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劍拔弩張
    劍拔弩張,便可形容此刻秦問天面臨的局面。
  
      白鹿游他也到了,正是他帶著這些神紋大師過來的,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可不希望秦問天真將神紋古卷交出,只是想讓秦問天感覺到壓力。
  
      在秦問天承受不住這股壓力的時候,他自然會給秦問天一個機會。
  
      因此,白鹿游只是在一旁看著,嘴角正噙著淡淡的冷笑。
  
      這樣的局面,他倒要看看秦問天如何應付?
  
      不過就在這時候,有腳步聲傳來,白鹿游回頭,便看到一行人走來,不由得愣了下,竟然是大長老過來了,還有白鹿怡以及白鹿山、白鹿景。
  
      “這丫頭,以為將大長老搬來,就能幫得了秦問天?”
  
      白鹿游自然看得出這是白鹿怡所謂,只見他對著大眼長老微微躬身,喊道:“大長老。”
  
      “恩。”大眼長老隨意的點了點頭,心中卻是略微有些疑惑,白鹿怡告訴他,這里會有一場好戲看,于是,他便跟著來了。
  
      “父親。”
  
      白鹿游突然見到白鹿峒也朝著這邊走來,只見白鹿峒輕輕的點了點頭,看了大眼長老一眼,他是知道大長老過來,所以才跟著過來看看。
  
      他的計劃,可容不得白鹿怡破壞。
  
      那些神紋大師都沒有急著開口,他們沉默了片刻,見大眼長老以及白鹿峒長老都沒有說話的意思,只是在旁邊安靜的看著,心中也轉過許多念頭。
  
      他們不急,秦問天也不急,只是安靜的站在那。
  
      然而,這么多人前輩逼宮,可是令人非常的不爽。
  
      終于,一位眼眸內陷、鼻梁頗高的老者率先沉不住氣了,只見他看著秦問天,那內陷的眼睛瞇著,如同一條毒蛇般,讓秦問天感覺頗為不舒服。
  
      “秦問天。”這老者修為元府七重,身后有三名元府九重的護衛,只見他瞇著眼睛冷笑道:“你要我們,親自前來見你?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你這般囂張之人。”</?>
  
      “前輩說笑了。”秦問天指著老者身后的道路,微笑道。
  
      “說笑,什么意思?”對方盯著秦問天。
  
      “我沒有想讓前輩來見我的意思,想必前輩是誤會了,大路在那,前輩自便。”秦問天笑了笑指著前方的道路說道,他的意思很明顯,前輩你說笑話了,不是我要你來見我,是你自己要來見我,你不想見的話,路就在那,你走啊。
  
      “你……”對方焉能聽不出秦問天的意思,內陷的眼眸凹得更厲害,寒芒迸發。
  
      “牙尖嘴利,你讓我等前來,此刻,卻想我便這么離開,未免太過好笑,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對方繼續說道。
  
      秦問天聽到對方的話,眼中閃過一道利芒,吐出一道聲音:“你有病吧。”
  
      秦問天的話音落下,頓時老者神色凝了下,對方,當眾辱罵他有病?
  
      自從他踏入四階神紋師行列,便沒有被人侮辱過了,只見他身后,三道身影同時漫步而出,恐怖氣勢彌漫,一股股可怕的氣流朝著秦問天輾壓而去。
  
      只要那老者一聲令下,他們便會對秦問天出手。
  
      “我給你一次道歉的機會。”老者神色徹底的冷了下來,冰寒刺骨,天尊古卷的爭奪還早,但如今,這辱罵之事,他先要秦問天給個交代。
  
      “看來不僅有病,而且病的不輕。”秦問天臉上的笑容消息,眼眸掃了一眼來人,目光漸漸鋒利起來。
  
      今日這些人壓迫而來,他心中焉能沒有脾氣,然則對方許多都是神紋大師,那便先禮后兵。
  
      既對方不客氣,那么,他秦問天,又有何懼?
  
      “放肆。”那三人怒喝一聲,腳步往前一踏,卻見秦問天開口道:“再上前一步,殺。”
  
      殺字落下,陡然間從秦問天身上彌漫出一股寒冷的殺意,凜冽刺骨,竟讓空間中彌漫出一股冰涼的殺意。
  
      那三人忍不住心頭微顫,見秦問天目光掃來,以他們的修為境界,竟從對方的眼中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冰涼之意,好似刀鋒在腦中掃蕩而過,極為刺骨。
  
      伴隨著秦問天這一聲落下,剎那間這山坡安靜下來。
  
      微風拂過,地面上的綠草輕輕的搖擺著。
  
      只見秦問天眼神盯著那四階神紋師,每一道目光都好似一柄寒光刀,刺入對方的眼眸。
  
      “稱你一聲前輩,給你臉,你卻不知自重,既好言不聽,那秦某再將意思重復一遍。”秦問天冷冷開口:“我秦問天在此修行,你要來便來、要走便走,與我秦某何干?請不要以‘我請你來’的口吻對我說話,秦某一不是你晚輩,二非有求于你,請你作甚?若你沒事的話,滾便是。”
  
      秦問天強勢的話音使得周圍之人皆都愣住了,眼眸閃爍不定。
  
      囂張,還真是囂張啊。
  
      雖說秦問天的話有些道理,但這個世道,強者為王,誰人不對四階神紋大師敬重三分,他秦問天倒好,對神紋大師直接了當的說,是你來見我,不是我請你來,你沒事的話,自己滾。
  
      可以說,秦問天這幾句話,直接將一名四階神紋大師得罪得死死的了,即便今日秦問天安然無恙,一位四階神紋大師要對付秦問天這元府境的人,足夠他受的了,可以有太多種方法。
  
      大眼長老也被秦問天的弄得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這小家伙,哪里來的自信?
  
