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1739章 出發
    北冥幽皇聽到秦問天對她的稱呼愣了下,抬起頭,美眸看向秦問天略有些古怪,見到秦問天的那雙清澈的眼睛,她的腦袋又低下,心中不知在想什么。
  
      “你還有什么事情瞞著我?”秦問天對著北冥幽皇問道,語氣中有幾分嗔怪的意味。
  
      “還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夜千羽有沒有告訴過你,當年在長生殿的時候,長生界主對她非常不友善,時常讓夜千羽以舞姿給他欣賞,夜千羽內心雖屈辱,但她為了你都忍受了下來,終于才有了后面回歸和你團聚。”北冥幽皇輕聲道,秦問天越聽神色越是冷漠。
  
      長生界主,原來竟是這樣一個卑劣人物,因為猜測他是羿帝弟子,因而不敢對他如何,于是對夜千羽,對幽皇,都可謂是羞辱了,讓夜千羽跳舞,讓幽皇下嫁給他,這簡直不能忍受。
  
      “不久前,長生界主傳訊給我,他讓我趕回去,準備婚禮,將在長生界盛宴之時公布,而且,他說將夜千羽調往了長生殿,讓她來負責這件事情,我想這并非是他所說的負責婚禮之事,而是擔心我們從此不回去,以夜千羽為人質威脅你,還刻意讓我將此事轉告。”北冥幽皇感覺有些愧疚,道:“這件事因我而起,牽連到夜千羽。”
  
      “這怎么能怪你。”秦問天嘆了聲,這一切,皆都是長生界主所謂,他會付出代價的。
  
      “看來,長生界主根本就不讓我們有選擇的余地,不回也得回。”秦問天開口道。
  
      “恩。”北冥幽皇自然知道以秦問天的性格必然會選擇回太古仙域的,他向來如此,如今長生界主以夜千羽為質,無論面對什么局面,他都是必會前去長生界的。
  
      “若是不行,我便嫁給他也就是了。”北冥幽皇低聲說道,不過語氣卻顯得有些低沉。
  
      “你胡說什么。”秦問天呵斥一聲,使得北冥幽皇抬頭怔怔的看著他,卻見秦問天面色認真,看著她道:“既然知道他是如此卑鄙的為人,怎么可能讓你嫁給這樣的人物,若你真的喜歡,我不會攔著,但是他……”
  
      秦問天說到這沒有繼續,眼神中閃過一道殺意:“他所做的事情,一切的結局就已經注定了。”
  
      北冥幽皇看著秦問天,她知道,秦問天動了殺念,任誰遇到這樣的事情,知道這一切,都會動殺念。
  
      秦問天是什么人,當然不可能容忍這一切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她可是知道,上一代的離火宮主就是因為這些恩怨被秦問天誅殺的,如今,長生界主似乎也走上了和上一代離火宮主一樣的路。
  
      然而這一次,秦問天面對的敵人更加強大,是一界之主,統御無盡疆域,下面還統御著九界宮,依舊長生城的諸多勢力強者,手下超凡境界的存在都有很多。
  
      若是秦問天真的和長生界主站在對立面,選擇開戰,其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可是,我們現在該如何做?”北冥幽皇終究是女子,女人天生要比男人要柔弱一些,這是天性使然,雖然有些女子同樣堅韌無比,但那是以強大的意志將天性克制了,北冥幽皇平日里也是極有主見的人物,但不知為何,今日顯得有些亂了方寸。
  
      “還能如何,布置好一切,準備回太古。”秦問天直截了當的說道,他沒有選擇,只有回去。
  
      距離長生界盛宴的召開只有數年時間,已經很短暫了,路途遙遠,還要安頓好這邊的事情,現在就要著手開始處理一切了。
  
      “哦。”北冥幽皇應了聲,仿佛秦問天說什么就是什么。
  
      雖然有些擔心,但她內心中卻也松了口氣,下定決心不用嫁給長生界主了,像是解放了內心中的一道枷鎖,很輕松。
  
      “要準備好召集大家了,如今,大部分人都踏入了超凡境界,不知道他們是想要繼續留在這里修行還是一道隨我前去太古仙域。”秦問天低聲說道:“幽皇,我先走了,你等我消息。”
  
      “恩。”幽皇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既然已經有了決定,那么,就準備好面對這一切吧,如今,即便真的面對長生界主又如何,正如秦問天所說的那樣,這數十年來的修行,他們大多是人都已入超凡,而且,神藏中有強大神兵利器,如果一切降臨太古,即便面對長生界主的勢力,也有一戰之力吧。
  
      當然,最終的結局,依舊還要有沒有人能夠對付得了長生界主,這膽子,怕是又只能壓在秦問天身上了。
  
      修行的計劃被打斷,秦問天離開北冥幽皇那邊之后首先給夜千羽傳音,問道:“你在哪?”
  
