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2023章 諸天邪魔
    封天道,封印天道之能,借武命星辰之力,直接投射大封印之術,蒼穹的圓月蒙上陰影,隨后,月光一點點的消失,遭到封禁。
  
      月長空抬頭看了一眼蒼穹,邪眸閃過一抹異芒,沒想到秦問天的道法已經強橫到這樣的地步了,直接借武命星辰釋放封印天道,封月神之眸,術法通天,直達星河,真正的神王之能。
  
      “沒想到我這一世遇到的第一個對手,就將是我最大之敵。”月長空冷漠道,秦問天,是他這一世遇到的第一個大敵,之前的敵人都不算什么,唯獨秦問天,一次次羞辱于他,后來他覺醒第二世,本以為秦問天將不再是他的對手,但卻沒想到,這依舊是他的大敵。
  
      “月長空,你作惡多端,罪孽滔天,是大罪孽之人,天道循環,必不能容你。”秦問天冷冷道。
  
      “天道,哈哈。”月長空大笑道:“可笑,天道不過是我等掌控的力量而已,我們修行之人追求的是什么?是掌控天道,超脫一切,天地為我所用,何懼天道循環,今日之戰,將會是太古終極一戰,奠定未來太古格局,待到我掌太古,封太古之王,屆時,我便為天道化身,世人朝拜,那時,何謂罪惡?”
  
      “不陪你慢慢玩了,意念之戰沒有意義,既你已擁有神王之能,那么,我們便入九天,真正的對決一場吧。”月長空話音落下,眼神變得更加的可怕,刺入秦問天的眼瞳之中,竟破開了秦問天的意念,進入真實之境,隨后他身體扶搖而上,直上九天。
  
      秦問天看了月長空一眼,神念一掃周圍的戰斗,隨后他腳步一踏,追月長空而去,既月長空想要和他決戰,他當然奉陪,月長空留在這里,反而對他身邊的人是個大威脅,如今,君夢塵他們的戰斗都占據著優勢,父親秦遠峰也能夠抗衡車侯,那么他的首要目標,就是誅殺月長空,神王級別的戰斗,必須要先解決一人,才能破局。
  
      兩人身體化作了兩道光,不斷往上,在星空中,許多懸空宮殿的人看著那兩道光,都在心中默默祈禱秦問天能夠戰勝。
  
      今日之戰,關乎到他們的生死,也關乎到太古未來的命運。
  
      那兩道光真正降臨了九天星河,星空之上,周圍有諸多武命星辰環繞,兩人身體相隔無盡遙遠,遙遙對視,只見月長空忽然間身體變得無比龐大,化作一尊巨人,仿佛自身也如同一顆武命星辰般。
  
      在月長空的身后,就有一顆武命星辰,那武命星辰極為邪惡,乃是一無比巨大的頭顱星辰,猙獰可怕,從中彌漫著可怕的邪惡屬性氣息。
  
      月長空星魂釋放,和武命星辰融入一體,這武命星辰,仿佛化身他的力量。
  
      只見月長空張口一吸,剎那間,星空之中,誕生無盡頭顱,周圍無數武命星辰上的星光盡皆朝著那顆頭顱匯聚而去,被那武命星辰吞入其中,吞諸天星辰之力為己用。
  
      秦問天同樣站在一顆武命星辰前,腦海中星門像是一方星空般,諸天星辰之光朝著他射來,沐浴無盡星光的他,渾身上下透著一股神圣無比的氣息,這是真正的神明,不可一世。
  
      “月神之道,已化作我的一部分,好好享受吧。”月長空張口一吐,頓時,諸多頭顱同時吐出道光,埋葬諸天,億萬星辰光束皆化毀滅道法,破滅一切,朝著秦問天誅殺而去。
  
      秦問天看著無盡滅道之力殺來,身后出現一尊寶相莊嚴的身影,那是一尊大佛,剎那間,星空中諸多佛道武命星辰之光同時投射而來,秦問天仿佛化道為佛,誕生不滅金身,通體璀璨,閃爍著琉璃寶光,宛若不滅神體,諸多滅道之光射落在佛體之上,卻無法破碎那金身。
  
