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廢物
    擂臺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幾個力士被打下臺去,其他力士們震驚到了極點,不可思議的ΩΩΩ.M
  
      葉春秋乘機喘了幾口粗氣,此時的維克多宛如受傷的野獸,而自己這快到極致的連續數擊,已是讓無數的力士心生寒意,同時維克多的瘋狂,也令其他力士紛紛后退,竟不敢再向前了。
  
      這就意味著,此時才是真正的單打獨斗。
  
      假若一開始,葉春秋與維克多獨斗,葉春秋或許未必是他的對手,可是現在,腹部遭受葉春秋連續擊打,瞎了一只眼睛的維克多雖如困獸,卻早已沒了章法,他與維克多只保持著數步之遙。
  
      葉春秋瞇著眼眸狂不已的維克多,嘴角輕輕一挑冷冷一笑。
  
      “廢物!”
  
      廢物二字,即便羅斯人聽不明白,卻也知道這是侮辱的話。
  
      維克多已如瘋牛一般,瘋狂的沖來。
  
      他心里已卷起千般的恨意,只恨不得和葉春秋同歸于盡,寧愿一起死,也不要丟眼的活下去。
  
      這是他人生中的奇恥大辱,簡直不能忍受。
  
      葉春秋已熱了身,自覺地渾身上下,已是充滿了力量,他非但沒有躲,反而有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口里大叫:“來的好!”
  
      好字出口,二人一齊動了。
  
      在無數人錯愕的眼里,二人各自高舉拳,朝著對方狠狠砸去。
  
      最后一擊。
  
      葉春秋將煉體術提升至最高,渾身的力量,都灌注于拳上。
  
      這一拳,快如閃電。
  
      拳影一閃,啪……
  
      兩個拳頭狠狠砸在了一起。
  
      啪的一聲,兩個肉拳狠狠砸在了一起。
  
      固然,維克多已是用盡了氣力,可是腹部的傷口也在這一瞬間使他無力使出,眼上的疼痛,也早已令他無法全神貫注。可是葉春秋,卻是全力一拳。
  
      砰的一聲。
  
      就在所有人愣神的功夫,維克多竟好似決堤的堤壩一般,先是身形凝住,接著腳步開始一晃,竟是無法承受巨大的力量。
  
      “噗……”
  
      一口血猛地自維克多的口里噴出,他萬萬不曾想到,這個纖弱的小子,居然有這般的力量,再之后,他整個人跌了出去,腳步踉蹌,整個人狼狽至極。
  
      葉春秋也已感覺自己的虎口仿佛酸麻,可是一擊得手,已再顧不得其他,身子快如魅影:“你太弱了。”
  
      這四個字出來,勝負已分。
  
      你太弱了,竟是葉春秋對這大力士說出來的話,這令人咋舌。
  
      可葉春秋用行動告訴了所有人,這維克多是如何的不堪一擊。
  
      維克多連退幾步,身子竟是不穩,一下跌坐在地,他掙扎著要起來,無奈腳剛用力,又軟了下去,再也站不起來了,此刻他完全放棄了掙扎,整個人竟然無力,頹廢的坐著。
  
      而葉春秋早已到了他的面前,此刻葉春秋頓時感覺,煉體術已被自己提升到了極限,雖是虎口生痛,卻仿佛還是有源源不竭的力量自體內涌出。
  
      葉春秋雙手一揪,已是抓住了跌坐在的大力士頭,冷冷“你不但弱,連腦子也不好。”
  
      說話功夫,一手扯住他的頭,同時出拳。
  
      這一拳,直中維克多的鼻梁,啪嗒,鼻骨俱都碎裂,又是鮮血飛濺。
  
      呃啊……
  
      維克多痛的狂叫。
  
      他想要翻身而起,葉春秋的力道卻是極大,手死死地揪住他的頭,厲聲道:“所以,腦子是個好東西!”
  
      出拳。
  
      拳如閃電,整只手臂已經酸麻,所以這拳,完全是出自于慣性和機械運動而出。
  
      砰……
  
      這一次,是右眼,拳頭狠狠砸入右眼的眼窩,那眼珠子竟是自拳勢散去之時,直接滴溜溜的滾了出來,眼棱縫裂,烏珠迸出,血漿和濃白的液體噴濺。
  
      葉春秋絕不會給他任何機會,瘋狂出拳,這拳如雨點一般,砸將下去,這面上,早已沒有了一丁點好的皮肉,顴骨似也碎裂開,竟是變形一般。
  
      那些本要沖上來的力士卻是猛地身子僵住了。
  
      雖然這些人,素來好勇斗狠,可是這般狠得,卻是前所未見,這鎮國公,哪里像是在打人,分明是在泄憤,每一拳都是落在面上,既便整張臉已分不清什么樣子,滿是血污,五官移位,也不肯罷休,更可怕都是,人家壓根就沒有將你放在眼里。
  
      維克多方才還氣勢如虹,可是現在,便像是一只沙包,先還是慘叫,等到無數牙齒落地,口里不斷噴血,濺在葉春秋的身上拳上。
  
      葉春秋也不以為然,以至于到了后來,維克多宛如一灘爛泥,只只是奄奄一息的被痛打,這些力士,竟是面面相覷,無一人敢上前一步。
  
      再蠻的人,親歷這樣的場景,也會覺得恐怖,更何況,這絕不是什么倚強凌弱,葉春秋打的,可是大力士維克多啊,連維克多都如此……
  
      力士們遍體生寒,自然不敢在上前了。
  
      葉春秋的目中,兇光已是畢露,他的渾身,俱都彌漫著殺氣,體內的野性,此刻已是無法掩蓋,他提著軟噠噠的維克多,這三百斤的漢子,被他用手這般拖拽,竟如鵪鶉一般。
  
      葉春秋的目光朝擂臺處一掃。
  
      而擂臺下,其實已經鴉雀無聲,沒有人說話,每一個人,都是不可置信,每一個人,都是呆若木雞,這數千數萬的人,竟無人歡呼。
  
      他們已經忘了。
  
      因為這實是不可思議的場景。
  
      葉春秋竟然打敗了大力士維克多,這簡直讓人無法想象的事,本來還以為他將壯烈犧牲,不曾想局面逆轉的讓人掉了下巴。
  
      葉春秋踏前一步,虎目只是掃過一眼擂臺上的諸力士,眉宇微微一挑,厲聲問道:“還有誰?”
  
      這三個字,雖是力士們聽不明白,可是這口吻和意思,卻能了然。
  
      所有人你,我,竟是無一人敢上。
  
      這實是詭異的事,在這些力士心里,維克多乃是天神一般的存在,可是這天神竟被人生生打了個生死不明,他們一個個站著,早已沒了先前的氣勢,更沒勇氣上前與葉春秋決斗。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