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不可一世
    殘影消散,最后只剩下了秦問天手持血色方天畫戟的身影傲立在那,葉空凡生命還消散,他死死的盯著秦問天,到此刻依舊不敢相信,他會死于秦問天的戟法之中。
  
      他天罡七重的修為,又有劫雷血脈,天雷之體,實力何其強橫,他追求極致的攻擊,兩人交鋒的過程中他的攻擊明明要比秦問天強,秦問天能夠支撐下去,只是憑借著斗轉星移的身法讓他暫時采取了防御姿態,但為何,死的會是他葉空凡?
  
      他的感知力是非常強的,秦問天之前攻擊出的每一戟都帶著妖獸咆哮之音,同時讓夢魔之境侵蝕他的腦袋,唯獨這最后一戟,無聲無息,甚至剛才他能確定,在秦問天殺來的這一方向,根本沒有血戟出現,直到插入他的腦袋里。
  
      “你……怎么做到的?”葉空凡嘴角不斷溢血,吐出一道低弱的聲音。
  
      秦問天冷冷的看著葉空凡,沒有半點憐憫,只是冷冷的道:“你自命不凡,污蔑我妻,如今死于我手中,你,悔嗎?”
  
      話音落下,他沒有去等對方的答案,血戟光芒閃耀,毀滅力量爆發,噗嗤的聲響傳出,血液飛濺,葉空凡被當場格殺。
  
      下方觀戰的人心頭都忍不住微微顫了下,他們當然也看出來葉空凡的攻擊力是強于秦問天的,但有時候戰斗的勝負可不僅僅是看攻擊,當秦問天使用斗轉星移連續發出戟法的時候,就已經在做最后的布局了,也注定了葉空凡的死亡。
  
      葉空凡看不出來,但那些天象境的強者如何會看不出那最后一戟的威力,這一戟絕對是秦問天結合自身領悟自創的,它無聲無息,擁有絕對的速度和破壞力,但最致命的是,這一戟,它竟能夠隱于虛無之中,或者說,迷惑了他人的眼睛,已經完全將幻結合到真實中了,這充滿創造性的一戟,堪稱驚艷。
  
      天罡五重境的秦問天,誅殺了天罡七重、擁有劫雷血脈、天雷之體的齊王之子,紫雷宗天驕葉空凡,許多強者凝望虛空,看著那青年身影,暗道此子如若不死,將來恐怕又是一個獨霸一方的人物,人皇收此人為義子,想必是也希望有這樣一個子嗣傳承他的衣缽。
  
      “秦師弟的實力好強。”流云喃喃低語,段寒微微點頭,開口道:“我像是看到了解劍草廬第八劍到第十四劍蘊藏的精華力量,秦師弟的攻擊,應該踏入那一層次了,難怪能夠一次解十四劍,破了我仗劍宗記錄。”
  
      李寒幽的神色卻略顯難看,她沒想到秦問天竟然能夠誅殺葉空凡,當日秦問天破解劍草廬記錄,梅山劍主親自相邀,她心中是非常不快的,她怎會認為自己不如修為比她弱的秦問天,但如今秦問天的境界已經和她一樣,邁入了天罡五重,又強勢誅殺紫雷宗天才葉空凡,即便她不愿承認,也明白自己是不如秦問天的。
  
      這種不如人的感覺,讓驕傲的李寒幽格外的不舒服,她可是李族天才,仗劍宗梅山劍主親傳弟子,而秦問天不過是剛邁入仗劍宗而已。
  
      諸人心中各有想法,但最憤怒的之人,毫無疑問乃是齊王,葉空凡一直是他引以為傲的子嗣,今日前來,本是為了強勢誅殺秦問天,但他斷然沒有想到,他的兒子被人當著自己的面誅殺,當他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葉空凡身上本身也有保命手段,但那奪命一戟,根本不給他反應時間。
  
      親眼目睹葉空凡之死,齊王身上爆發滔天怒火,渾身雷霆之光瘋狂閃耀,噼里啪啦的聲響滾滾傳出,他雙眸通紅,身形一閃,將墜落而下的葉空凡身體接住,整個人沐浴在雷霆當中,透著無上雷威。
  
      “我兒。”齊王看著腦袋炸裂的葉空凡身體,抬起頭來,殺念滔天,秦問天身形閃爍,只感覺一股恐怖威壓降臨身上,一股股滔天意志直接轟殺輾壓而來,他悶哼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星光閃耀,斗轉星移,秦問天身體爆退。
  
      “放肆。”人皇一聲爆喝,虛空顫栗,然而齊王視若無睹,手掌朝著虛空一抓,雷霆大掌印摧毀一切,秦問天只感覺末日降臨。
  
      然而就在此刻,天穹星象之光閃耀而現,諸天星象璀璨無垠,宛若浩瀚星空,這恐怖星象之中有光芒閃耀,將秦問天的身體直接包裹其中,雷霆大掌印帶著可怕的摧毀力轟殺而至,發出轟隆巨響,卻未傷到秦問天。
  
