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八百二十七章 百仙林

  
      秦問天安靜修行,這一天,他終于一步步走出了這座洞府,離開了這仙人留影之地。
  
      西漠州無悲僧人,依舊于洞府中打坐修行,仿佛忘卻了一切,一心只為領悟出這仙人留影之真諦。
  
      秦問天對著西漠州的第三天驕無悲暗暗佩服,入定后紋絲不動,宛若磐石般,苦修多日,不貪戀其它地域之秘境,只沉浸于一方仙人留影之地修行,這等心性,豈是尋常人能夠比擬,大概,這也是他出生于西漠州的緣故,和他成長經歷有關。
  
      洞府之外,有幾人盤桓,踟躕不前,只因洞府之外已有尸身,此座洞府,似被兩位強大天驕占據著,無他人能夠踏足。
  
      東圣崖試煉已有多日,這種情形屢見不鮮,很多厲害的天驕人物占據一方強大秘境,不允許他人立足,增強自己實力,霸道異常,這就是強橫實力使然。
  
      這時,見秦問天出來,盤桓的天驕目光閃爍,望向秦問天,只見秦問天眼瞳中射出道道精芒,猶如利劍,使得那幾名天驕極為警惕,隨即他們就見秦問天化身風鵬,乘風而起,竟直接御空離開。
  
      云空之中,秦問天于風中馳騁,那雙璀璨之眸掃視下方巍峨大地,東圣崖遼闊無邊,奇境無數,秦問天對這里的天驕毫無任何興趣,他的心中唯有一個念頭,借此機會,取東圣崖之機緣,強化自身,這是他唯一的念頭。
  
      秦問天似乎也明白了天符界下達此次任務之真意,東圣仙門的盛宴,百年一度,東圣仙門竭盡全力想要挑選出杰出弟子,必然舍得各種資源。此次歷練征途,就是一次成長機會,若成功。他們還能得到天符界以及東圣仙門雙方好處。
  
      一次考核試煉,勝過自己獨自閉關苦修太多。
  
      尋常之人。不敢于高空飛行,因為容易被他人看到,遇到攻擊,畢竟這是一場競爭,淘汰到只剩下一千人了,剩下的人,就能成為仙門弟子。
  
      秦問天他的確看到了不少人在下方,很多人占據一方。或獨自修行,或幾人爭奪一處修行寶地,或戰斗不休,他都沒有理會,風鵬之影如同一道風般駛過,或許是因為他速度太快,竟沒有人前去截殺他。
  
      終于就在此時,秦問天看到下方有一座古峰,古峰之外有著一絢麗的修行的石臺,石臺寬闊。上刻圖案,自成規則。
  
      秦問天身形一閃,直接俯沖而下。降臨石臺之上看向前方古峰山壁,只見那里有奪目的金色光芒,竟是一道道符紋圖案閃耀,化作一圓形封印,封了通往古峰內的洞口,仿佛這里面,也是一位強者的修行秘地,只是不能解此圖案,便無法踏入其中。因此這里無人駐足停留。
  
      站在石臺之上,秦問天觀望片刻。隨即順著那條通道往前走去,只見秦問天伸出手放在圖案之上。一道道符光朝著各方閃爍,只是在短暫的剎那,整個圖案綻放一道奪目之光,剎那間這巨大的圖案仿佛化作了一閃門,朝著兩旁張開來,秦問天直接步入其中。
  
      踏入圖案之后,那扇光門再度關閉,里面竟是豁然開朗,一陣清涼之意傳來,前方有著修行石臺,左右兩旁竟有瀑布流水,絲絲霧氣繚繞于空,讓人感覺置身仙境之中。
  
      前方,有著一座樸實無華的雕像,仙風道骨,他盤膝坐于前方,在雕像前,還有諸多仙簡。
  
      “晚輩冒犯了。”秦問天對著這雕像微微欠身,是對前人的尊重,無關其他,他走上前,拿起那些仙簡觀望,意識直接侵入其中,頓時無數字跡漂浮于眼前,清晰無比,只一剎那,秦問天便沉浸于其中。
  
      仙簡中記載之物,不是神通,也非功法,竟是這仙人的修行經歷,以及他對修行的看法,非常詳細。
  
      許久之后,秦問天將第一塊仙簡放下,目光望著前方雕像,隱有些敬佩之意,很少有前輩人物會將自己的修行經歷記載下來給后人觀望,他們寧愿流傳功法神通,尋得傳人,修行經歷無法立竿見影,也沒有明顯用處,卻耗費精力整理。
  
      但實際上,修行經歷更為珍貴,他是前人的修行感悟,對于晚輩人物非常有用。
  
      秦問天又拿起了第二塊仙簡,越看越是入神,沉浸其中,這一看便仿佛忘記了時間,直到將此仙人修行的經歷感悟全部看完。
  
      只見秦問天目露精芒,心中浮現諸多念頭,他看著前方雕像,站起身來再次欠身,隨即又盤膝坐在石臺之上。
  
      紫金光芒閃耀而現,秦問天竟直接將自己的第五星魂綻放而出,剎那間紫金光華閃耀于洞府之中,將空間都點亮來,極為奪目絢麗。
  
      秦問天身后,出現了一尊紫金色的鎮壓身影,這身影宛若凝為實質,身上流轉著一尊尊可怕的璀璨光紋,那流動著的紋路似一股奇妙無窮的力量,自帶鎮壓之威,極為可怕。
  
      從這仙人的記載可以看到,他以為,仙域諸勢力和強者都認為,仙臺以下之人凝聚紫金星魂,是為絕代天驕,億中挑一,極為罕見,是真正值得塑造的天驕,無論走到何方,都有強者看中,這當然是因為紫金星魂的強大。
  
