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四百四十七章 瘋狂追殺
    古皇朝中,局勢逆轉,陳家諸強者面臨堵截,瘋狂沖擊,竟不惜化整為零,朝著各大方位突圍,隨即急速的朝著欽州城外的方向而去。
  
      而在欽州城外的山脈地域,戰斗局勢已經非常明朗。
  
      陳王等人身體一步步往后退,此刻他們這方的強者已經面臨絕對弱勢。
  
      “走!”陳王轉過身便往回路遁走,他身旁諸人紛紛身形閃爍,秦問天他們自然追擊而去,如同閃電。
  
      “嗡!”星辰光芒,只見陳王竟直接使用出了斗轉星移神通,他的身影出現在了秦問天面前。
  
      此人手持黑色大劍,實力強勁,殺死了他不少陳家強者,剛才若非他支援而來,局勢不會這么快一邊倒,臨走之前,也要將此子誅殺。
  
      降臨秦問天身前的剎那他便將巖漿般的手掌印轟殺而出,空間仿佛都要化作巖漿之火,秦問天的身體在那股武道意志之下好似要固化燃燒,然而秦問天的感知何等強大,在陳王使用斗轉星移的剎那他便已經捕捉到了。
  
      左手掌印化作血色,朝著前方轟了過去,咒印之威,透著毀滅之能。
  
      陳王神色一凝,星光再度爆發,因為忌憚血之咒印,他這一掌不敢硬碰,否則兩敗俱傷,得不償失。
  
      但他的身形剛出現在另一處空間,便聽劃破空間的怒嘯聲響傳來,一股破天劍威籠罩身體,那黑色的大劍被秦問天以手掌甩向了他的身體,要將他劈成兩段,同時,凡樂和楚莽的箭矢也紛紛降臨,瞬殺而至。
  
      陳王面色鐵青,斗轉星移再次使用而出,朝著另外一處方位逃去。
  
      “他交給我。”秦問天開口說道,竟朝著陳王所的方向奔襲而出,歐陽狂生仿佛能夠感受到秦問天聲音中的自信,他點了點頭,他們一行人繼續往前追殺而去。
  
      陳王擅長斗轉星移之術,本身的戰斗力又是極強,歐陽狂生自認自己現在還難抗衡陳王,繼續他們占據絕對優勢,但想要殺死他又談何容易。
  
      這帝姓青年,他之前面對不少強者的追剿竟然全身而退,那些人再未出現,或許,他真能帶給陳王末日也說不定。
  
      占據劃分為兩大方位,歐陽狂生白晴等人繼續追殺逃遁之人,秦問天則朝著陳王逃跑的方向漫步,小家伙的身影降臨在秦問天身下,羽翼拍打,狂風閃,速度奇快無比,秦問天的感知牢牢的將陳王鎖定住。
  
      即便如今的陳王,他使用斗轉星移能夠在剎那間移動的距離依舊是有限的,斗轉星移畢竟只是急速移動神通,而非真正的空間挪移,想要逃離秦問天的追蹤根本不可能。
  
      不過兩人急速閃爍之時,漸漸遠離另一方的諸人,陳王發現竟然只有秦問天一人追蹤而來,他的瞳孔中不由得閃過一道冰冷的殺伐寒芒。
  
      只見他依舊急速漫步,但神色平靜,沒有半點的慌亂緊張之意,那勾勒起的嘴唇,似乎如刀鋒般銳利。
  
      不多時,兩人早已距另外一方人不知多遠,陳王的身影落在了一座黃土堆積而成的小山之上,回過頭望著秦問天。
  
      秦問天的身影也停了下來,只見陳王平靜的眼眸中帶著一抹諷刺之意,雙手隨意背負在后,看著秦問天冷漠開口:“沒想到真有人會蠢死。”
  
      在陳王看來,秦問天一路單獨追殺而來,顯然是愚蠢無知的找死行為。
  
      他此刻的目光有著毫不掩飾的蔑視和諷刺,體內大日血脈滾滾的噴發而出,一股如同巖漿之火般的熾熱烈焰以他為中心燃燒了起來,他腳下的黃土都直接在這股熾熱溫度下焚為了塵埃,在虛空中蒸發,可想而知此刻的陳王溫度有多高。
  
      同一剎那,兩尊火焰巨人從他身上分離而出,陳王雖然狂妄,但他卻絕不愚昧,秦問天能夠在多人的追殺中全身而退,甚至可能殺死了對手,實力必是極強的,但一對一戰斗,他依舊只有死路一條。
  
      “等殺了你之后,我會將今日那些人逐個擊殺,一個不留。”陳王話音落下,他的第四尊武命天罡浮現,乃是一尊巖漿巨人,他身上的巖漿之火,竟宛若液體般流動著,仿佛可以隨時解體,再加上他的武道意志有硬化火焰武道意志,這尊武命天罡將擁有變化之能。
  
      “去!”陳王手指指向秦問天,頓時一尊尊火焰巨人紛紛朝著秦問天走去,那尊巖漿巨人直接一掌拍出,頓時身上流出巖漿之火,就行是流動的熾熱液滴,飛濺向秦問天。
  
      白晴和歐陽狂生都擅長斗轉星移,因此能夠一直和他戰斗,將他牽制住,但他自信,殺死眼前之人,絕沒問題。
  
      秦問天的黑色巨劍掃蕩而過,化作劍幕,將巖漿之火抵抗住,隨即腳步一踏,恐怖劍威彌漫,他的黑色大劍鎮殺而出,剎那間刺入巖漿巨人的軀體之上,然而只見這巖漿巨人直接化作了液體,竟朝著他的黑色大劍上流動了起來,繼續撲向他去。
  
      同時,另外兩尊火焰巨人轟殺而來,拍出恐怖熾熱掌印。
  
      秦問天眼眸中閃過一道冷漠的笑容,星辰力量陡然間爆發而出,他的身影消失不見,剎那間大劍直接刺向了陳王的身體。
  
      陳王神色豁然間大變,身體爆退,身上涌現滔天的大日之光,一股焚天之焰從體內噴發而出。
  
      “去!”
  
