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二百一十章 天罡之上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莫府,莫傾城聽到老爺子要幫他找老師?不由得低聲道:“爺爺,我想自己出去闖蕩。”
  
      莫傾城本來已經想好了,等到楚國的風波結束之后,她就和秦問天一起出去闖蕩大夏皇朝。
  
      “不知好歹。”莫老爺子呵斥了一聲,使得莫傾城低著頭,不敢看他,莫老爺子在莫府的威望可是極高,即便是她父親莫天霖也不敢半點忤逆他的意思。
  
      平日里他雖不管事,然而他一旦做出了決定,很難有人讓他回頭。
  
      “闖蕩?你才元府初境,相貌又如此出眾,去外闖蕩會有多少危險你懂嗎?即便是我在外行走也都是小心翼翼,稍有不慎便可能埋骨他鄉。”莫老爺子教訓道:“華公子愿意幫你介紹師門,如此之事求之不得,將來你若進入了厲害的師門,隨師兄弟們一起闖蕩歷練豈不更好。”
  
      “可是……”莫傾城倔強的開口。
  
      “傾城。”莫天霖將她的話打斷來,心中也是苦笑,他知道女兒的心思,秦問天確實優秀,若是真能解決楚國風波,他不反對莫傾城和秦問天在一起,但如今老爺子想要給莫傾城找個好師門,也是為了傾城好,至于感情可以暫且放在一邊。
  
      莫老爺子淡淡的掃了秦問天一眼,顯然他也猜到了今日孫女反常的原因。
  
      “丫頭,你沒走出去過,不知外面的天地有多廣闊,我們楚國這片大地放眼大夏皇朝,就如同螞蟻般,隨意從大夏皇朝踏出一天罡境強者,便能視楚國眾生為螻蟻,更不用說大夏皇朝的那些霸主級勢力強者。”
  
      莫老爺子顯然也是非常寵溺莫傾城的,語氣柔和了許多,道:“在楚國,你的天賦算是非常出眾的,所以爺爺才不想耽誤你,我且問你,你可知道何為武道意志?”
  
      “聽爺爺以前提起過,武道意志乃是借星魂感悟而出,擁有強大的威能,對元府境的突破有著大作用。”莫傾城低聲回應。
  
      “你說的沒錯,武道意志種類無盡,譬如風之意志、雷電意志、火之意志、血之意志等等,每一種意志力量,又可衍生各種強橫的力量,比如說力之意志,第一境是力量,這一境又分:初境、入境、化境、圓滿境。”
  
      “初境,你的力量,能強大兩倍;入境,你的攻擊力量強大四倍;化境,強大八倍;圓滿境,強大十余倍;試想一下,同樣境界的人物,一人擁有圓滿境的武道意志,他攻擊的時候,可以發揮自身十余倍的力量,對方能抵擋他一擊的力量嗎?”
  
      莫老爺子緩緩的說著,秦問天認真的聆聽,武道意志,力之意志,應該就是他領悟的能力了。
  
      “武命修士到了元府境,越往后修行越難,尤其是要從元府踏入天罡,是一道巨大的坎,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需要極為龐大的星辰元力支撐,還有一個原因,便是你不僅要領悟武道意志第一境,也就是基礎境修行到圓滿境,然而自行領悟武道意志的第二境,才能凝聚武命天罡。”
  
      “父親,武道意志第二境,又是什么?”莫天霖也聽得入神,之前他境界不到,莫老爺子甚至都沒有和他說這些。
  
      “武道意志第一境是基礎境,是恒定不變的,力之意志的第一境就是力量,至于第二境,卻是變化的,可以說,武道意志第二境,是第一境的蛻變、升華;而且,還不止于此,我聽說,還有更強的武道意志第三境,第三境,可是能夠衍生出星辰天象,那可是傳說中天象境強者的手段啊。”
  
      莫老爺子的目光充滿了向往之意,他游歷大夏皇朝,對那傳說中的境界,有著強烈的向往之心。
  
      天象境,在天罡境之后,他甚至無緣見識到那樣的力量有多可怕。
  
      如果是一個擅長血之意志的強者,恐怕星象一出,能夠讓千萬人化作血雨吧,那才是通天徹地的能力。
  
      “天象境。”秦問天想到了那尊雕像,原來,那是傳說中的強者,他也想到了秦天神宗外的一群人,那些,可是一群天象境的可怕存在啊,這一群人,被‘?似’他父親的中年全部輾壓殺死掉來,那么‘他’,有多強?
  
      天象巔峰,或者,天象之上?
  
