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瘋狂念頭
    秦問天神色凝重,只見那一條條幽深的黑暗古路中,陸續出現了妖化的怪物,眼中都泛著紅芒,他們自身體內的血脈不受控制的顫動著,仿佛正在漸漸被妖化,流露出暴虐的氣息。
  
      秦問天的妖神變不由自主的爆發而出,妖之武道意志綻放,一股恐怖的妖氣從他身上蔓延。
  
      血云教以及羅睺門的人紛紛遠離他,徐嵐拉著姬雪往后退,姬雪卻盯著秦問天,問道:“秦兄?”
  
      “沒事,只是我修行了妖之武道意志。”秦問天低沉說道:“我們必須離開此地。”
  
      諸人紛紛點頭,此時他們顯然知道自己遭遇了伏擊,那尊妖靈體誕生了靈智,非常聰明。
  
      “走。”秦問天大喝一聲,就在這時候,那些怪物同時呼嘯著朝著諸人撲殺而來,此地狹窄,諸人難以施展開。
  
      羅睺門謝宇武命天罡爆發,身上竟仿佛出現了九條手臂,同時手持巨大烈焰弓箭,射出殺伐箭矢,瞬息擊殺了他身旁還未完全妖化的同伴,將弓箭扔出,他的身體朝著一個洞口沖擊而去,九條手臂同時轟出拳芒,驚天動地。
  
      姬雪也動了,她的捆仙索朝著八面襲出,同時將出現在各大洞府的怪物全部捆住,徐嵐在她身前,朝著一處路口沖擊而去,長槍如流光,無堅不摧,那怪物嘶吼,如同幻影般想要避開長槍,卻見徐嵐手掌一顫,他的長槍竟然直接分散,化作三截短槍,同時截住對方前行之路,直接刺入怪物體內,將對方轟飛出去。但那怪物卻并未死去,又爬了起來堵住退路。
  
      “這些怪物殺不死,根本不怕痛,攔著我們。”血云教的冷徒聲音微顫,而在這時,那頭一直未動的赤眼妖獸動了。他腳步踏出,每一步,都讓人心跳得更加厲害,暴虐的氣息瘋狂的涌動著,仿佛就要控制不住自己。
  
      “完了。”諸人都露出絕望之色,那些妖獸雖一時間無法殺死,但還能抗衡,這頭妖王,卻讓他們生出無力之感。
  
      赤血之色的眸子掃過。諸人幾乎要陷入瘋狂,青筋暴露、血脈噴張,令人窒息的死亡威壓籠罩著所有人。
  
      “謝宇、冷徒,你們的人截住那些被妖化的怪物,我們對付這頭妖靈體,否則,我們都會死在這里。”徐嵐掃了一眼里面的情形。
  
      謝宇和冷徒微微點頭,現在。只能這么做了。
  
      雙方對峙,謝宇、冷徒、徐嵐、姬雪以及秦問天他們面對那頭強大的妖靈體。
  
      在秦問天的身旁。流露出王者之意的小混蛋目光看著對面的妖靈體,又看向秦問天,眼中時而有煉獄朱雀光芒閃過,對著秦問天發出低沉的吼聲。
  
      “煉獄,它需要這尊妖靈體?”秦問天對著小混蛋傳言問道。
  
      小混蛋低沉的吼了一聲,微微點頭。目光中的兇戾之氣更濃,朱雀之光芒若隱若現,似帶著幾分濃濃的期待之意。
  
      秦問天撫摸著煉獄朱雀的面孔,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傳音道:“這是我答應過你的。便一定會做到。”
  
      說著,他目光看向赤眸怪物之時,身上彌漫出可怕的戰意。
  
      諸人靠近這頭赤眸之妖,身上的暴虐之氣被徹底的激發出來,姬雪身上的血脈力量爆發,只見她長發飛揚,眼眸燦若星辰,捆仙索化作千絲萬縷,瞬間撲了出去,那赤眸妖獸發出低沉的嘶吼,整座洞府似乎都在顫抖,諸人感覺血液都要破體而出。
  