      紫金星魂的強大是公認的,所有人都知道,但究竟強大在何方,除了本身蘊藏的星辰之力強橫之外,這仙臺人物還認為,擁有紫金星魂的人天生擁有修行優勢,他們能夠比尋常人更加踏足仙之境界,這同樣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曉,但為何會如此?
  
      這仙人以為,紫金星魂,自帶規則力量,身上流動著的紋路,其本身,就是一種規則,只是,天象境之人,根本無法挖掘出其威力。
  
      他還以為,有血脈強盛之人,他們的血脈當中,也蘊藏可怕的規則威能,這規則威能在弱小的時候不會顯現,而是隨著血脈擁有者實力變強而不斷顯現出來,越來越強,這就是那些擁有強橫血脈的人血脈會不斷進化蛻變變強的原因。
  
      這兩點,都是秦問天想要挖掘的,除此之外,這仙人的許多修行感悟,都對他的修行有用。
  
      秦問天開始觀察感悟他自身擁有的星魂、感悟血脈,剛從一座洞府中感悟之后,又來此感悟,對于外界的一切不聞不問,不爭不斗,仿佛與世無爭般。
  
      外界的戰火已經燃起,四處開始有超強天驕碰撞,他們各自都領悟了諸多力量,實力不斷蛻變強大,但是對于這一切,獨自修行的秦問天仿佛完全不知。
  
      這一天,秦問天走出了洞府,在洞府外的石臺上修行,只見他正在演練劍法、鐘法,時而觀悟天地,似在觀察這東圣崖內的規則力量。
  
      秦問天不斷感悟修行,仿佛他隨意的攻擊都變得更加強大了般,但他依舊沉浸其中,直到很久之后,這片東圣崖內留下的人越來越少。
  
      東圣崖外界之地,有著諸多東圣仙門的強者聚集,甚至包括了不少仙王人物,那些帶領諸天驕前來的東圣十三州仙王強者就都在。
  
      “東圣崖中現在有多少天驕了?”有人開口問道,頓時旁邊一鎮守東圣崖的老者開口道:“目前還有三千余人,大概再過一兩個月,這一輪的戰斗就能結束了。”
  
      “恩,大概也差不多了,不知道這一屆的天驕平均水準如何。”有人低聲道。
  
      “其他人不清楚,但東州之地的幾人確實非常厲害。”
  
      “我西漠州的也都很強,比百年前要強很多。”西漠州的仙王強者道。
  
      “呵呵,我們冥獄州也一樣。”
  
      諸人紛紛開口,云州大地的閑云仙王也笑著道:“我們云州的這一屆也有幾個好苗子。”
  
      “云州,這地方好像從沒有人拿過三甲吧。”赤陽州的仙王不客氣的說道,使得閑云仙王冷哼一聲,卻沒辦法反駁,這是事實。
  
      各大州的仙王,也會暗暗較勁。
  
      “那是,我看這一屆的三甲,可能有東州的人,也會有我西漠州的。”
  
      “呵呵,看吧,這么久了,我們他們應該陸續都發現了百仙林,如若提前聚集百仙林,這場戰斗可能會結束得更快,淘汰加速,甚至有一些極厲害的人物,都可能因為強強對決競爭失敗淘汰掉。”
  
      東圣崖,百仙林處于中心位置,一眼可望。
  
      這里,有三百六十仙人雕像,蘊藏恐怖仙之意志,每一座雕像前都有石臺,可真切的感悟仙人力量。
  
      此刻,遼闊的百仙林區域,每一座仙人雕像前都有天驕人物在,若仔細觀望你會發現,越是排名靠前的絕代天驕人物,他們的位置越靠前。
  
      更令人震驚的是,此刻百仙林區域,已經有遍地尸身,超過千人隕落于此,東圣崖遼闊無比,只此一地,隕落了天驕無數,可想而知這里的爭斗有多么的激烈,而且就在這時候,百仙林也有狂暴大戰,轟鳴之聲不絕于耳。
  
      “滾開。”此時一聲恐怖的吼聲傳出,只見其中一座仙人雕像前方的石臺上正發生滔天大戰,君夢塵化身戰神,渾身披著璀璨奪目的王之鎧甲,覆蓋于身,他攻伐滔天,力戰三大強者圍攻,眼中透著無比狂傲之色。
  
      君夢塵修行了不少力量之后,就來到了這百仙林,發現可直接通過雕像,真真切切的感悟到仙人的強橫,甚至傳承仙法,這里比任何地方都是適合修行,但是隨著諸天驕陸續發現此地,位置之爭開始爆發,慘烈無比,戰不贏,就數位天驕大戰之人,力圖誅殺!
  
      (未完待續。)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