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1973章 準備
秦可欣看著西方世界的佛門僧人,神色冷冰冰的,開口道:“我既在此,你們若是能夠從我身邊闖過去,就請隨意,闖不過去,休怪我不客氣。”
  
  西方世界古佛凝視秦可欣,之前,秦可欣在這里有過一戰,碾壓雷族天神,他們雖然前來,但這次來的人,并未有佛主人物,都只是佛門天神,若說真的交手,其實并沒有必勝的把握。
  
  “女施主境界高深,天賦絕倫,我等只好聯手討教一番,得罪了。”佛門天神身體分散,剎那間,佛光普照,閃耀于無涯海域上空。
  
  “好不要臉的禿驢。”秦天神宗的人開口罵道,數位佛門天神聯手對付秦可欣,竟還說得如此冠冕堂皇,無恥之尤。
  
  一瞬間,只見海浪翻滾,從海底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尊尊龐大無比的佛像,不僅是海底,蒼穹之上,同樣有巨大無邊的佛道尊身出現,一剎那間一尊尊大佛將這片天地埋葬,浩瀚空間,無涯海域之地,佛音繚繞,使得整片海域的強者皆都耳膜顫動,仿佛陷入到那佛音之中。
  
  秦可欣,被諸佛籠罩在中心,仿佛,逃脫不了這片佛門世界。
  
  只見一尊尊佛法神通朝著秦可欣攻擊而出,巨大無邊的佛門大手印,強大無比的佛道古字,透著道法威力,那種力量,足以讓尋常天神直接崩潰毀滅,喪失戰斗力,然而秦可欣的美眸中有的卻只是冷漠。
  
  神陵世界包裹天地,瞬間將諸佛籠罩進去,隨后,神陵中再次出現一尊尊模糊的身影,這些身影朝著那些古佛力量而去,每一道身影竟然都能夠轟出不同的天道之力,擊碎那些佛門神通之術,秦可欣一人,像是掌控了諸神的道法力量,能夠直接召喚神陵,借道而戰。
  
  無涯海域翻滾咆哮,佛道尊身破碎崩滅,秦可欣絕代女神,矗立蒼穹之上,那些古佛口吐佛音,然而威勢不斷減弱,他們身體往后退去,有一尊佛門僧人雙手合十道:“女施主修為非凡,老衲佩服,他日有機會再來討教。”
  
  “怎么,就準備走了嗎?”秦可欣冷笑道,然而她話音剛落,就見那些佛門僧人直接化作一道道佛光,猶如舍利光芒,瞬間橫穿空間從神陵世界離開,使得秦可欣皺了皺眉,接著,那些小西天的僧人皆都從秦天神宗退走,一點不戀戰,仿佛,他們僅僅是想要試探下秦可欣的實力,一擊便走。
  
  “小西天竟然退了?”諸人目光一閃,無涯海域的強者心神震顫,看來,小西天的諸佛都奈何不了這女子,否則,不會輕易就這么退走,不過這似乎也正常,畢竟這女子是敢挑戰雷族族長的存在,佛主人物不出現,怕是難以撼動得了她。
  
  
  太古仙域能夠和她比肩的天才人物,似乎只能找得到一人,太古絕世天驕,秦問天。
  
  他獨闖小西天,誅殺了西天佛主因果佛,才被困小西天,鎮壓在那。
  
  然而,這唯一能夠相提并論的兩位絕代天驕,似乎有著某種未知的關系,她告訴小西天的人,讓他們善待秦問天,神之陵墓禁地中,有人和秦問天有舊。
  
  這片秦天神宗,似乎陷入了某種僵局之中,一位從神之陵墓中出現的奇女子,竟然阻擋了太古許多勢力天神的路,讓他們無法踏入秦天神宗一步,當然,這并非意味著諸勢力聯手對付不了這位女子,只是因為,秦天神宗不是天窟,諸人拿下秦天神宗,本身的目的還是為了脅迫秦問天,但其重要程度,顯然和天窟差太遠。
  
  再加上這奇女子身份神秘,從神陵中出來,她的父親乃是守陵人,令各方豪強有些忌憚,因而造成了這種僵局。
  
  而且,更讓太古諸強者頭疼的是,這奇女子似乎就守在秦天神宗了,沒有人,能夠踏入神宗半步。
  
  …………
  
  然而,小西天中,諸佛道修士對付秦問天的手段卻從來沒有停止過,他們,并沒有聽從秦可欣的威脅,神之陵墓的強者或許可能會讓小西天有些忌憚,然而,還不足以阻擋他們得到天窟的野心,他們犧牲了一位佛主才鑄就了這段因果,鎮壓秦問天,善待他?可能嗎。
  
