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回奔騰年代 > 第九十三章嫌隙縫合 柳家一體

  而在另一間房間,整個房間窗簾被拉上,沒有一絲光亮。柳宗權靜靜躺在躺椅上,等待著什么。當房門輕輕被扭動,房門徐徐被推開。屋內的燈光被打開。刺眼的燈光突然亮起。
  柳宗權有一些不適抬起了手,遮擋了一下光亮,當林靖皓邁步來到了柳宗權身邊時,柳宗權也適應了屋里的亮光。
  柳宗權依舊躺在躺椅,緊閉著雙眼,仿佛在假寐。
  林靖皓揮手讓其他人離開,房門輕輕被扣上,這時屋內只剩下柳宗權和林靖皓兩人,柳宗權在所有人離開后,睜開了緊閉著雙眼,一雙血紅的雙眼,死死盯著林靖皓,這時林靖皓如同被一只野獸牢牢被盯上。
  林靖皓絲毫沒有躲閃,直視著柳宗權,一時間空間仿佛被凝固,良久柳宗權嗤笑一聲,開了口:靖皓,你來是看我的笑話嗎?現在你也看到了。你想怎么處理我?還是如同其他人一樣?
  聽到這充滿濃郁嘲諷的話語,林靖皓,看著眼前這個歇斯底里的男人,盡情讓他發泄著心中的憤懣與恐懼。
  半個小時后,柳宗權頹廢坐在了躺椅,這時柳宗權仿佛真的已經哀大過于心死,想到了未知的未來。
  林靖皓將手中的一封檔案袋遞給了柳宗權,柳宗權頹廢伸出了手接過了檔案袋,將檔案袋的封條撕開。
  柳宗權伸手將一沓照片,拿了出來,當柳宗權看到了第一張照片,面色越來越難看,當翻看到第五張時,柳宗權一把將照片塞進了檔案袋中,再也無法看下去,柳宗權冷笑著開口:你這給我,提醒,恐嚇,還是最后的通牒?
  林靖皓沒在開口,靜靜看著柳宗權,突然有些憐憫自己這個本該是可以成為柳家巨擘的表舅,柳家這一代出了旁支,就只有這位是真正有真才實學。但不該和外人勾結。但最后這一步沒有真正踏出去。
  林靖皓沉默著站起了身,看到這一幕,還在喋喋不休的柳宗權不再開口,沉默著看著林靖皓來到了門邊,林靖皓打開了房門,王叔靜靜站在了門口,王叔詫異的回過頭,林靖皓看向了王叔,伸出了手,王叔微微一愣。但隨后反應過來,王叔拔出了別再腰間的那把勃朗寧,交給了林靖皓,林靖皓點點頭,看了一眼走廊,淡淡的開了口:你站在門口,不要讓人靠近這間房間。隨后關上了房門,柳宗權看到林靖皓手中那一把勃朗寧,渾身一哆嗦。
  林靖皓站在了柳宗權的面前,看了一眼手中這把勃朗寧,在柳宗權詫異的目光將槍遞給了柳宗權,看著柳宗權不敢置信的望著自己,林靖皓有些嘲諷的眼神和笑容,深深刺激到了再崩潰邊緣的柳宗權。
  林靖皓嗤笑一聲開口:表舅,我給你兩次機會,記住你只有兩次機會?
  柳宗權聽到林靖皓的話語,突然冷哼一聲,從林靖皓手中接過了那把勃朗寧,突然一抬右手,黑洞洞的槍口,指向了林靖皓的額頭。
  林靖皓眼中微微一瞇,隨后又恢復了常態,看著柳宗權不斷顫抖的右手,林靖皓再一次開口:表舅,舅媽和表妹她們可都還在家中等你回家團聚了,如果你不再了,我想她們也不會獨活吧。
  柳宗權聽到這句,那根本來脆弱的神經,徹底崩斷。右手仿佛沒有任何知覺,手中的勃朗寧從手中滑落,一聲刺耳的撞擊聲在房間的響起,隨后房門一把被推開,王叔立刻沖到了林靖皓身邊,而這時齊默言,付然一群人也匆匆趕到了這間客房。
  林靖皓看著頹廢倒地的柳宗權,林靖皓彎下身拾起了地板上的勃朗寧,還給了王叔。王叔再次將那把勃朗寧別在了腰后。
  林靖皓讓所有人忙自己的事,這里不需要他們,林靖皓向前躬下身,有些吃力的攙扶著柳宗權的右臂,柳宗權沒有任何掙扎,順勢站起了身。
  林靖皓來到了窗邊,一把將窗簾拉開,陽光從窗口射了進來,給這有些陰霾的房間帶來了一絲暖意。
  林靖皓再次返回柳宗權身邊,林靖皓淡淡開口:表舅,說說吧,新洋集團和新泰銀行到地有什么關聯。
  柳宗權看著林靖皓有些清澈的目光,微微垂下眼簾,思考了幾分鐘后,才再次開口:我跟滕光耀實在九二年的年度酒會上初次見面,你母親那時候初步掌握住了新洋集團的話語權,而你母親提議創立新泰銀行也成立,我任第一任行長。
  新泰銀行讓柳家逐步成為財閥是的集團更加前進一步。
  隨后新泰銀行在逐漸擴張,也為柳家酒店業,航運業,航空業有了充裕的融資渠道和資金支持。
  但隨后你母親在新洋集團的發展與滕光耀有了嚴重的分歧,而這時你母親和我也有了不小的矛盾。這時滕光耀向我遞來了橄欖枝。開始我也有些猶豫,但之后我們再一筆貸款上,產生了嚴重的沖突,我利用行長的身份,聯合其他顧東,將你母親趕出了銀行管理層,只保留股權。隨后我開始跟滕光耀站在了一起。開始共同對抗你母親的壓迫,但兩年后你母親和你父親的那場意外車禍,導致,你母親那一系人馬,遭到了我和滕光耀的毀滅式的打壓。就在我們即將取得控制權時候,柳老爺子出面,一把扭轉了整個局面,隨后柳老爺子身體狀況逐漸日況俞下,這也導致滕光耀再次爭雄的想法,而一年后,你來了。最后的結果你也知道了。
  林靖皓沉默的聽完了柳宗權的講述,林靖皓淡淡的開口:為什么在新洋集團提醒我?如果你不提醒我,恐怕你們就可以掌握主動,你為什么要提醒我?
  柳宗權復雜的看了一眼林靖皓隨后淡淡的開口:我始終姓柳,我雖然在某些方面,不贊同你的有些觀念,但你始終你柳老爺子的遺孀......
  林靖皓聽到這句話微微頷首,林靖皓淡淡的開口:這次的事情,就這樣結束了,我該處理都已經處理完畢,我也不希望再開殺戒,表舅,你不能再在新加坡了,你全家移民到香港,你去豐恒任職,表舅我只給這一次機會,如果在發生這種事,就別怪小侄我了。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