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道崩于朝 > 天地為紙

  “這東西還真不能貪便宜,我手上還有一張底牌,川老弟,你邊緣ob一下。”李半仙甩起八卦鏡朝前面的煞扔過去,從褲袋中翻出幾個銅錢,一股腦的砸過去。
  “什么是邊緣ob?”柳枝抽了很多次,已經快到折斷了。周尋川看著身邊不遠的柳樹,卻沒有再一支折柳枝的時間。
  “沒事沒事。”半仙搖頭一笑,后腳蹬地而起,一把甩出七八張符。
  那些符沒有術法催動,僅僅起到威震和驅逐的作用。一張張沒有血色,眼睛處是一個大空洞的臉正冷冷的盯著這些符和符后的半仙與周尋川,就像我們過年的時候,屠夫對豬的眼神一樣。
  玩味,興奮與一絲絲不舍。
  “給我一小段時間,我想想那個方法。”周尋川一把將半仙推到那些幾乎沒有無臉的白煞與紅煞中,自己連忙退到柳樹旁邊。
  woc,這臉也太嚇人了吧。
  許是半仙見過許多鬼怪,但和白煞貼臉想對,還是感到反胃與恐怖。
  幸好那空洞里不會爬出什么蛆蟲,否則半仙的午飯恐怕就要吐出來了。
  半仙左手掐道指,虛張聲勢的對前方的臉戳了一下,連忙撒丫子就往周尋川那里撤。
  “就拖一小會!”周尋川也不再廢話,抬腿一腳把半仙踢回去。
  硬著頭皮,半仙只能對準自己的中指用力咬下去,生疼的感覺涌上大腦,讓他清醒不少。
  我是修士,它們是妖魔,斬妖除魔,我的本分,怎能退后!
  “人來隔層紙,鬼來隔座山!”半仙吐出一口中指心頭血,噴到離他臉只有不到十厘米的一張臉上。
  那只白煞丟下嗩吶,雙手握著臉,它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整個臉變成空洞,涌出一些惡心的蛆蟲。
  “千邪弄不出,萬邪弄不開!”半仙聲音幾乎喊的要啞了,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一口血噴到眼前的煞身上。
  又有兩只白煞的臉迅速腐爛,消失在半仙面前。
  這番生死搏斗,不拿出真本事,是沒有機會撤離了!
  不算上抬轎子的四只紅煞,還有十二只白煞與八只紅煞,半仙的處鏡非常艱難:“川老弟,你快了嗎?”
  “我快了個鬼!再拖一會。”周尋川指法不斷變化,大部分指法,半仙都是第一次見,聞所未聞的。
  “祖師敕我仙師筆!”半仙伸出咬破的左手,舉在胸前,右手一模口袋,還有最后兩張符,當下就隨便扔出一張。
  那張符砸到煞群中,散出金光,逼的煞群連連后退,但煞口中吐出一口霧氣,越來越濃的霧氣包住那張符,金光越來越微弱。
  半仙的口訣念到最后一句,用最大的力氣,啞著嗓子喊出:“吾今下筆,萬鬼付藏!”
  隔空畫符!!
  半仙甩手一掌,將那凌空畫的符推向前方,猶如英叔電影的情節。
  “區區紅白雙煞,還不跪下!”半仙意氣風發,青衣被吹的飄起,右手緊握最后那一張底牌。
  虛張聲勢,嚇他們一下,如果這道術法沒有滅了他們,只能依靠周尋川了,這張底牌,暫時不能動。。
  半仙想著,連忙退到周尋川身邊:“你做完法沒有?”
  “這一番,我看的是熱血沸騰,但是還勞煩你拖上一小會,只差最后一步,讓你看看我洗塵觀的本事。”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