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青天世界圖
    “你真囂張。”泰塔聲音粗獷,他身軀化身十丈大小,宛若天神,俯瞰秦問天,他的身后,更是有著一尊千丈天神虛影,能壓垮眾生。
  
      泰塔西漠州第二天驕,西漠州強族天神族的天驕人物,決戰之日,連續兩敗,如今,秦問天狂言戰他二人,囂張不可一世。
  
      葉千塵身上環繞無盡劍威,一步步走向秦問天,他們前面的兩輪的排名也不高,何嘗不是帶著強烈的戰意,心中憋著一口氣,想要在這最后的一場戰斗中證明自己,這樣,即便真無法拜入東圣仙帝門下,也能夠有機會被厲害的仙王人物收為門下弟子。
  
      但如今,他成為了秦問天踐踏的對象。
  
      兩人,竟真的準備圍剿秦問天,這是秦問天自己所言,仙宴中,諸強者見證,那么,秦問天,將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轟!”秦問天身上流轉璀璨之光,符紋流動于身體之上,好似身披天魔鎧甲,他身軀變得龐大,化身十丈,如泰塔一樣大小,身后還披著奪目的金鵬羽翼,閃爍不停,每一次煽動,都有獵獵罡風撕扯虛空。
  
      紫金星魂閃耀,鎮壓星象綻放于天穹之上,透著無盡之威,他右手手持利劍,血色的光芒閃耀,似王者執劍,君臨天下。
  
      左手巨大的手掌中符光流動,彌漫著駭人的威壓。
  
      泰塔和葉千塵一步步逼近,感受到秦問天身上的威勢,他們神色越來越冷。
  
      就在此刻,秦問天身上戰決開啟,那本就耀眼的軀體再度綻放耀眼的光澤,仿佛身軀蛻變。化身戰王。
  
      “嘭、嘭、嘭……”連續開啟三重戰決,這一剎那的秦問天真正如同無上之王,無人能夠撼動于他,即便是天神般的泰塔,此刻在他面前依舊感受到了一股窒息的威壓,至于葉千塵。他握劍的手,似乎有些懷疑,他懷疑手中的劍,能否和秦問天手中拿著的王者利劍抗衡。
  
      只有真正面對之時,才能夠清晰的感受到秦問天的強盛,當泰塔和葉千塵看到秦問天底牌不斷綻放的時候,他們似乎℉≥℉≥,變得不那么自信了。
  
      此人敢狂言兩人一起上,真的只是一時沖動嗎。
  
      然而,這種局面。他們唯有一戰。
  
      泰塔手掌轟出,像是有一尊天神虛影出現,鎮殺而下,這一刻,仿佛那片空間都被籠罩,這一掌,似乎蘊藏封鎖虛空之威能,讓你只感覺到這一道掌印的存在。很強,尋常同境界的人物。根本掙脫不開,直接被誅滅掉來。
  
      正如泰塔以及葉千塵面對秦問天的時候才能夠感覺到秦問天的強大一樣,他們也一樣,秦問天只有在面對他們的時候,才能深切的體會到他們每一擊中蘊藏著怎樣的玄奧以及威能。
  
      秦問天的左手毫不猶豫的轟了出去,他沒有閃避。而是正面攻擊,他的掌心流轉著奪目的符光,這一掌像是力量的極致,誅滅一切。
  
      幾乎在同一時刻,葉千塵身形閃爍。他身體輕盈瀟灑,快若閃電,直接一劍斬出,似有一道霹靂劍光,從下往上斬去,出現了一道毀滅的光束,能將人直接劈為兩段。
  
      秦問天直接抬手一揮,劍看似緩慢,然而在出劍的那一剎那,劍芒爆射而出,截斷虛空,竟毫無偏差的和葉千塵的劍碰撞。
  
      掌碰掌,劍斬劍,轟鳴以及撕裂聲肆虐,戰斗直接爆發。
  
      “轟隆。”泰塔的腳步直接踐踏戰臺,朝著秦問天踏出,葉千塵的身體欺身而入,似要接近秦問天的身體。
  
      但劍秦問天羽翼猛然間一閃,有金色之光閃耀,他好似化身一尊風鵬,直接消失不見。
  
      泰塔以及葉千塵同時抬頭,隨即見到秦問天再度化作金色閃電,猶如風鵬大圣,行動如風,他掌印怒劈而下,直接壓向泰塔,右手的劍連續斬出,轟向葉千塵。
  
      就像是他以槍法對付戾的槍法一樣,他用力量抗衡泰塔的力量,用劍對付葉千塵的劍,這已經不僅僅是簡單的戰斗,他這是在讓所有人目睹他的強大,用最強的姿態出現在這決戰的戰場之中,讓那些質疑他前面兩輪表現的人都閉嘴。
  
      “轟!”泰塔和秦問天碰撞的剎那,這次是直接手掌硬碰,他泰塔是天神族的強者,自問力量無雙,但當和秦問天手掌碰撞之時,他竟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壓迫力,秦問天的手掌像是無堅不摧,蘊藏無窮無盡的威能,不可撼動。
  
      只一擊,秦問天身體又消失了,泰塔甚至來不及將另一只手掌印轟殺出去。
  
      秦問天的身體懸浮于空,紫金之光垂落而身軀之上,天穹之上有一尊尊金色軀體,宛若神靈。
  
      “我說過,你們不是我對手。”秦問天淡淡說道,隨即他身形一閃,竟直接朝著天穹而去,像是一道奪目無比的金色之光,一剎那間不知沖到了多高。
  
      “轟隆隆!”
  