      “怎么,想我了?”腦海中傳來夜千羽的嬌笑聲。
  
      “告訴我你現在在哪,你不說,我去問其他人了。”秦問天認真的說道,顯得有些嚴厲,并非他想要對夜千羽這樣,但這女人不認真點,她不跟你說實話,當初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她依舊沒有多說一句,以笑容面對人生,她就是那樣一個女子,嬌艷如火、妖魅無雙。
  
      “你知道了,在長生殿呢,界主讓我來此做點事情。”夜千羽輕聲道,秦問天仿佛能夠想象此刻她的表情,必是那種犯錯了又極有魅惑讓人不忍心責怪她的神情。
  
      “長生界主有沒有對你怎么樣?”秦問天問道。
  
      “如今整個長生界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他還能對我如何,放心吧我沒事的,你在下界不是有機緣嗎,你不用管我。”夜千羽又道,想要讓秦問天安心,秦問天怎么可能相信這女人的話,他只是回了一句:“等我。”
  
      一句話,勝似千言,讓太古仙域長生界那邊的夜千羽露出迷人的笑顏,還是這么霸道又不失柔情,真叫人迷戀啊。
  
      秦問天這邊找到了青兒和傾城,將事情的原委告訴了她們,兩女自然早就知道了夜千羽的存在,秦問天在太古仙域的經歷早已經都告訴了她們,她們都是秦問天生命中最親的人,沒有任何秘密,況且夜千羽的事情,是必須要說的。
  
      知道夜千羽為秦問天付出了許多之后,她們也想見見這位秦問天口中的魅惑女子,究竟有多迷人。
  
      如今,又聽到北冥幽皇也為他犧牲如此的大,莫傾城不由得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笑看著秦問天道:“我早就勸你開個后宮了,這樣那些優秀的女子,想要來的話都可以啊,反正我和青兒姐姐又不反對。”
  
      秦問天一臉黑線,將莫傾城摟到懷中,柔聲道:“若是開了后宮有人欺負你怎么辦?”
  
      “不怕啊,反正青兒姐姐和我站在一邊的,而且我們可是正宮娘娘呢。”莫傾城嬌笑道,明媚的美眸望著秦問天,雖心中有些醋意,但也并不是很強烈,她早已經明白,在秦問天身邊,以他的魅力,怎么會缺少優秀的女子喜歡,在這青玄大地上,身邊的很多美女,難道她和青兒會看不出來她們的心思嗎。
  
      而且,她們也都和秦問天說過,只要秦問天喜歡,她們都不會說什么的。
  
      至于那醋意,也是因為在太古仙域中,陪伴秦問天、為秦問天付出的人卻是夜千羽和北冥幽皇,而不是她,讓她心中有些失落。
  
      “傻子。”秦問天在莫傾城的額頭溫柔吻了下,使得莫傾城的臉色瞬間紅了起來,瞪著他,又悄悄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青兒道:“青兒姐姐還在呢。”
  
      “哈哈,又不是沒有左擁右抱過。”秦問天大笑著說道,將青兒也攬入懷中,可憐的莫傾城和青兒對這無恥的家伙徹底無語了,只能默默忍受秦問天的欺負。
  
      “問天,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但是,這次你回去,可不允許甩開我們。”莫傾城美眸凝視著秦問天,認真的說道,其它的一切都可以任由秦問天,包括他喜歡的女子,但是,她必須要陪伴在他身邊,這是唯一不能妥協的。
  
      秦問天苦笑,他還真有這樣的想法,畢竟這次前去太古仙域面對的是長生界主,不過看到莫傾城的美眸,又看到旁邊的青兒也冷冰冰的看著他,秦問天知道這次是沒得商量了,只能點頭道:“好,帶著你們。”
  
      聽到秦問天的承諾莫傾城立即閃現一抹嬌笑,溫柔的依偎在他的懷中。
  
      秦問天心中感慨萬千,自己究竟何德何能,讓如此多的優秀女子為自己付出那么多。
  
      …………
  
      數日之后,昔日諸天神講道之地,不滅天主神像之前,所有人都到了,自然是秦問天召集而來,一個都沒有落下。
  
      如今,秦問天在他們中的號召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無論是長輩還是親人朋友,都是以秦問天為絕對的中心的,斗戰圣族的人還有萬魔島的人自不用多言,都算是秦問天的屬下。
  
      “諸位都有決定了嗎,我重申一次,若是有人愿意留在這里修行,我依然尊重你們的選擇。”秦問天開口說道,他之前和大家都已經溝通過,他們來此,都表態愿意隨他一起前往太古仙域。
  
      沒有人說話,諸人都愿意前去太古,修行多年,實則他們也想要去太古仙域見識一番,如今對于秦問天,他們有著一種盲目的信任,這是一個創造奇跡的青年!
  
      
  
  (本章完)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