      月長空乃是邪修,修行邪法,他的道法,最適合以佛門之道來破解,因為秦問天釋放佛道力量。
  
      “金身不錯,然而能支撐幾時。”月長空冷笑到,周圍武命星辰似在顫動,更多滅道之光射殺而出,佛體發出清脆聲響,隱隱出現裂痕,不滅金身,終究也會有破碎之時。
  
      在月長空攻擊的同時,周圍星空一些邪惡武命星辰中誕生了可怕的邪魔,他們的眼瞳穿越時空,降臨秦問天的腦海之中,秦問天看到了很多可怕的景象,下空中,那場對決他們一方戰敗了,北冥幽皇被太上魔主殘忍殺戮,隨后,太上魔主率領小西天誅佛殘殺他的親人朋友。
  
      他看到了他最心愛的女人出現在他眼前,青兒和傾城,渾身都是血跡,衣衫不整,在向自己求救,他忍不住心神動搖,佛體都動蕩。
  
      “邪魔手段。”秦問天知道這并非真實,雖然他看起來就像是真正發生在眼前,但那是虛假的,在動搖他的心,佛門道法,鎮壓諸邪,金身之上,釋放無盡圣潔佛光,凈化世間諸般邪惡,哪怕是心靈上的邪惡,也要一并凈化,那些場景,不斷破碎,出現真實,他看到的諸多邪魔,蠶食他的內心。
  
      蒼穹之上,無盡佛道星辰將光芒投射而來,不被世間諸邪所侵蝕,月長空看到秦問天防御風雨不透,萬邪不侵,眼神更為冷漠,許多武命星辰之光射向他,一尊尊邪魔身軀出現,周圍星空中,出現許多駭人的頭顱,都張開血盆大口,能夠吞噬諸天星辰。
  
      這無盡頭顱不斷擴張,封鎖了諸天,隨后,竟朝著秦問天所在的那里吞噬而去,像是要將一顆武命星辰都一起吞噬掉,場景簡直駭人,比武命星辰還要龐大的邪惡頭顱,吞噬而下,要將秦問天的佛道軀體都吞掉。
  
      巨佛依舊,秦問天閉上眼眸,安靜無比,任由巨大無邊的黑暗頭顱將佛軀吞噬,周圍的空間變得黑暗,被吞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有諸多邪惡液體流動著,腐蝕著佛軀,蠶食一切。
  
      然而佛光變得更加熾盛,佛軀不斷生長,變得更加龐大,要撐破黑暗。
  
      佛陀出現無數手臂,猶如千手佛,每一條手臂之上,都手握佛門時空之劍,光芒照耀萬古,穿透古今。
  
      “斬邪。”一道聲音吐出,千萬佛道手臂,同時揮劍,每一劍,都是誅邪之劍,佛道圣劍,每一劍,都蘊藏佛門時空之力,是佛道和時空之道的融合力量。
  
      每一條手臂,都斬出億萬時空劍河,千萬手臂,能斬出多少劍?
  
      頃刻間,萬億劍光撕碎黑暗,深邃無盡的黑暗出現了一條條裂縫,隨后一點點的被撕開,無盡的圣潔之光烙印在上面,無比的絢麗奪目,下一刻,劍意爆發,龐大無比的吞天頭顱炸裂,像是一顆星辰被毀滅炸裂掉來,星河動蕩,生出諸多可怕的黑暗裂縫,九天之上,有一道道無比璀璨的光,哪怕是下空中懸空宮殿的人以及戰斗的諸人,都能夠看到九天之上的異象。
  
      那一幕,太過絢麗,像是有億萬道光同時爆發,欲斬斷星河。
  
      “這一劍,應該是問天的劍吧。”懸空宮殿上居住著許多秦問天的親人,月長空是邪修,唯有秦問天才能斬出如此絢麗的劍,超越星辰的劍,如今,他真正已經是神王層次了,一劍可斬斷武命星辰。
  
      月長空的吞噬之力被斬滅,他身上氣息略有波動,盯著秦問天化身的巨大千手佛陀,金光外放,猶如滅世間諸邪之佛,秦問天,將時空劍道和佛道融合,綻放之威,更不可思議。
  
      “諸天邪魔。”月長空眼神寒冷無比,有邪魔武命星辰皆像是被召喚,一尊尊可怕至極的邪魔降臨,出現在諸天之上,站在不同的方位,但皆都妖王秦問天所在之地,眼神恐怖。
  
      月長空站在那,宛若真正的邪王,世間諸般邪魔,皆聽從號令!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