不敢攔,云王乃是封了王的人物,為大帝爭位立下過汗馬功勞,權勢極大,他可以直接入帝宮,只有在帝宮內的禁宮才需要通稟。
  
      “云霆求見大帝。”禁宮外,云王不可能如同青兒那樣直接進去,只能在外求見。
  
      “云王,何事。”大帝的聲音傳出。
  
      “秦問天蠱惑公主殿下,其心不軌,我外孫女夏蓮因此而死,請大帝問罪秦問天。”云王自然不敢數落青兒的不是,只是要問罪秦問天,如若之前大帝同意了青兒和秦問天,他不會來帝宮,但大帝似乎沒有同意,而青兒公主也極為執拗,竟然搬去了長平公主府要和秦問天在一起,這在云王看來這是公主任性妄為,在和大帝叫板,這時候大帝或許也對秦問天有成見。
  
      云王雖然是王侯,但也不會被仇恨沖昏頭腦,小輩們去鬧一鬧沒什么,但在不知道大帝態度之前他們身為王侯隨意對秦問天出手,萬一大帝不高興,那就糟糕了,畢竟秦問天已經被公主帶到了皇宮,誰都要估計下公主的面子。
  
      “夏蓮的死我已經知道了,確實是她不對,青兒帶秦問天在長安侯做客,她卻言語羞辱秦問天,欲將秦問天誅殺,不過人已死,這件事誰是誰非你心中也該清楚,我也不多說什么,云王,你多用心在修行上,早日沖擊帝境,小輩們的事情就不要去管了,隨他們吧。”
  
      大帝的聲音傳出,云王心如明鏡,躬身道:“是,大帝,云霆告退。”
  
      說罷云王直接轉身離去,沒有多說一句,點到為止,大帝既然這么說,他就該知道怎么做。
  
      云王回到王府,沒有人去動秦問天,傳聞大帝的意思是,小輩們的事情,王侯不要干涉,隨他們自己。
  
      大帝的態度似乎已經明朗,他不支持秦問天和青兒的事情,但因為對公主的寵愛,他也沒有強烈反對,一切順其自然。
  
      “大帝對青兒公主的寵愛,果然無人能比。”許多人暗嘆,可恨,現在公主的心,卻被一個外人抓住了。
  
      大帝表態,王侯府邸中的聲音漸漸被壓了下去,長安侯夫人帶著夏蓮的尸體回去了,帶著仇恨離開,但她無可奈何,沒有人敢在皇宮硬來,更何況她區區長安侯夫人,若是蠻橫,將連累云王府。
  
      長平公主府,青兒和秦問天所在的院子里,被包裹在一層淡淡的無形符光之中,似乎是陣法,這是為了隔絕仙念的窺視,在皇宮內,所有王侯府邸都有許多這樣的陣法,誰都不喜歡被打攪,暴露在仙念之下,陣法啟動后,仙念依舊可強行沖進來,但陣法破碎立即會驚動府邸中人,那就是挑釁了,一般沒人會這么做。
  
      這座院子環境確實非常好,是長平公主刻意挑選出來的,橫跨數十里,有山有水,有亭臺湖泊,湖中碧波蕩漾,有魚兒在湖中游動著,秦問天正在垂釣,外界鬧得厲害,他卻想要安靜下來,垂釣能夠精心,修身養性,早日讓心寧靜,去沖擊仙臺境界。
  
      青兒坐在秦問天的身邊,像極了一對神仙眷侶,都是極為優秀的人。
  
      “父親擔心我為情所困,影響修行。”青兒目光望著水波,低聲說道。
  
      “我理解大帝的想法。”秦問天笑著道:“雖然我天賦不錯,但在仙域,天象境只能算弱者,仙臺才是起步而已,大帝也擔心你跟著我容易遇到危險。”
  
      青兒側過臉看著秦問天,只見秦問天臉上喊著淺笑,他也是聰明人,怎會不明白大帝的心思,大帝不強行反對,已經是非凡氣度了,他天賦再出眾,皇宮隨意一個人也能輕易將他拍死,雖說他未來有成為帝王的天賦,但成為帝王的路途中有多少磨難,天賦再好隕落的概率也是極大的。
  
      “我有這么俊嗎?”秦問天見青兒一直望著自己,看向她笑道,使得青兒白了他一眼,眼眸轉向湖中。
  
      “圣曦洗禮之后,我們修為穩固,沖擊仙臺境界應該不難,踏入仙臺之后,你會回粒子世界嗎?”青兒喃喃低語。
  
      “會吧。”秦問天點了點頭。
  
      “那你帶我一起前往,我陪你一起去接傾城。”青兒聲音輕柔,秦問天心中感動,若是大帝知道傾城,又會是怎樣態度,青兒自己都不敢說吧,他們面對的壓力,比想象中的更大,雖說仙域世界強者妻妾如云很正常,但青兒是何等身份,大帝又是什么身份,就皇宮這些王侯知道后都會想要滅了他。
  
      唯有青兒,她卻沒有在意。
  
      “青兒。”秦問天輕柔的喊了聲,青兒目光轉過,只見秦問天眼眸中柔情似水,似乎要將她融化般,青兒的目光略有些躲閃,不敢直視秦問天的眼睛。
  
      就在這時,秦問天腦袋往前探去,青兒目光凝了下,心跳加速,隨即秦問天吻住了她的香唇,一股奇妙的感覺在青兒心中生出,她心跳得厲害。
  
      秦問天很快移開,看著眼前那冷冰冰的美人,此刻臉上竟飛起紅霞,他心中有著無限深情。
  
      “青兒,我一定會風風光光的娶你,不會讓仙國公主的身份蒙受一絲委屈。”秦問天目光堅定。
  
      青兒目光閃躲,眼眸移開,看向前方,她盡量克制著自己的心情,面無表情,但心中卻流過陣陣暖意,這,就是愛情的感覺嗎!
  
      “我先去休息了。”青兒起身,隨即溜走了,背對著秦問天的她,目光明亮而燦爛。
  
      秦問天依舊在垂釣,魚竿晃動,他卻恍若未聞,也不知道心飄到哪里去了……舔了舔嘴唇,似乎依舊還在懷念那張冷冷的絕美面容,以及那一剎那的觸感。
  
      這一天,皇宮中無數青年天驕無法入眠,知道青兒和秦問天住在一個院子里,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他們恨不得將秦問天給撕碎了,那可是冷傲無雙的公主,她身份高貴,天賦出眾,有著絕世容顏,一想到冰清玉潔的公主很可能被秦問天這混賬給……他們的心頭仿佛有無數螞蟻爬過。
  
      但他們無可奈何,大帝都沒發話,他們難道沖過去分開兩人?
  
      第二日,依舊無數人關注著長平公主府的動靜,這一天早早的就有人送了一封請柬到長平公主府。
  
      這請柬,是從祁王府送出的,不僅送到了長平公主府,還送往了諸多王侯府邸,邀請年輕一輩的人赴宴,而且,還邀請了秦問天。
  
      “祁王世子出關了,他可是在沖擊仙臺境界,如今也忍不住要出關了嗎?”
  
      “看來都是秦問天,祁王世子才結束閉關,他可一直是青兒公主的愛慕者。”無數人心顫,暗道這次秦問天有對手了,祁王世子天賦極其出眾,數年前就從古帝之城回來了,他在古帝之城的時候,也是登仙榜前幾的人物,據說最高沖擊到了前五席位,如今又閉關修行這么久,不知道有多強大了!
  
      (未完待續。)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