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浮世大千 > 第174章 潮頭爭斗
    還沒等劉辰出手,就有一人橫空躍上了城樓,站在樓頂之上,那人抬起了雙手,滾滾真氣奔涌而出,將整片城墻都包裹在內。青色的真氣屏障,護佑著整個城樓的安全。
  
      浪上那人見了大笑,說道:“好一個真氣龜殼,再來!”
  
      說著那人對著烏程縣的城樓打出了一掌,真氣在面前化為手印,迎著風越變越大,逐漸變得有如城門般大小。
  
      “蘇成河,你不要太過分了!”
  
      城樓上的那人一聲大喝,凌空橫越而起,一柄長劍從身后飛出,被他牢牢地握在了手上。
  
      “青虹劍,縣尊大人再次動用青虹劍了!”
  
      劉辰聽了此言,明白了那人是烏程縣的縣令。
  
      “據說烏程的縣令叫聞信,還曾是武狀元。”
  
      劉辰猜測手持青虹劍的那人就是聞信。
  
      手印快速襲來,威壓已經先到了,城樓上的百姓已經開始承受不住真氣的壓力。青虹劍飛速而至,落在了真氣手印的前方,一陣劍光閃過,真氣手印被劍光絞碎無形。
  
      “幾年沒見,聞信你這小老兒的劍術又精進了,不過你能不能擋得下我的這一招!”
  
      蘇成河踩在水上,真氣護佑在他的周身。只見他雙手抬起,兩道水柱盤旋而起,落在了手中。
  
      “去!”
  
      蘇成河向前一指,真氣裹挾著水流,化為兩道水龍向烏程縣襲來。
  
      聞信皺眉,如果被水柱打到了城樓上,圍觀的百姓一定會死傷慘重。
  
      水柱帶來的視覺壓力還是很大的,城樓上已經產生了慌亂,做為一城之主,聞信必須穩定住局勢。
  
      “諸位莫慌,看我殺敵!”
  
      縣尊的話,猶如一顆定心丸,此言一出,城樓上的慌亂之間平息了下來。
  
      這一瞬間,水柱已經來到了城樓前。
  
      聞信抬手,一柄青虹劍,分化出了兩道劍氣,劍氣縱橫,托起了聞信的身軀凌空而立。聞信的話語雖然輕松,但神情嚴肅,蘇成河這一招,借助了天地大勢,他必須全力應付。
  
      “劍成,斷山河!”
  
      隨著一聲輕喝,聞信出劍了。兩道劍光橫斷天地,將兩條水汽凝成的長龍斬斷,從頭穿到了尾,一直向蘇成河襲去。
  
      一劍生兩光,劍成屠龍。
  
      銳利的劍氣向蘇成河襲來,蘇成河隨意地揮了揮手,就將劍氣驅散。斬斷了水柱之后,劍氣只剩下了強弩之末,無法對蘇成河產生威脅。
  
      蘇成河輕笑,仿佛陰謀已經得逞。
  
      只見水龍雖然被斬斷,但是漫天的水汽并沒有散去。蘇成河的真氣依舊控制著水汽,化作了無數細小的雨點向城樓上襲來。
  
      ‘遭了,中計了!’
  
      聞信馬上明白已經中了蘇成河的詭計,真氣水龍只是掩飾,眼前的一道道裹挾真氣的雨滴,才是蘇成河的目的。
  
      剛用了劍招的聞信,來不及再次凝聚真氣退敵。
  
      “如此小賊,安用縣尊動手!”
  
      劉辰從城樓上一躍而起,開平劍馬上落入了手中。
  
      圣蓮心法在心中默念,真氣的運轉將劉辰的氣息拔上了頂層。
  
      “好強的劍意!”同是用劍的人,聞信馬上就感覺到了眼前少年身上的劍意。
  
      劍招——大音希聲。
  
      劉辰運劍,劍氣長芒在劍尖顯現,蔓延不絕。隨著劉辰的揮劍,充斥著天地的劍意將蘇成河所有的真氣水滴全部斬落無形。
  
      聞信心驚,這一招已經超過了自己。
  
      卻見劉辰沒有半分的停滯,又是一劍招成型。
  
      落日長虹。
  
      一道血色的長芒從劉辰的劍上蔓延出來,向著蘇成河襲去。
  
      蘇成河心驚,沒想到烏程縣中還有高手,而且此人的實力,并不在自己之下。
  
      血色的長芒上面蘊含的真氣,讓蘇成河都感到心驚。此時蘇成河已經有了退意。眼見不可力敵,蘇成河直接向后退去。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聞信,我還會再來的!”、
  
      劉辰凝目。
  
      “想走?沒那么容易!”
  
      只見血色劍氣的速度猛然加快,蘇成河反應不及,直接被血色長芒斬在了后背。
  
      “成了!”
  
      劉辰欣喜,卻見蘇成河向下一倒,直接落入了水中,水汽在他的身上凝聚出了一個護盾。劉辰的劍氣襲來,將蘇成河的護盾擊碎,但是被擋下了大部分的力道,真正打在蘇成河身上的真氣沒有多少。
  
      “小家伙,我記住你了!”
  
      蘇成河回頭扔下了一句狠話,直接向遠處飛掠而去。
  
      城墻上爆發出了一陣歡呼聲,那看似兇狠的惡客,不還是灰溜溜地離去了,甚至不用縣尊大人親自出手,連不知名的過客都能讓他吃癟。
  
      浪濤還在繼續,遭逢一場大變,眾人觀潮的興致不減。
  
      聞信來到了劉辰的身旁,與觀看的民眾們不同,聞信的心中清楚,剛才沒有劉辰出手的話,城墻上的百姓少不得得死傷許多。
  
      “多謝兄臺援手!”
  
      聞信讓劉辰致謝,劉辰只說不必。民眾們依舊在觀潮,聞信將劉辰請上了城樓,一頓敘談之后,聞信才知道劉辰的身份。
  
      “原來你就是平倭寇的劉辰!”聞信大喜,說道:“我幼年就在沿海長大,從小就受慣了倭寇入侵的苦。可以做官之后,被派到了烏程縣,沒了手刃倭寇的機會!”
  
      說道這里,聞信還有幾分可惜。
  
      “不過也好,如今倭寇已平,沿海之地再也沒有了禍患!”
  
      劉辰點頭,想起了先前踏浪而來的蘇成河,問道:“這蘇成河是何人,怎么不顧身份,硬要對百姓們下手?”
  
      聞信嘆了一口氣,說道:“說來也是因為我。早年間曾和蘇成河結下了恩怨,自從我上任烏程縣令之后,蘇成河總是來尋我的麻煩!今天估計是他知道觀潮之日,城樓上百姓眾多,才會借機而來。”
  
      聞信說明了原因之后,繼續說道:“蘇成河本是楚國人,多年前出了海外,機緣巧合得了一本武學典籍,從此之后就一直在齊楚兩地流竄,行事全憑喜好,動輒殺人,可因為他的武功高強,所以每次做了惡事,連官府也對他沒有任何的辦法。”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