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大唐之機器貓 > 426,一傳十十傳百

  陳氏雙目無神地望著地面。
  天啊!她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疫癥”這短短的兩個字就像錐子一般扎進陳氏的心臟里,扎得她鮮血淋漓,那些她不愿記起,一直埋藏在腦海深處的回憶紛紛被勾了出來,一幅幅畫面在她眼前閃現……
  父母臨死前扭曲的臉孔……
  弟弟臨死前對生存的渴望……
  村民之間的相互指責和搶掠……
  還有官兵離去時那洋洋得意的笑容……
  而一旁越說越傷心的婦人在見到陳氏雙目通紅,眼神散亂,一副遭遇了驚懼場景的模樣,不由得怔住了,心想,這陳氏是發生什么事了嗎?
  過了片刻,婦人見陳氏仍一動不動,不由得碰了碰陳氏,試探地問道:“你沒什么事吧?”
  陳氏原本正沉浸在昔日痛苦經歷而無法自拔,被婦人碰了一碰,當即驚醒過來,其后狀若瘋癲般用雙手緊抓著婦人,雙目緊盯著她道:“你跟俺說!你剛才說的都是騙人的……都是騙人的……根本不可能發生這種事,這里是那里!這里是長安!是天子腳下,怎么可能發生這種事!”
  陳氏越說越激動,可把婦人嚇怕了,婦人哆嗦著道:“你別這樣……你別這樣……有事慢慢說,冷靜一下!俺剛才所說的都是事實,有很多人都看見了,你要不信,可以去找別人問問!”
  聽到婦人言之鑿鑿的話,陳氏松開了婦人,露出了絕望的神色,喃喃自語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俺的小狗……”
  婦人瞧見陳氏這神態,就知道她是與自己有著相同的遭遇,她的孩子也染病了!
  一時間,婦人悲從中來,又開始低聲啜泣。
  而一旁的陳二狗在聽到婦人的話也有點懵了,他沒想到自己才剛得到一筆意外之財,兒子就身染惡疾,要離他而去。
  他本還想讓兒子小狗也過上地主生活,可誰曾想到他竟然如此福薄,沒那享受別人侍候的命。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臉驚懼地后退了好幾步,直到自我感覺安全,離兒子有一段距離,才停了下來。
  天啊!剛才那婦人好像說過這病是疫病,會傳染的!
  他可是才剛剛得到一堆金條,還沒有開始享受,怎么能就這樣死了!這不是虧大發了嗎?
  昨日得到金條后,他就在腦海里幻想著用金條買幾個莊子,買處大宅院,再弄三五七個小妾丫鬟服侍,每日讓人侍候穿衣洗漱,左擁右抱。
  眼看就要開始這些過去只能眼紅別人的地主生活,他怎么能夠就這么輕易死了!
  至于兒子小狗,剛才婦人不是說了嗎?這是絕癥,沒法治的,就連大夫也嚇跑了,他一個只會耕田的百姓又能夠做些什么!!!
  ………………
  另一邊,長安城內會發生瘟疫的消息也已經傳到了萬年,長安兩縣的縣衙里。
  萬年縣衙里,此時的縣令杜蟲已經去了太常寺進行靜修,只剩下縣丞杜差和縣尉劉戾兩個在后院里。
  就在縣丞杜差處理積壓下來的文書,縣尉劉戾正打算外出維持朱雀大街的秩序時,突然有衙役急匆匆跑了進來,一邊跑還一邊道:“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杜差瞧見進來的衙役一副上氣不接下氣的模樣,不由得放下了手上的一篇文件,皺了皺眉道:“什么事情這么慌張,進來前不會先稟告一聲嗎?吾平日常教導你們遇事要冷靜,要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膽氣,難道都忘記了嗎?”
  進來的衙役沒理會杜差的訓戒,仍然是一副十分慌張的模樣道:“回杜縣丞……這次是真的出大事了!!外面……外面……”
  衙役斷斷續續地回話讓杜差很是不滿:“怎么回事?先把氣喘順了再說,說話斷斷續續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口吃的!”
  衙役:“……”
  被杜差接連訓戒,衙役這次終于冷靜下來,沒有再說話。
  待喘順了氣后,衙役才慢條斯理道:“回杜縣丞,剛才卑職剛從外面得到一個驚人的消息,所以就馬上來找你匯報。”
  杜差漫不在意道:“什么消息?”
  這小地方來的人就是愛大驚小怪,稍稍的風吹草動都把他們嚇得三魂不見了七魄!
  “回縣丞,外面到處都在傳長安發生瘟疫,不但有近萬個孩子先后染了病,而且長安的大夫還全都嚇跑了!”衙役為了不再被縣丞罵,所以盡量抑制自己的驚恐,每個字都用正常的語氣說出來。
  “什么?”這次輪到杜差吃驚了,他“唰”的一下從胡凳上站了起來,大聲道:“你再說一遍,城內竟然發生瘟疫了?你確定嗎?要知道這可不是小事,絲毫玩笑都開不得!”
  說完一臉嚴厲地盯著衙役。
  衙役心里嘀咕,你不是比我還害怕嗎?還說什么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原來都是裝出來的!
  另一邊站著的劉戾這時也厲聲道:“要是你說的話有半句謊話,老子一定饒不了你,讓你嘗嘗老子的手段!”
  劉戾可是人如其名,整個人充滿了戾氣,不但時不時責打衙役,還試過有一次喝醉差點把一個犯人打死,差點就被削了職,所以衙役對他可是懼怕極了,一見到他黑著臉瞪著自己,魂都差點嚇飛了,但為免被揍,他還是很快道:“回縣尉,卑職在得知這個消息后,已經前往縣內各個大夫的家里看過,發現那里不但弄得十分混亂,還都已經人去樓空,相信他們都走了。
  而且卑職怕有錯漏,還專門派人跑去詢問守城的兵卒,結果從他們嘴里得知幾個大夫都在城門剛開不久就從不同的城門離開了。
  唯一一個大夫不知為何晚了離開,結果卻被百姓攔住,才揭破了這個消息,而此刻他已經被卑職命人拿住,投放在大牢里,就等縣丞來審問!”
  “嗯!”杜差強壓住心中的震驚道:“這次你做得不錯,下去領賞吧!”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