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九百一十四章 最后期限
    蕭冷月在向秦問天問出那句話的時候就已經意味著她根本就不信任秦問天,因此秦問天也沒有直面回答,而是說‘我說沒有,你信嗎’。△↗,
  
      他知道,蕭冷月顯然是不會相信的,那么其實無論怎樣,結局都是已經注定了的,看到蕭冷月漸漸變冷的神色,秦問天心頭微有些寒意,這些天驕是很聰明,然而卻聰明過頭,蕭冷月推斷出他能夠領悟血色符紋奧秘有地宮有關,就認定了他得到了什么。
  
      因為無論是她還是玄星,都不認為秦問天有超越被困于地宮所有人的天資,憑什么只有他一人能解出奧秘,做到連仙王人物都無法做到的事情?
  
      “秦問天,我待你不薄吧?”蕭冷月問道,她臉上的笑容此刻卻略顯冷漠。
  
      “你是指何事待我不薄?”秦問天看到蕭冷月的態度變化,語氣也略有些冷淡了。
  
      “你被紀嵐山所帶領的滅神宮圍剿,是我讓你加入蕭門,紀嵐山主動撤退,不再敢找你們麻煩,你帶著我們進入地下宮殿絕路,其他不少人生出怨念,我一直沒有怪罪你,而是對你處處維護,玄星要對付你,也是我阻止他,這些,難道還不夠?”蕭冷月道。
  
      “我被紀嵐山圍剿,你當時就已看到,他根本奈何不了我,無論是否加入蕭門,我都不懼紀嵐山,你讓我加入,是需要我的神紋能力;我帶你們進入地下宮殿,是你要求我做的,讓我帶你前往帝宮,我用半年時間做到了,不僅將你們從地下宮殿救出,還真的帶你進入了那帝宮內部。”
  
      秦問天目光鋒銳了起來。緩緩開口道:“因為在帝宮內,你什么都沒有得到,因此才會說出這些話語,如若你得到了古帝之寶或者傳承,還會這么說嗎?如若放在進入帝宮之前,有人告訴你。我能在半年內帶你進入里面,你會拒絕?恐怕你還會感恩戴德吧。”
  
      “有收獲的話,是你自己睿智,沒有收獲,所有的事情推脫到我秦問天身上來,這就是門主處世之道?”秦問天字字冷淡,道:“至于玄星,玄星要對付我的目的,和門主現在想要做的事情。有區別嗎?”
  
      蕭冷月望著秦問天,隨即她笑著站起身來,道:“秦問天,你很好,我給你一段時間,好好考慮下吧。”
  
      說罷,只見她一幅衣袖,直接離開了此地。
  
      秦問天目送蕭冷月離去。他神色如常,沒有絲毫變化。只見他眼眸緩緩閉上,繼續修行,感悟那無比玄妙的力量,身處古帝之城,他明白早日提升實力才是最為重要的。
  
      院落中清凈無比,秦問天心無旁騖。直到紫晴軒和君夢塵回來找到他。
  
      只見君夢塵走來的時候似乎滿臉的怒意,秦問天看著他笑問道:“怎么了?”
  
      “師兄,他們監視我們。”君夢塵氣憤道。
  
      “正常。”秦問天笑了笑:“接下來一段時日,我打算閉關一次,就在這院中好好修行。你們也努力修煉,在蕭門真正出手對付我們之前,讓他們監視,不要和他們有沖突。”
  
      君夢塵一愣,道:“不直接脫離蕭門嗎?”
  
      “如今已經不是我們想脫離就能脫離了,蕭冷月認為我得到了她想要的東西,古帝傳承,然而事實上,那是需要自己領悟的,她自己領悟不了,認為我得到了其它寶物,根本無法解釋,一段時間內,我也會處于他們的監視之下,被限制行動,所以干脆閉關了。”
  
      秦問天笑了笑道:“對于你們他們的限制應該不會太緊,只要我不離開,但不知道他們何時會出手對付我們。”
  
      “我明白了,在他們出手之前,我們就忍耐著,不和他們沖突,盡量拖延時間,提升實力。”君夢塵道。
  
      “對,夢塵,我知道有些委屈你,你性格沖動,但處在古帝之城,忍耐一時也是迫不得已。”秦問天道。
  
      “放心吧師兄,我明白,這也怪我實力太弱了,若有天象九重境界,何懼他們,開戰就是。”君夢塵氣憤道。
  
      “好了,我們去修煉了。”紫晴軒她能夠理解秦問天對實力提升的迫切,秦問天是怎樣的人她很清楚,真正觸怒了他,他什么都敢做,在東圣仙帝面前尚且傲氣沖霄,但他的性格也能忍常人所不能,如今秦問天必是迫切的需要時間。
  
      “恩,師兄,你好好修行,我們也去了。”君夢塵和紫晴軒離開了這邊,秦問天深吸口氣,再次入定。
  
      半月之后,蕭冷月又來找秦問天了,這一次她直截了當的問道:“你想好了沒有。”
  
