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異常
    一夜火車過后,幾人下來月臺。
  
      才走幾步,便看到羅晏邁著長腿過來。
  
      “我來,我來,”小趙一溜小跑的過來,結果劉奶奶和林捷手里的袋子。
  
      “劉奶奶,好久不見,您氣色還這么好,”羅晏笑著招呼。
  
      “吃了你和程逸送的那好些補品,還不好,豈不對不住那些錢?”
  
      劉奶奶笑瞇起眼,欣賞的端量越發俊朗高大的男人。
  
      人潮漸漸匯集,往出口涌去。
  
      幾人顧不得寒暄,忙帶著行李往貴賓通道去。
  
      因著擔心行李太多,羅晏和小趙各開了輛車過來。
  
      程逸陪著劉奶奶上了小趙的車。
  
      林捷則和程東坐羅晏那輛。
  
      上了車,見周圍沒人,林捷便道:“苗苗這孩子不懂事,你也跟著胡鬧。”
  
      “來回折騰,不用做事了?”
  
      “苗苗擔心您,又不敢給您打電話,這才讓我早早過來,”羅晏笑。
  
      “這孩子,我還用她擔心,”林捷嗔怪,眼底一片柔色。
  
      羅晏笑意微濃,專注開著車子。
  
      清晨時,路況不錯。
  
      沒多會兒便到了樓下。
  
      男人們提著行李上樓,林捷陪著劉奶奶在后,給她介紹周遭。
  
      進了屋,劉奶奶環顧,“你這小家挺不錯,溫馨簡潔,呆著就覺得舒服。”
  
      “都是苗苗早前弄的,”林捷笑。
  
      程逸把行禮塞到側臥,出來笑,“行了,大家伙都餓了吧,咱們下去吃點。”
  
      “吃完了,羅晏他們好去上班。”
  
      眾人隨即起身,下了樓,不遠就是早點攤。
  
      “來了,今天還是老三樣?”
  
      見程逸過來,老板熱情招呼。
  
      “是,”程逸笑,“看著我們人頭來就行。”
  
      老板掃了眼,利索的盛了粥,端來幾屜包子。
  
      “你嘗嘗,這里的包子特別好吃,”程逸拿了屜,放到劉奶奶跟前。
  
      林捷拿了醋和醬來。
  
      劉奶奶夾了個,輕輕一咬。
  
      薄薄的皮很有韌性的隨著力道一彈,汁水立刻沿著包子破口流出來。
  
      劉奶奶趕忙吸了口,頓時瞇起眼。
  
      “好吃吧,”程逸笑。
  
      劉奶奶點頭,幾口吃下,才開始調醬汁。
  
      調完自己的,她又問林捷,順帶幫著調好。
  
      羅晏側頭看了眼,便專注的吃起來。
  
      吃完一屜,他擱了筷子。
  
      小趙和程東立馬也跟著放下。
  
      “您慢吃,我就先走了,”羅晏向劉奶奶欠身。
  
      “走吧,路上車多,慢著點,”劉奶奶笑著叮囑。
  
      “好,”羅晏笑,帶著小趙和程東走了。
  
      上了車,沒等羅晏開口,程東便跟他說起林家種種。
  
      羅晏越聽臉色越沉。
  
      周老爺子的投資馬上就要展開,若是林家鬧幺蛾子,很有可能別對手借此攻擊。
  
      “林家那邊,你幫我盯著些。”
  
      “若是不對,你看著辦,”羅晏聲音低沉,隱約帶著些肅殺。
  
      程東頓了頓,低應。
  
      羅晏自卡槽拿了個張卡出來,“需要什么,就從這里支取。”
  
      程東接過來,等車停了,便拉門下去。
  
      待到羅晏走遠,他找了個電話亭,快速撥了個號碼。
  
      “猴子,是我,晚上老地方聚聚。”
  
      電話那端應了聲,便掛斷。
  
      程東望了眼四周,抄著兜,打了個車回去小院。
  
      林苗正在吃飯,見他回來,立刻笑了。
  
      “怎么樣?都順利?”
  
      “挺順的,”程東笑著過來,向羅老打了個立正,得羅老點頭,才走到林苗跟前。
  
      “那邊沒為難?”
  
      林苗不大相信。
  
      以韓春妮的性格,不鬧翻天那就怪了。
  
      “鬧了一陣,不過看沒什么用,也就沒辦法了,”程東笑。
  
      暗器傷人神馬的,那都不是事。
  
      “那就好,”林苗轉著眼睛看程東,半天看不出什么,便沒再追問。
  
      左右人回來,還沒什么事,對她來說就已足夠。
  
      兩地相隔千里,若是沒有意外,大抵不會再有交集。
  
      吃完飯,林苗給林捷去電話,要給劉奶奶接風。
  
      林捷征詢了下,笑道:“這兩天不行,那邊房子差不多了,你劉奶奶的意思是嫌搬過去,溫鍋接風一起辦。”
  
      出門打算破滅。
  
      林苗眨了眨眼,“不然我幫你們搬家?”
  
      “別,”林捷斷然拒絕,“你就老老實實養胎,比干什么都讓我省心。”
  
      “好吧,”林苗悻悻。
  
      掛斷電話,她動了動有點發酸的腰。
  
      整天這么養著,她真是都要費了。
  
      出了屋子,羅老叫住她,“你來得正好,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兒?”
  
      林苗眼睛一亮。
  
      “一個老朋友,”羅老說著,帶她上了車。
  
      林苗咕嚕著眼,看著車外。
  
      若不是確定已經出了小院,只看外面的巷子,她都要以為是回來了。
  
      下了車,特助去按門鈴。
  
      羅老低聲道:“那老婆子性子有點倔,說話可能不大好聽,若是不入耳,你就當沒聽見。”
  
      林苗點頭。
  
      羅老的神情似乎有點不對。
  
      不過也可以理解,畢竟他老人家一個人這么多年,有點什么也很正常。
  
      “別胡思亂想,”羅老瞪起眼。
  
      林苗一凜,忙清空不斷冒出來的腦補,老老實實的跟在羅老身后進去。
  
      才進門,就聞到撲鼻的花香和果香。
  
      看著滿院吐蕊的芬芳,林苗一訝。
  
      要知道,這會兒的天已經開始涼了,帝都的花多數都謝了。
  
      但這里卻繁華怒放,好似忘記了季節。
  
      “你怎么來了,”花叢里,有些蒼老的聲音傳來。
  
      片刻,一頭發花白的女人走來。
  
      即便此時的她已有些歲月痕跡,但看五官,還是可以看出,年輕時的她定是極為漂亮的美女。
  
      “來看看你,怎么?不歡迎?”
  
      羅老端著架子。
  
      “歡迎,”女人擱了花剪,笑著過來。
  
      “這是你聶奶奶,”羅老介紹。
  
      “聶奶奶好,”林苗乖巧欠身。
  
      聶蘭點了點頭,看她鼓出個小簸箕的肚子,眼神柔和,“幾個月了?”
  
      “不到四個月,”林苗柔聲答。
  
      這個月份出來走動走動也是好的。
  
      聶蘭轉身,立刻有特助過來便好凳子。
  
      才落座,林苗便骨碌著眼睛看聶蘭。
  
      “這么看我做什么?”
  
      聶蘭笑著放好溫過的奶。
  
      林苗一笑,“聶奶奶,您最近睡眠不大好吧?”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