      “齊王,看來你兒葉空凡之卑劣品性便是和你學的,技不如人被我義子越境擊殺,你竟直接出手報復,葉空凡倒死有余辜。”人皇腳步一踏,漫步往前,凝視下空齊王,頓時下方諸人再無心酒宴,皆都鋒芒閃耀。
  
      齊王盯著人皇,殺氣滔天,人皇竟說他兒葉空凡死有余辜。
  
      “人皇,此子手段卑劣,誅殺皇族世子,你卻一意袒護,看來你的確不再適合為葉國人皇,你該退位了。”肅王冷冷說道,諸王侯開始發難,剎那間整個皇宮都仿佛籠罩于滔天威壓之中。
  
      人皇冷笑,盯著肅王:“看來你們這些人越活越卑鄙了,葉空凡天罡七重境界,為殺問天而來,如今反被問天所殺,你卻說出這等話音,簡直貽笑大方,既要我退位,很簡單,斬我頭顱,人皇席位便是你們的,但是就憑你們幾個,還不夠看,還有誰,都滾出來吧。”
  
      這一聲爆喝,整座皇宮都在顫抖,人皇之威何等恐怖,萬年古國人皇,葉國無敵。
  
      “人皇,你該退位了。”又有聲音傳來,只見遠處陸續有強者漫步,都是古國的王侯,他們早已控制了大半皇宮,勢力強盛至極。
  
      “人皇,此子誅殺我紫雷宗弟子,將之交給我。”就在此刻,一位紫雷宗強者漫步而出,手指指向秦問天。
  
      “后輩之爭,生死無怨,你堂堂天象強者竟也參與進來,是要和仗劍宗開戰不成?”人皇目光掃視對方。
  
      “后輩之爭我自不會參與,但他誅殺我紫雷宗葉空凡,自有我紫雷宗弟子將其誅殺,人皇你庇護于他,就是和我紫雷宗為敵。”老者氣勢澎湃,聲音冷漠,帶著凌厲威脅之意。
  
      秦問天看著這一尊踏出的身影,內心微顫,看來齊王等人準備極為充分,即便是人皇中毒,他們依舊布下天羅地網,根本不打算讓人皇活著,至于紫雷宗的人討要于他,不過是對人皇出手的借口而已。
  
      人皇聽聞此言狂笑不止,虛空顫栗,目光掃視虛空諸強者,人皇冷冷說道:“真是可笑之極,堂堂九大派之紫雷宗竟用如此借口對付我,你莫非以為本皇不知道當日圍剿于我迫我毒發的人就有你們紫雷宗強者在其中,既然做了這么卑鄙的事情何必還要立牌坊,我懼你何?”
  
      “狂妄,既你不知悔改,那么今日就讓你隕滅于此。”紫雷宗老者大喝一聲,這片浩瀚虛空,已有十余位天象強者爆發可怕威壓,在人皇的身后,石軒等人出現,護衛著皇妃皇子安危,石軒腳步踏出,想要參戰,卻見人皇擺了擺手道:“幫我保護好他們就行,亂成賊子,我一并誅殺。”
  
      話音落下,秦問天只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人皇甩向了石軒所在的方向,不讓他遭到大戰波及。
  
      “你們都看清楚了,武道的世界是沒有道理可言的,誰的拳頭硬,誰就是道理,以后你們無論走哪條路,都不要將希望寄于他人身上,所謂的名門大派,在利益面前面具一撕就碎,唯有自身強,方能做自己想做之事,護自己所愛之人,頂天立地。”
  
      人皇說罷,天穹星象匯聚于他身后,武命天罡仿佛融入天象之中,化作星辰異象,諸人只見這星辰異象宛若一尊絕世身影傲立天穹,他的掌中透著可怕的毀滅光華,滔天風暴蘊藏其中,不知有多可怕。
  
      “昔日我能奪人皇席位,尸骨累累,今日同樣能誅殺爾等,清剿叛逆。”人皇說罷,怒吼一聲,剎那間手掌暴擊而出,手臂延伸萬米,朝著齊王等人的方向抓去,齊王等人怒喝,皆都釋放最強力量。
  
      但這毀滅掌印仿佛能摧毀一切,所過之處一切都要寂滅,無可阻擋,掌印直接抓在了寒王身上,無比強勢。
  
      “不……”寒王怒吼一聲,卻見人皇星眸凝視于他,聲音寒冷:“叛逆者,殺無赦。”
  
      話音落下,掌印猛然間一握,寂滅之威橫掃,寒王身體化作虛無,連殘渣都沒有剩下,這絕世風采讓秦問天等人心中劇顫,人皇這等人物,橫掃一個萬年古國,昔日大夏的那些霸主級勢力在他面前恐怕不堪一擊。
  
      “怎么可能,你身上的毒……”齊王臉色鐵青,此刻人皇爆發出的威勢何等強橫,絕對是全盛時期的戰斗力。
  
      “本皇身上毒素早已被藥皇谷圣女以及我義子秦問天所解,今日就是你們的死期。”人皇爆喝一聲,震得許多人心頭劇顫,人皇之毒,竟然解了?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