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古神王 > 第1710章 大涅仙法來源
    天帝大婚,舉世矚目。天籟 『小 說
  
      這一日,普天同慶,天帝城更是無比的瘋狂,有一百人拿到頂級帝兵,無比興奮,沒有得到帝兵之人,也都在感悟如今天帝城中的星辰光輝,那是帝石引來的光輝,能夠讓他們感悟修行。
  
      同樣也在這一日,青玄格局定下,正統力量劃分而出,而且,這些勢力如今都矗立于天帝城中,因而,天帝城,將成為青玄中心。
  
      這邊的消息很快傳出去,不斷朝著仙域各個角落蔓延,即便在無數年后,天帝之盛世婚禮,依舊為人所津津樂道,而那些曾親眼見證這傳奇歷史的人,每次提及都是無比的興奮,眼眸中洋溢著狂熱的火焰。
  
      這一天,秦問天迎來了人生中最為圓滿的一天,諸多親朋好友齊聚身邊,夜幕下和兩位妻子共枕而眠,他卻沒有任何的雜念,只是抱著青兒和傾城,享受著這難得的時刻,他現,青兒和傾城睡熟之后,眼角竟掛著淚痕。
  
      至于秦府、莫府等秦問天好友,這一天都無法入眠,這場盛世婚禮在腦海中揮之不去,每時每刻都會浮現那一幕幕場景,還有天下人朝拜,恭賀秦問天的場面,那一幕,深深的震撼在他們靈魂深處,烙印在了那里。
  
      直到數日之后,諸人才漸漸平息了下來,但天帝城中依舊無比熱鬧繁華,人數不僅沒有少,反而更多了,因為,沒有來得及趕來的很多強者到了,還有聽聞天帝城有帝石的人也紛紛來天帝城修行,使得秦問天下面的人不得不下令,控制入天帝城的人口流量,若是繼續這樣下去,天帝城中無數寬敞的大道都無法走路了。
  
      這幾日來,秦問天沒有做任何事情,沒有修行,就陪著親人朋友們聊天,姐姐秦瑤和葉凌霜常伴身邊,師姐若歡一如往昔時不時調戲下他,讓秦問天難得的輕松愉悅,仿佛回到了往昔般,凡樂胖子一如既往的猥瑣,到處找美女看,每次被玄心抓到,又求饒,玄心也每次都原諒他。
  
      莫楓和莫雨兩個小家伙纏著秦問天讓秦問天教導他們修行,然而他們這種境界,哪里需要秦問天親自來教導。
  
      林仙兒也被請入了特意為秦問天鑄就的天帝宮中,不過她只是和秦問天說了幾句話便又離開了,她沒有流淚,而是帶著祝福的笑顏。
  
      秦川以及莫傾城的父親他們這些長輩自然是終日含笑,每天都高興得合不攏嘴。
  
      然而秦問天也遇到了麻煩事,秦川等長輩們,竟然想要抱孫子和外孫了,秦問天一陣頭大,修行路漫漫,武道何其難,他哪里敢輕易生小孩,一直都采取了一些小手段,不足為外人道,害得師姐若歡老是拿此事來嘲笑他,讓秦問天一陣頭大。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有時秦問天甚至在想,若能一直如此渡過自己的人生,家人陪伴左右,紅顏相隨,何嘗不是一種圓滿。
  
      但路漫漫,武道不入巔峰,就難有真正的圓滿,生存于武道世界,本就生不由己,若非他有如今的實力,能夠一統青玄,能夠有今日大團圓?當年,他便已經死過一次,自然明白這道理,若他不繼續往前走,那么,前方就有危機等著他。
  
      更何況,他還有一件事沒有完成,一直藏在內心深處,他身上,還背負著血海深仇。
  
      這一天,天帝帝宮中,秦問天召集來長青大帝、姬帝、南凰女帝、北冥大帝等人齊聚一堂,這些人,掌控著如今整個仙域,是仙域正統的主人,聚在這里。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諸位各自從家族或宗門內挑選出最核心的人物前來天帝宮中,我如今境界略高于諸位,能夠略微指導一番,而且,再加上我身上有些寶物,也能夠讓大家感悟,助力于修行,當然,在人選上面,都需要是絕對信得過的人,青玄能有今日之格局,諸位都有貢獻,我不希望將來各位的后人,卻想要推翻如今的太平局面。”秦問天開口說道。
  
      在座的諸人紛紛點頭,他們一些勢力當初歸順,還是心有芥蒂的,畢竟名義上不好聽,本來是一方巨擘,一域之主,卻要聽從他人之命,但如今他們卻現,那根本沒什么,他們的權利比以往更大了,成為了仙域正統,如今青玄一統,秦問天也不會要求他們做什么,即便對付千變仙門和姜氏,都是秦問天獨自出手的,他們甚至一點力都沒有出,可以說是坐享其成了。
  