      片刻之后,天穹之上似有驚雷之音傳來,震耳欲聾,仿佛天穹都在顫動,這一刻,諸強者抬頭看天,轟鳴之音不斷,越來越響,天地震蕩。
  
      那里,似乎有著一道無比奪目的金色之光。
  
      “轟隆隆……”更加可怕的聲音傳來,人群的眼眸凝固在了那里,他們看到了一尊無比龐大的身影,絢麗無比的巨大無比,高達數百丈的龐大身軀,以最為可怕的速度俯沖而下,像是一道金色閃電。
  
      不僅僅快,那種俯沖而下的力量感,讓人感覺像是世界末日般,泰塔身軀如天神,但此刻他耳膜不斷震蕩,看著那不斷接近的龐大無比身軀,他的心臟竟微微顫抖著,他能夠承受住這一擊嗎?
  
      葉千塵的心,同樣在顫動。
  
      就在這時候,他們看到虛空中出現了諸多幻影,仿佛有成百的秦問天身影出現,真正遮蔽了天穹,那皆為秦問天的幻影,這一刻,天地都似要毀滅般。
  
      “啊……”泰塔發出一道嘶吼聲,仿佛意志都要崩潰掉來,即便是前面一輪考驗意志,他都沒有這么絕望。
  
      已經有兩場敗績了,他已經敗不起,這一場對決,秦問天挑戰他們兩個,他必須勝。
  
      但是,看到那虛空中即將降臨的無上攻擊,他如何勝,他怎么可能勝?
  
      面對這樣的攻擊,他的性命,能夠保住嗎?
  
      “我認輸。”泰塔吼了一聲,強大如他,主動認輸,不敢繼續再戰斗下去。
  
      這一道吼聲,似乎也將葉千塵的信念給擊垮了,看著那壓垮天地的攻擊已經降臨而來,他也喊道:“我認輸。”
  
      伴隨著葉千塵話音落下,只見諸多身影幻化為一,遠處的虛空發出轟隆聲響,那是秦問天將攻擊甩了出去。
  
      “嗡!”狂風怒嘯,秦問天的身體竟戛然而止,就那么懸浮于空,他化身百丈的軀體,羽翼驚人,那強橫無比的攻擊,硬生生的被他停了下來,他了一眼下方的泰塔以及葉千塵,這一戰的目的,已經達到。
  
      之前,他擊敗了不敗魔王的弟子戾,這一戰,擊敗泰塔以及葉千塵,這樣一來,已經有三人,在他手中落敗。
  
      他的前面,剩下了姑蘇天奇、華太虛、羽王以及莫問。
  
      “真強,這最后的決戰,似乎成了他們三個的天下,他們急于證明自己,洗刷前面排名靠后的恥辱。”諸人看到秦問天讓十強中的兩大天驕人物認輸,心中暗顫,這是何其可怕。
  
      如今,能夠阻止秦問天的人真的不多了,或許,真的要姑蘇天奇出手。
  
      還有那前面表現和姑蘇天奇相當的華太虛,決戰開始他到現在還未真正出手過,他必然也極為強橫吧,不知道能否阻擋住秦問天的步伐。
  
      秦問天又看向了君夢塵和羽王的戰斗、紫晴軒和戾的戰斗,都已經戰斗到白熱化了,羽王此刻已經傾盡手段,而君夢塵更是絢麗無比,即便讓秦問天都感到心驚。
  
      只見他此刻懸浮于天,身后仿佛出現了一片青天,或者說是一方世界,那是一副青天世界圖,里面的一切竟然會浮動,仿佛這幅青天世界圖譜中的力量,君夢塵可調動。
  
      “轟!”一股窒息的威壓陡然間席卷了天地,只見一尊尊仙王人物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們一個個震驚的看著君夢塵此刻身上發生的變化。
  
      “天啊,這是……”即便活了無數年歲月的不死老仙王都驚呼了起來,驚駭的看著君夢塵。
  
      “老仙王。”不少人的目光紛紛投向不死仙王,露出疑問的神色,他們眼眸中盡皆有鋒芒閃耀,露出詢問的神色。
  
      “沒錯了,一定是,這樣的人,他竟然來參加這場仙宴了。”不死仙王目光銳利無比,東圣廷的眼眸也變得極為鋒銳了起來,甚至,在他身旁,琉璃公主的身體也站了起來,美眸中射出一道道精芒。
  
      他的父親,白帝想要尋找的人,是此人嗎?
  
      “他現在的攻擊手段還很單一,恐怕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潛力,恭喜陛下,這次真要收一好弟子了。”不死仙王有些羨慕,這次,東圣仙帝撿到寶貝弟子了,可笑,東圣廷之前還處處為難!
  
      (未完待續。)uw
  
      </br>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