      “嗡!”徐嵐武命天罡綻放,他的身體再一次如同閃電般撲出,手中握著武命天罡長槍,銀芒滔天,化作三丈長,一槍出,出現星辰漩渦,刺在赤眸妖獸的眼眸處。
  
      赤眸妖獸微微抬頭,以面孔抵抗,身體瘋狂的掙扎,捆仙索都仿佛要爆裂,那長槍急旋,瘋狂的絞殺而入,卻沒有鮮血。
  
      謝宇九條手臂,皆都手持璀璨金色利箭,急旋刺殺而出,他的身體隨箭而到,九道掌印同時拍打而下,天地都好似要崩裂,拍打在了赤眸妖獸的頭顱。
  
      血云教冷徒的手中出現了一帶刺的血色手套,往赤眸妖獸的額頭按下,無盡的血之力量沖入對方軀體之中。
  
      “吼!”赤眸妖獸抬頭,怒吼一聲,妖異的血光繚繞虛空,將諸人全部籠罩,他們的血液瘋狂的跳動著,這赤眸妖獸,他不攻擊,只是要讓人淪陷為妖。
  
      秦問天一步步走出,每一步,都蘊藏恐怖的妖之意志,此刻他身上流露出一股恐怖的妖之君王之意,體內的血脈,仿佛都被這赤眸妖獸催動。
  
      小混蛋和秦問天一樣,仿佛,要被這赤眸妖獸徹底喚醒來。
  
      秦問天身形閃爍,瞬息降臨,殺氣滔天,他手中的黑色巨劍,瞬間擊在了對方的腦袋上,一輪輪恐怖的力量滲透而入,那妖獸的眼睛卻依舊是赤色的,依舊那么寒冷,仿佛諸人的攻擊都奈何不了他。
  
      小混蛋跳入對方的身體之上,一口吞了下去,咬在了對方的脖子上,瘋狂的吞噬著對方體內的力量。
  
      “嗷……”這一剎那,赤眸妖獸仿佛被徹底的激怒了般,姬雪的武命天罡捆仙索感覺承受不住,猛然間收回,若是她再堅持,武命天罡都要破碎。
  
      “咚。”赤眸妖獸腳踏大地,兇戾妖氣掃蕩一切,冷徒等人眼中都開始泛著妖光,似乎體內的血脈漸漸不受控制,身體被狠狠的震飛了出去。
  
      秦問天和對方的赤色眼瞳對峙著,他感覺有一股滔天的妖氣沖入他的體內,要將他控制住,然而在此時,秦問天身體之中血脈瘋狂的翻滾,竟隱隱匯聚成一尊恐怖的太古巨妖,君臨天下,俯瞰著另一股入侵的力量。
  
      “嘭!”
  
      一道可怕的眼眸掃蕩而過,那赤眸之妖渾身劇烈顫抖,仿佛要崩潰掉來。
  
      “噗……”秦問天卻先承受不住體內的那股可怕力量。吐出一口鮮血,身體被震飛來,體內血脈瘋狂的悸動著。
  
      赤眸妖獸仿佛受到了刺激般,身體猛然間一躍,隨即重重的落在地上,轟隆一聲巨響。他背上的小混蛋卻依舊死死的撕咬在那。
  
      “吼、吼、吼……”連續三聲怒吼,赤眸妖獸徹底的暴走了,那些被他控制的怪物更加瘋狂的殺戮起來,另外一方已有三尊強者死亡。
  
      但更絕望的是徐嵐、謝宇等人,他們發現任何的力量都是徒勞無功的,在這頭妖靈體面前,他們根本不堪一擊。
  
      伴隨著那股巨大的威壓感降臨,姬雪面色蒼白,低聲道:“要死在這里了嗎。死,也不能淪為怪物。”
  
      “我不甘心。”冷徒吐出一道寒音,有著強烈的不甘之意,他怎么會死在這里。
  
      徐嵐和謝宇,都神色難看,他們根本抗衡不了這尊妖獸。
  
      然而秦問天卻感覺到,此刻那赤眸妖獸鎖定著自己,這妖靈體雖有靈智。但依舊保持著妖靈體的本能,從他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妖之力量。他要征服。
  
      秦問天看了徐嵐等人一眼,開口道:“既是盟友,我會引開這妖獸,這妖獸出現的地方有兩條路,我會前往一條路,你們去另一條路。也許能找到它守護之物,若你們有所得,我需一份,如何?”
  