  不僅沒有善待,每天,都會有佛門強者前來誦佛,使得鎮壓秦問天的大掌印綻放強大的力量,鎮壓秦問天,而且,每天都是不同的道法手段,有些佛門手段極為可怕,能夠影響人的心,將秦問天控制,但秦問天如今何等境界,因果佛掌控佛門八識,都依舊被他斬了,想要輕易控制住他,顯然是不可能的。
  
  但小西天不急,他們每日重復著一樣的事情,卻變幻著不同的手段,有時候,甚至佛主人物親自出手,一天天折磨著秦問天的心。
  
  這一天,鎮壓秦問天的佛門掌印外面,出現一位佛主人物,乃是小西天極強的一位人物,旁邊諸佛見到他之后行禮,隨后,他們都站在那,身上佛光釋放,隨后,佛門道法力量滲透入大手印當中,透過大手印,傳遞到秦問天身上。
  
  大手印內部空間,秦問天盤膝而坐,身上可怕的道法之光釋放,阻擋住外界佛門之道的入侵,他的腦海中,出現一幕幕幻象,他仿佛看到了天窟被攻破的場景,看到了傾城遭遇毒手,看到了青兒渾身染血戰斗,極為凄慘,看到他的親人朋友,陷入了一片煉獄世界當中,被圍剿、殺戮。
  
  
  這一幕幕極真,根本不像是幻覺,讓秦問天感覺要崩潰,意志都似隨時失守,身體顫抖。
  
  “好強的道法。”他意念極強,提醒自己,小西天必有極厲害的人物向他出手,利用道法影響他,他必須要堅持下來。
  
  許久之后,這股道法力量終于消失不見,秦問天渾身都是汗水,只聽外面有聲音傳來:“秦居士何苦如此,佛門慈悲,秦居士若愿配合,我等自不會為難,放秦居士自由,如今,秦天神宗發生了很多事情,想必秦居士還不知道吧。”
  
  對方說完,便似乎離開了這邊,秦問天抬頭,看著大手印內部空間的一尊尊佛像,這究竟是佛,還是魔?
  
  這樣下去,他能夠堅持多久?
  
  一天,兩天,沒有問題,一年、兩年呢?
  
  他雖然絕不會放棄,即便在這種環境下,依舊努力修行著,然而對方每天都來打攪,根本不給他安心修行的空間。
  
  但無論如何,讓他交出天窟的掌控權,這絕對是不可能的,天窟中,有著他的至親,他的好友,都在里面,即便他自己死,也不會讓天窟陷入險境之中。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在不經意間,便度過了一年多的歲月,事實上距離秦問天離開天窟都快有兩年了,這也意味著,天窟中的人,又得到了將近兩百年的修行歲月,小混蛋、夢塵、青兒他們,應該變得更厲害了吧,被鎮壓的秦問天心中這樣想著,但他自己,卻一如既往承受著小西天的折磨。
  
  此時的天窟,的確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許多變化,是秦問天根本意想不到的,莫說是秦問天,有些變化,太古仙域的人,恐怕也不會想到。
  
  秦可欣依舊鎮守在無涯海域的秦天神宗,守護在那,被秦天神宗之人奉為守護女神,太古仙域各頂級勢力的人都有些急,雖然一兩年的時間對他們而言極為短暫,然而如今太古將變,他們都想要爭取早日入天窟修行,而小西天遲遲沒有能夠將秦問天擺平,讓他們有些煩躁。
  
  西方世界手段諸多,道法無窮,竟然,沒有辦法對付秦問天一個被鎮壓的人?
  
  時間繼續流逝著,又一天,小西天,鎮壓秦問天所在的地方,許多古佛出現在這邊,他們顯得極為安靜,像是在等待著什么般。
  
  
  終于,有金色之光閃耀出現,又有真佛顯圣,一道佛主身影降臨,這一刻,諸佛躬身下拜,道:“佛主。”
  
  這出現的佛主肥頭大耳,身上透著祥和之意,輕輕的點頭,他的目光落在鎮壓秦問天的大手印上。
  
  “這些天,該做的的,都做好了嗎?”這佛主并未動嘴,但卻有聲音傳入諸佛耳中,諸人點頭,這么多日來,他們應該將秦問天磨得差不多了,如今,該是收獲的時候了,尤其是,小西天的這位存在親自出手,不會再有什么意外發生了,秦問天,必須要開天窟了。
  
  “好,太古的人,是否都通知了。”這佛主的聲音再次傳出,諸人再次點頭,都已經辦好了。
  
  他們的確都辦好了,此時,在無涯海域,多了無數強者,浩浩蕩蕩,陣容極為可怕,太古仙域各方頂級勢力的強者,竟然仿佛有著某種默契般,齊聚秦天神宗之外,這讓秦可欣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似乎,要發生什么了!
  
  PS:不小心又寫晚了點,說好的補點字沒補齊,抱歉,明天補!
  
  :。: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