      看了一眼身旁的白鹿怡,只見白鹿怡美眸閃爍著異彩,似乎放心的很,她對秦問天的自信,似乎一點不比秦問天自己少。
  
      風谷大師則是面含微笑,也不說話,只是安靜的看著失態的發展。
  
      他也想看看,今日,秦問天會如何面對此番局面。
  
      至于那高鼻老者,則因為秦問天的話音,臉色徹底變得陰寒了起來。
  
      若沒有別的事,滾就是?
  
      這是一元府境的后輩小子對?說的話?
  
      再上前一步,死?
  
      他又是哪里來的底氣?
  
      或許,他得到的天尊古卷,神紋造詣更強,能夠刻三階頂級神紋以及陣法,然則,有他在,莫非秦問天以為,能夠借助神紋或陣法的力量,殺死他的隨從?
  
      “梁兄,現在的年輕人,脾氣,可真是大呢。”只見一黑臉中年笑著說道,梁兄,正是那高鼻梁老者。
  
      “若非這是白鹿書院之內,以梁兄的脾氣,就憑剛才他那句話,他死十次也夠了吧。”黑臉中年又道,高鼻老者瞇著眼,無論今日不是在白鹿書院,他們哪里會和秦問天廢話這么多,直接,便動手殺了,然后奪取天尊古卷了。
  
      只是現在,他們都明白,白鹿書院既然允許他們來到這里,意味著白鹿書院也還沒有迫秦問天交出古卷,同樣,是想要借助他們威逼秦問天。
  
      所以,這些人暫時還都是持觀望態度,這梁姓高鼻老者耐心最差,因此他率先對秦問天發難。
  
      “確實,此子不尊前輩,如此無禮,該當懲罰一番。”
  
      又有一人開口,此人手捋白須,倒有幾分仙風,這老者年事頗高,已有一百五十高齡,在神紋上沉浸許久,踏入四階神紋大師也有不少年,在望州城認識他的人很多,許多神紋大師都受到過他的指點,因此這老者,倒也頗為德高望重。
  
      “宋老也如此說呢。”黑臉中年淡笑道,那高鼻老者看向宋老,道:“宋老認為,此子該如何懲戒?”
  
      “風谷有何意見?”宋老捋了捋胡須,目光看向旁邊的風谷大師。
  
      “不要問我,當日我和他有過一面善緣,今日只是來看看,你等之事,我不參與。”風谷笑著擺了擺手,置身事外,秦問天自信滿滿,想必已有準備,他樂得看戲。
  
      “這么說,天尊古卷?”宋老手放在白須之上,目光有著一縷鋒芒。
  
      “也與我無關,若你們能拿到,自去拿便是。”風谷依舊擺手。
  
      “好、好。”宋老捋須笑著,少了一強勁對手啊。
  
      “此子對梁大師以及諸位大師如此不敬,當誅。”就在這時候,人群身后有一道聲音傳來,黑臉中年看向此人,笑道:“古休,看來你有想法。”
  
      “古某早認得此子,不敬長輩,狼子野心,天尊古卷若他得之,暴殄天物,此子,當誅殺之,想必白鹿書院也不會計較。”古休聲音冷漠。
  
      “古休,你好不要臉。”白鹿怡目光看向人背后的古休,怒罵一聲,他昔日和秦問天有些恩怨,但秦問天也沒有和他計較,如今他竟挑明,想要這些人殺秦問天,心夠狠。
  
      “白鹿怡小姐看來是心疼情郎,然則古某相信,白鹿書院會明白是非。”古休也不生氣,隨意的笑著,周圍之人紛紛望向白鹿書院的大眼長老以及白鹿峒長老,似乎,已經商量好了怎么處置秦問天,接下來,就等白鹿書院一個表態了。
  
      白鹿峒的目光則是望向秦問天那邊,冷淡的說了聲:“這要看他自己怎么選了。”
  
      很顯然,白鹿峒將壓力,扔給了秦問天,讓他做出抉擇。
  
      這些神紋大師,可是要殺他,他是要天尊古卷,還是要性命?
  
      秦問天看著眼前之人,一個個似都德高望重,談笑間就要決定自己的生死,商討如何處置自己,他的命,仿佛不值一提。
  
      還有那古休,竟也跑出來落井下石。
  
      秦問天掃了一眼周圍之人,隨即緩緩說道:“廢話了這么多,終于暴露本來目的了么,還真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啊,天尊古卷,秦某,沒有,即便有,也輪不到你們!”
  
      PS:推薦票,求票啊!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