      秦問天看著蕭冷月,微笑著搖頭道:“我已經告訴過你,要修行那血色符紋中蘊藏的口訣,需領悟地下宮殿的神紋,然而你不可能做到,我有心教你,也不可能,你偏要認為我得到了什么,我也無能為力。”
  
      蕭冷月的眉頭皺著,冷道:“秦問天,我已經給足你面子了。”
  
      “多謝。”秦問天笑道,蕭冷月沒有說什么,轉身離開了,留下一道冰冷的目光。
  
      接下來的數月之內,蕭冷月來了數次,每一次都是極為直接,而且一次比一次態度更冷淡。
  
      蕭冷月也發現了,秦問天似乎極有耐心,他也不說要脫離蕭門,就那么安靜的呆在院子中修行,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般,而秦問天的兩名伙伴,有時在蕭門內修煉,有時出去古帝之城歷練,她派蕭門的人監視著,對方并沒有想要逃跑的意思。
  
      這似乎是打算跟她一直耗下去了,也算是秦問天他們有自知之明,知道如若想要強行脫離蕭門離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不過是激怒她而已。
  
      終于,蕭冷月的耐心到了極限,這一天,有蕭門強者來到秦問天的院中,直接闖入,不過卻并沒有蕭冷月在,為首之人乃是蕭門第二強者,貪狼。
  
      一行人氣勢可怕,威壓降臨秦問天身上,尤其是貪狼,他神色冰冷,似蘊藏殺念。
  
      秦問天睜開眼眸看向對方,只聽貪狼冷冰冰的說道:“秦問天,你帶冷月陷入地下宮殿被困半年,冷月依舊護你,否則你恐怕早已經在玄星的手中,甚至,雙驕盟的人時常前來要人,冷月都未將你交出去。”
  
      “冷月心善,一次次對你忍耐,我卻懶得和你廢話,七日之內,若不將修行秘訣交出,我將會將你逐出蕭門,你若非蕭門弟子,休怪我們對你不客氣。”貪狼說罷手掌猛的轟出,旁邊轟鳴之聲傳出,房間不斷崩滅炸裂。
  
      “走。”貪狼手掌一揮,其它蕭門強者紛紛腳踏地面,咔嚓的崩滅聲響此起彼伏,諸強者的眼眸冰冷的掃過秦問天,一起離去。
  
      貪狼等人離去之后,君夢塵和紫晴軒來到了這邊,看到秦問天坐在那,君夢塵問道:“秦師兄,他們真放肆。”
  
      秦問天卻是神色如常,他看了君夢塵一眼,笑道:“七天嗎?再忍耐幾日,我們便離開蕭門。”
  
      “好,師兄,我就在這里修行陪你一起。”君夢塵點頭道,秦問天心頭微熱,笑著點了點頭,紫晴軒也留下了,就在這破敗的地方修煉。
  
      五日之后,只見此地有一股狂暴氣息席卷而出,恐怕至極,秦問天和紫晴軒站在旁邊看著,只見君夢塵身上綻放無盡星光,他的星象出現,體內發出轟鳴之音,有古老的氣勢爆發而出,宛若一尊洪荒猛獸般,這滾滾的轟鳴之聲不斷,傳遞到遠方。
  
      “沒想到夢塵就要追上我們了,真為他高興。”秦問天眼中露出笑容,很高興,這大概是這段時間唯一能讓他心頭暢快的事情了。
  
      “恩。”紫晴軒笑著點頭,隨即看了秦問天一眼,心中卻忍不住微有些低弱,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修為是最高的,如今秦問天和君夢塵都將和她處于同一境界,而且在戰斗力上,可能也將會是她最弱。
  
      她身邊的兩個人,都是絕頂天驕,她在他們身邊,只會黯淡無光。
  
      有破空之聲傳出,蕭門不少強者望向這邊,見到是君夢塵突破,不少人雙手環抱胸前,冷冷一笑,天象六重境界,突破后也不過天象七重,這種境界在他蕭門,確實不算什么。
  
      “還有兩天時間給你考慮了,不要給臉不要臉。”有蕭門的強者望向這邊說道,在人群當中,李玉默默的看著這一切,他也看到了遠處的蕭冷月,卻是顯得有些意興闌珊,只見他身形閃爍,來到蕭冷月面前,開口道:“冷月。”
  
      “何事?”蕭冷月看著李玉問道。
  
      “在蕭門中陪了你不少時日,倒也頗為開心,不過如今,我想要自己去古帝之城單獨闖闖了,從此,我便脫離蕭門了,你保重。”李玉對著蕭冷月說了聲,使得蕭冷月神色一變,道:“李玉,蕭門需要你。”
  
      “蕭門乃是古帝之城三甲勢力,你又是登仙榜第六,多有一個不多,告辭了。”李玉微微躬身,隨即身形一閃,直接離開了這邊,蕭冷月看著李玉的身影,臉色略顯得有些不自然。
  
      李玉,在這時候離開了蕭門,是對她有什么不滿嗎?
  
      (未完待續。)u
  
      </br>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