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恩情
    朱厚照大笑起來,他現在的愉快心情和對葉春秋的感激,已經難以用語言來形容,只是狠狠地拍了拍葉春秋的肩,因為他很清楚,這個人,自己不必謝他,赴湯蹈火,他本就是應當,因為他是自己的兄弟,是至親,誠如有一日,若是葉小海遇到什么危險,他這個做人伯父的,也一定會全力以赴,會如自己兒子遇險一樣的焦灼。
  
      葉春秋反而顯得有點不太好意思起來,方才是急得過了頭,所以也顧不得藏拙,心里只掛念著朱載垚的安危,恨不得奮不顧身了,現在才想到,自己似乎是使出了渾身的解數,以至于讓人‘欽佩’得五體投地。
  
      倒是這個時候,朱載垚居然掙扎著要起來,張太后想要拉住他,他卻執著地堅持。
  
      朱載垚光著腳下了地,看起來還是沒有什么力氣,渾身酸軟,而這時候雖是已到了初夏,地上倒是并不冷,可是他這大病初愈的身子,卻讓人擔心。
  
      正當有人想要勸阻的時候,朱載垚雖是赤著足,卻是深吸一口氣,顯得有些孱弱,卻是毫不猶豫地拜倒在了葉春秋的腳下。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沉默了,甚至不少人的臉上露出了訝異。
  
      張太后此時竟也噤聲了,朱厚照想要呵斥,現在也是啞口無言。
  
      臥房里外的大臣們,都是鴉雀無聲,所有人看著朱載垚。
  
      太子殿下,竟是跪下了,跪在了葉春秋面前。
  
      堂堂太子之尊,怎么能輕易向人下跪?雖是儲君,可也是君啊,葉春秋縱使是鎮國公,可也是臣,君向臣下跪,這……未免過于荒謬。
  
      只是現在,卻是沒有人說話,所有人屏著呼吸,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太子殿下絕非是亂了綱常這樣簡單。
  
      葉春秋已是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想要將朱載垚攙起,朱載垚卻是正色道:“皇叔,且慢,聽我一言。”
  
      別看朱載垚小小年紀,可是生在帝王之家的人,身邊所聞所見,豈是尋常人可比?一個七八歲的孩子即便幼稚,可是圍繞自己身邊的,卻都是大明最頂級的精英,耳濡目染之下,加上朱載垚本身的天分,早已不是尋常人可比的。
  
      朱載垚深吸一口氣,此時想起自己方才的處境,不禁有些后怕,確實太可怕了,若是遲一些,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干擾,又或者是葉皇叔沒有在自己的身邊,此時此刻的自己,只怕已是死了吧,堂堂未來的國君,要死得那般憋屈,卻絕無幸免,即便是天潢貴胄,是國家的儲君,也只怕是無濟于事。
  
      上天之子,也無法逃過啊。
  
      朱載垚跪在在葉春秋腳下,眼眶有些發紅,雖然身子虛弱,卻依舊執拗和頑固著,即使葉春秋要拉他起了,他卻依舊不肯。
  
      在這雖是人頭攢動的寢室里,已經安靜得落針可聞,這時候聽到了朱載垚略帶童稚的聲音:“自我出生,再自我懂事時起,母后和父皇,乃至于皇祖母就曾說過,若是當初不曾有葉皇叔,就不會有我朱載垚,當時的我,懵懂無知,雖只記得這救命的恩情,卻無法體會,可是今日,我方才深知這句話的分量,有葉皇叔,方才有本宮,從前如此,今日亦如是,葉皇叔的恩德,我無法報答,可是受人恩惠,無法圖報,跪拜一謝,豈不是理所應當?在我心里,葉皇叔不啻是我的亞父,亞父,請受垚兒一拜。”
  
      朱載垚毫不猶豫地在眾人的錯愕之中,將頭磕下,接著起身,這動作很是流暢,只是當站起來的時候,頓時感覺有些眩暈,似乎是嬌弱的身子吃不消了,一旁的宦官連忙攙住他,請他歇下。
  
      眾人這才回過了神來,而后紛紛看著葉春秋,不無羨慕啊。
  
      太子的反應,沒有可以讓人詬病的地方,知恩圖報,這叫有良心,沒有人喜歡刻薄寡恩之人,葉春秋救了太子,這是無數人親眼所見,即便是君臣有別,可是儲君要報答自己的恩人,即便是行動過了頭,那也是可以體諒,甚至是值得贊賞的。
  
      而葉春秋今日所施展的醫術,也是震驚了所有人,這位鎮國公,眼看著是要水漲船高啊,先是其父封王,取了永康公主,接著又是這一次妙手回春,讓人羨煞了。
  
      朱厚照臉色只帶著笑容,他喜極了,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失而復得,方才知道珍貴,若只是沒有兒子,對他來說至多是遺憾,可是有了這么個心頭肉,轉眼卻要失去,這種痛苦煎熬是旁人無法體會的,先是感受了那悲痛欲絕之痛,而今見朱載垚無恙,頓時感覺飄飄然。
  
      可朱載垚的這一跪,卻令朱厚照猛地從雀躍之中,又意識到,對啊,這一切都是葉春秋的功勞,若非是他,若非是他創造了這個奇跡,只怕……后果無法想象。
  
      而朱載垚的回應,令朱厚照欣喜,這個家伙,還是挺有良心的,跟他爹不一樣啊,朱厚照希望自己的兒子像自己的父親,也就是先弘治皇帝,而絕非是自己,這一點,倒是朱厚照有自知之明的一面,他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壞的,用后世的話來說,就是三觀很正,不過呢,很抱歉,朱厚照自覺得自己做不到,所以……嗯,一個合乎禮法的皇帝,還是交給自己兒孫去努力吧,誰讓朕就是這么個人呢。
  
      其實真正讓人震撼的,卻還是那一句自朱載垚的口里所說出來的亞父二字上頭。
  
      亞父,義父也,雖無血脈之親,卻有父子之情,這便是朱載垚所要表達的情感,而這情感,對于一個孩子來說,想要表達,確實不太容易,可是他這亞父二字,卻是輕松地將本無法言辭形容的情感所曝露了出來。
  
      葉春秋一時也是不知所措,但是經過了那么多事情,他又何嘗不是將朱載垚當成自己的兒子看待,今天若是他救治不了朱載垚,他不難想象得出,自己這輩子都會為此感到遺憾,一輩子都有這么一個傷痛!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