      如今,秦問天又要助他們修行,射日仙國以及北冥仙朝等勢力都暗暗感嘆當初的選擇。
  
      “還有一事,如今太古仙域越來越多強者降臨青玄,我有些不放心,等到此事了了之后,我是要離開青玄了,屆時仙域就靠大家了,當然,若是有人愿意前去太古仙域闖蕩,可隨我一起前去,這都由各位自己來選擇。”秦問天繼續道,他對所有人都是如此,不為他們做選擇,一切皆隨他們自己來選自己要走的路。
  
      “當然這事不急,諸位可以好好想想,若有人想離開,離去之前要安排好這邊的一切。”秦問天又道,在場的許多人都有些心動,他們在這里修行都到頭了,而且,見證了凡的力量,他們難道不羨慕、不向往嗎?
  
      秦問天從太古歸來,變得如此強大,難道他們沒有一些想法?
  
      強大的太古仙域,三十三仙域的最高界面,強者如云,仙帝滿地走,他們萬年難有一位的古之大帝級別人物,在太古都數之不盡,就這青玄,最近就隕落了不少。
  
      “諸位還有何事嗎?”秦問天問道。
  
      “秦居士,貧僧想和居士單獨聊聊。”只見問心寺的高僧開口說道,秦問天有些意外,道:“好,聆聽大師教誨。”
  
      其余諸人起身告辭,宮殿中只留下秦問天和問心寺高僧,以及長青大帝。
  
      “長青,是你來說還是我來?”問心寺高僧問道。
  
      “這件事情不怎么光彩,我來講吧。”長青大帝顫顫一笑,道:“秦問天,大涅仙法,無需我多言吧。”
  
      秦問天目光閃過一道鋒芒,詫異的看著長青大帝和問心寺高僧,他沒想到,問心寺的高僧留下來,竟然是為了此件事。
  
      “這大涅仙法,乃是問心寺的,不過得來的手段不怎么光彩,還好大師沒有追究。”長青大帝說道。
  
      “大涅仙法,竟然出自問心寺。”秦問天心中吃驚,大涅,涅槃再生,鑄身外化身,長青仙國,的確拿不出這等法術。
  
      “實則,我問心寺也是傳承極為古老,寺內記載,乃是遠古青玄仙域的一支佛門勢力,這大涅仙法,傳承可追溯至古時代的青玄,佛門修士悟道,身外化身可體驗世間另類風景,以助于修佛得道,否則真閉關打坐苦修,難成正果,說來慚愧。”問心寺大師雙手合十道。
  
      秦問天略微思索便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問心寺佛門高僧大多都是苦修不入世修行,但是,他們卻有身外化身入世,體驗世間之一切,愛恨情仇,甚至生兒育女,恐怕這其中,有不少有違佛門宗旨的事情,這正是問心寺大師說慚愧的原因。
  
      秦問天看著眼前的高僧,看來,大師是有身外化身啊,這倒是有趣的很。
  
      “當然,問心寺寺內藏經閣功法皆是不外傳的,大涅仙法也很少為人所知,問心寺中有資格修行之人,也唯有寥寥數人而已,都是不入世的僧人,然而,寺內也有敗類,曾經有一個師兄的弟子,修佛天資極高,然而卻品性不佳,我等勸其離寺,他卻透入藏經閣中盜取功法,而且他本身出自一股大勢力,此時在當時還引了不小的風波,很多人受到無妄之災,于這場風波中覆滅,長青他得到消息之后,竟也插手其中,參與了奪寶,后來被我寺現。”
  
      問心寺高僧緩緩開口,長青大帝苦笑,這件事情,他做的不厚道。
  
      “那為何大涅仙法最終到了我手中?”秦問天問道。
  
      “那不是原本,至于為何能到你手中。”問心寺的大師笑了笑,道:“記得上次我便說過,秦居士和我寺有緣,這緣分,很多年前便已經結下了。”
  
      “大師,此話怎解。”秦問天更加疑惑了,開口問道,這種鎮寺之寶,不可能使之外傳的,問心寺甚至不會讓長青大帝修行,為何會到了他手。
  
      “遠峰居士,于本寺有緣,你和遠峰居士,很像。”大師站起身來,雙手合十,對著秦問天行了一禮,隨后便轉身離開了。
  
      秦問天心中震撼,看著問心寺大師離去的身影道:“大師可否留步?”
  
      “秦居士有空的話,可來問心寺坐坐,青玄之秘,問心寺古籍中也有一些記載,就不在此詳談了,告辭。”問心寺高僧說道便直接離去,秦問天怎么都沒有想到其中竟有這樣的故事。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