      秦問天手掌一拍,大劍破空,殺向陳王而去。
  
      “嘭!”
  
      斗轉星移,陳王的身影消失不見,此刻他內心震撼,怎么會,秦問天,他怎么也修行了斗轉星移?
  
      在陳王身影閃爍現身的剎那,一道血色的掌印朝著他的身體印殺而出,陳王神色大變,再度斗轉星移,但沒有用,他剛穩住身形,秦問天又一次出現了,依舊是血之咒印,透著滔天的血色威壓,若擊中,直接能讓人化為枯骨。
  
      “嘭、嘭、嘭……”
  
      兩道身影,不斷以斗轉星移閃爍,終于,陳王感覺體內的元府幾乎快要消耗干凈,這一次,他直接閃爍到武命天罡巖漿巨人身旁,沒有再躲避,大日乾坤掌印爆發而出,好似焚山煮海,撲向那血色掌印。
  
      “轟!”
  
      兩人的掌印碰撞在了一起,陳王瞬間感覺自己手臂的血肉在腐蝕,那股腐蝕之威極其霸道,根本不可阻擋,血之咒印,可是大夏絕學中非常霸道的神通之術。
  
      同樣他那股大日血脈之威沖入了秦問天的手臂之中,但他卻清晰的感覺到對方體內一股更加恐怖的血脈以及劍威在怒吼著,撕裂他的力量。
  
      巖漿巨人化作了一片火焰巖漿,撲向了秦問天,要將他身體都埋葬到巖漿之中,但卻見星辰光芒爆發,秦問天又一次使用了斗轉星移,劍嘯之音響起,陳王感覺到了一股死亡危機。
  
      好在他早有準備,手掌一捏,仿佛將什么東西捏碎了般,火光沖天,將他身體包裹其中,劍光斬下,本將斬在陳王脖子上的劍芒卻被火焰光幕阻擋,發出清脆的聲響,使得秦問天神色凝了下,身體后退,盯著陳王身上籠罩可怕火焰光幕。
  
      陳王有可能成為大日陳家未來的領袖人物,身上自有保命之物,此物極為珍貴,之前的戰斗陳王面臨劣勢卻也只是傳訊陳家之人,而未動用此寶,但此刻面臨生死危機,他不得不將之綻放,目光盯著秦問天,陳王身上有著恐怖殺意,沒想到竟然被壓迫到此程度。
  
      “你到底是何人?”陳王腳步微踏,盯著秦問天,此人不僅擅長血之咒印,還修行了斗轉星移。
  
      秦問天凝視火焰光芒,只見他豁然間轉身,直接駕馭到大鵬身上,離開此地。
  
      陳王神色閃爍了下,一股火焰沖天而起,隨即他的身體漫步而出,朝著秦問天追擊而去。
  
      遠處,有一突出重圍的陳家強者看到這邊虛空的火光,頓時身影朝著這邊閃爍而來,不多時,秦問天竟在一片谷地被堵截住了,前方出現了一天罡境四重修為的強橫中年。
  
      “陳王。”陳逍看向陳王身上的目光神色凝了下,陳王竟然被迫得使用了保命之物。
  
      “逍叔,此人擅長斗轉星移,他身上有秘密,殺死他。”陳王冷漠開口,陳逍點頭,帶著滔天火焰之威朝著秦問天踏出。
  
      大鵬豁然間沖天而起,竟朝著虛空之上瘋狂沖擊而去。
  
      “哪里走。”陳逍和陳王身體也直沖云霄,不肯放過,此人妖孽,而且有秘密,必須留下。
  
      三人的身體以及大鵬不斷沖入虛空之上,漸漸的降臨云空,云霧彌漫,空氣稀薄,遮擋住人的視線,然而陳逍和陳王目光炯炯,烈焰燃燒,死死凝視秦問天和大鵬身影。
  
      “轟!”秦問天身上,一股滔天血脈之威陡然間爆發,一股令人心顫的妖之氣息瘋狂噴發而出,他的身體都好似變得高大了起來,一股君臨之意從他身上彌漫。
  
      “嗯?”陳逍皺了皺眉,他看向陳王身上的光幕漸漸的變弱,再過不久便會消散,不由得提醒道:“陳王,此人有些詭異,不如你先離開。”
  
      陳王微微搖頭,這樣的局面下,他還因忌憚逃離?這等恥辱,他無法接受。
  
      大鵬仿佛不知天有多高,不斷往虛空而去,陳王身上的光幕消散越來越離開了起來,使得陳逍的眉頭皺著,對方似乎也知道陳王身上的光幕有時間限制,在刻意消耗他。
  
      “陳王。”陳逍再次喊道,陳王眉頭緊皺,有些難接受,但感受到光幕已變弱,他只能停下了起來。
  
      “轟!”一股天罡三重的氣息從虛空之上的身影身上爆發而出,大鵬身影停了下來,秦問天俯瞰下空,好似天空君主,身上的血脈滾滾咆哮著,如妖。
  
      陳王盯著這道身影,讓他有似曾相識之感。
  
      突兀間,陳王的臉色大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這樣的氣質,他曾在天命榜朱雀戰臺之上,見到過!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