      謝宇等人神色一凝,盯著秦問天。此人倒是膽大,此刻竟然想到的還是寶物。
  
      “好,若你能引開這妖獸,我們若有所得,一定分你一份。”謝宇立即表態。
  
      “沒問題。”徐嵐和冷徒紛紛點頭,秦問天凝視那赤眸之妖,身體沖了出去,斗轉星移,瞬間出現在妖獸的身后,隨即朝著其中一條路狂奔而去。
  
      赤眸妖獸果然立即轉身,竟然不顧一切的朝著秦問天追擊而去,使得謝宇等人面面相覷,有種絕處逢生之感。
  
      “這家伙……”姬雪盯著赤眸妖獸消失的背影,謝宇卻轉身盯著那邊戰場,開口道:“我們需解決這些怪物,然后命人去通知宗門強者。”
  
      冷徒深以為然的點頭,這里面的情形,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計。
  
      秦問天身體急速狂奔,但那妖獸的速度更快,好在他能夠使用斗轉星移,不停的拉開距離,小混蛋依舊死死的釘在赤眸妖獸的背上,吞它的血肉,似乎也被徹底激發出了兇性。
  
      終于,秦問天來到了這片空間的盡頭,這里,竟然是一片血池洞府,血池中的妖血沸騰著,其中蘊藏的妖氣,讓秦問天感到心驚膽顫。
  
      “這頭赤血妖獸,從此地孕育而生?”秦問天轉過身,只見赤眸妖獸怒吼一聲,他的背上出現鋒銳的利刃,刺入小混蛋的身上,使得小混蛋嚎叫一聲,飛撲向秦問天這邊。
  
      赤眸妖獸此刻真的怒了,只見它的身上出現羽翼,嘴中出現無比鋒利的獠牙,眼瞳透著血光,死死的凝視秦問天,一步步往前,踏出步伐之時,秦問天幾乎要噴出鮮血,根本不可抵擋。
  
      “嗡!”赤眸妖獸撲來,這一次它動了殺機,利爪直接撕裂一切,秦問天手中出現赤魔戟,猛然間朝前轟出,天地間仿佛出現一片夢幻之景,然而赤眸妖獸根本不為所動,它是妖靈體,夢魔豈能干擾它。
  
      “嘭!”無比巨大的力量將秦問天轟入了血池之中,同時,他的手掌抓住,竟直接將小混蛋的身體扣在了地上,眼眸盯著小混蛋,透著可怕的殺機。
  
      太強了,強大到不可抵抗。
  
      秦問天體內妖獸血脈咆哮著,墜入血池中的他竟然瘋狂的吞噬著血池中的力量,那股力量無窮無盡,是最為純粹的妖之力量。
  
      “放開它。”秦問天爆喝一聲,在血池中漫步,身上繚繞著妖異之芒,目光凝視赤眸妖獸,想要擊敗對方,似乎唯有妖神祭,或者,滅仙劍。
  
      若用妖神祭,他要逆的話,依舊需要使用滅仙劍,否則,就只能以妖行走于天地,這不是他所愿。
  
      但若直接使用滅仙劍,他體內沒有那么多力量供他燃燒,會死。
  
      “血池。”就在這時候,秦問天感受到體內血脈的饑渴,眼中爆發出一道恐怖光芒,遽然間,他的身上,爆發出一股駭人的劍威,仿佛他的身體,都在燃燒,但在燃燒的剎那,他體內血脈瘋狂吞噬著血池的力量。
  
      昔日,他借妖神之力,燃燒自己的精氣神引動了滅仙劍,如今,這血池的力量,似乎可以取而代之。
  
      (未完待續。。)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