      一念之間,衍諸天星象,何其可怕。
  
      “父親,你的武道意志,到了什么境?”莫天霖問道。
  
      “說來慚愧,參悟多年,終于在前段時日游歷的過程突破到了化境,而且,我有三尊星魂,卻還只是領悟了單一的武道意志,即便是這樣,我依舊能夠縱橫楚國元府之境。”莫老爺子的聲音中似有著淡淡的驕傲之意,隨即他看向莫傾城道:“傾城,說了這么多,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這個世界真的很大,出去看看,拜入名門,能讓你少走太多彎路。”
  
      莫天霖等人都露出驚訝的神色,老爺子的武道意志竟然踏入化境了,難怪,楚國之人都那么忌憚他。
  
      看來在外游歷,果然是有好處。
  
      “前輩,不一定要拜入名門,才能領悟武道意志。”秦問天低聲說道,對著莫老爺子行禮,倒也沒有不恭敬的意思,他認為,武道上的成就,除了名師之外,更多的還是依靠自身的努力以及本來的天賦吧,當然運氣成分也很重要,就如同這次他踏入黑暗森林見到雕像領悟力之意志。
  
      莫老爺子皺了皺眉,有些不悅的道:“你懂什么,在楚國,有幾位元府之人能夠領悟意志的,當年我機緣巧合之下,在元府六重之時才領悟了武道意志力量,接下來幾十年,才踏入今日之化境,你知道武道意志之領悟,有多難。”
  
      “而華少爺,他如今元府四重境界,已經領悟武道意志一年多,這,就是差距。”莫老爺子冷冰冰的道:“真是無知者無畏。”
  
      秦問天看到莫老爺子嚴厲的態度,知道自己剛才的話惹了他的反感,便沒有再爭辯什么,他若是這時候表現武道意志出來,不知道莫老爺子是否會認為自己故意讓他無法下臺,打他的臉,造成這樣的誤會,絕不是秦問天想看到的了。
  
      前輩教訓的是。”秦問天苦笑道,不過今日也并非沒有收獲,聽到莫老爺子侃侃而談,至少他對武道意志有了初步的了解,知道這不僅是非常強橫的能力,而且是為將來踏入天罡境鋪路。
  
      如今,他只是通過感悟天錘星魂領悟了‘力’之意志,那么,第二星魂和第三星魂都絲毫不遜于天錘星魂,同樣是有機會領悟另兩種武道意志的。
  
      “少年人,還是要多謙遜,你退下吧。”莫老爺子對著秦問天揮了揮手,下了逐客令。
  
      秦問天一愣,隨即行禮道:“晚輩告退。”
  
      “我去送他。”莫傾城低聲說道,說著也不顧莫老爺子反對,直接和秦問天并肩離開,氣得莫老爺子眼睛一瞪,隨即看著華霄云道:“這孩子,都怪我寵壞了。”
  
      “無妨,如若她真有莫老你說的天賦,我能為她介紹一位天罡境的師尊,而且是進入九州城霸主級宗門勢力。”華霄云倒是顯得頗為坦然,云淡風輕的道。
  
      “哈哈,老頭子我多謝了。”莫老爺子爽朗笑道,心中感嘆一聲,看看華霄云的氣量,再看看秦問天的年少無知,這就是差距吧。
  
      其實,在他心中已經對華霄云和秦問天有了定性,那么他的想法,自然已經是將自身的主觀情緒代入到了其中,顯然,對秦問天有了偏見,即便秦問天表現得很謙遜,他依舊認為秦問天年少無知。
  
      莫傾城和秦問天走在莫府中,只見莫傾城靠著秦問天,拉了拉他的手,低聲道:“問天,爺爺就是這種性格,你不要介意。”
  
      “我知道,你不用和我解釋的。”秦問天微笑道,楚國元府最頂層的人物,自然心高氣傲,而且他經常游歷大夏皇朝,對于楚國的一些人,便看不上眼。
  
      “那你不許生氣。”莫傾城俏皮著笑了下,搖著秦問天的手臂。
  
      “好。”秦問天笑著點頭,他還不至于這么沒有氣度。
  
      “喂喂喂,還真是郎情妾意啊。”后面跟著的諾蘭嬌笑著說道,莫傾城回過頭白了她一眼,如今的她比之當初倒是自然了很多,畢竟心中已將秦問天當做自己的另一半了,便不那么在乎別人的看法。
  
      “有本事你也去找一個啊。”莫傾城玩笑道。
  
      “我是不如你,楚國第一美人,追求者無數。”諾蘭撇了撇嘴,幾人走出了莫府,卻見一人正在外面等候,看到他秦問天不由得愣了下,隨即露出一抹笑容。
  
      “好久不見。”醉酒仙手中依舊提著個酒壺,對著秦問天微笑道。
  
      “找我的?”秦問天有些疑惑。
  
      “恩,現在皇城沒幾個人不知道你進了莫府,怎么,來提親嗎?”醉酒仙看了秦問天身旁的莫傾城一眼,倒真是一對璧人,令人羨慕。
  
      “沒這么快。”秦問天聳了聳肩道,倒也沒有否認他會來提親,只是說沒這么快,這點,讓莫傾城露出一縷甜美的笑容。
  
      “有沒有時間去喝兩杯,有人想見見你。”醉酒仙步入正題。
  
      “好。”秦問天爽快的答應了下來,他也好奇,醉酒仙竟然會為人跑腿,不知道是什么人要見他!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