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惡毒至此
    楊廷和對上葉春秋的眼睛,可是葉春秋的話,卻是令他一時間沒有回味過來。.ΩM
  
      葉春秋問過之后,則是笑吟吟地繼續道:“楊公想必是不知道吧?那么……就索性給楊公開一開眼吧。”
  
      葉春秋說到這里,咳嗽了兩聲。
  
      囚室的門突然又被打開,原來唐伯虎早在外等候,接著抱了一團抄錄好的奏疏進來,直接送到了楊廷和的面前。
  
      這不是奏疏的真本,只是手抄本罷了。
  
      楊廷和冷冷一笑道:“人情冷暖,老夫會不知嗎?人走茶涼,樹倒猢猻散而已……”
  
      是的,楊廷和非常懂人性,他怎么能不懂人性呢?正因為懂,所以他才一次次在官場上高歌猛進。
  
      只不過……其實在葉春秋他想必還是不懂人性的。
  
      至少,當他認真地文廣這些奏疏的時候,卻還是打了個激靈。
  
      人走茶涼是沒有錯,樹倒猢猻散也沒有錯。
  
      可是這里頭每一個惡毒的字眼,都令楊廷和打心里寒。
  
      在這里的這么多天,他一直想的就是怎么解救自己,他原本還想叫人四處張羅著在外營救,倒也曾想過會有人落井下石,可是他怎么也料不到的是,這些曾經自己的爪牙,居然惡毒到了如此地步。
  
      他們不但是以踩著自己來撇清關系,居然還將自己全家都牽涉了進去。
  
      若說現在的楊廷和是犯官,是十惡不赦,極有可能遭遇極刑。可是這些人,是奔著把楊家抄家滅族的方向去的啊。
  
      自己的幾個兒子,自己的幾個兄弟,自己的那些親戚和族人,竟都被他們羅織了各種罪行,欺男霸女,侵門踏戶,楊家的每一個人,像是一下子都成了十惡不赦的罪人一樣。
  
      在不一會前,楊廷和還能鎮定自若地回著葉春秋的話,可是這一刻里,楊廷和終究還是沒有忍住,他的身子在顫抖,甚至漸漸地顫得厲害,因為他相信這些抄本是真的,因為這些奏疏所彈劾的事,都是半真半假,說它是假,確實又有那么點兒影,說它是真,卻故意夸大其詞,可正因為平時他們和楊家關系密切,方才能搜羅到這么多三分真七分假的罪名,若是尋常人,再怎樣,也只能是無中生有而已。
  
      所以楊廷和真正地感到了一股寒意,這股寒意在他渾身流淌,他猛地,悵悵然地長嘆,竟是不一言了。
  
      其實這些抄本真正可怕的,反而不是這些人的惡毒。
  
      楊廷和是個何其聰明之人,他一個信號。
  
      曾文廣這些人,作為自己的黨羽,沒有采取任何營救的措施,而是毫不猶豫地落井下石。
  
      這意味著什么?
  
      要知道,大家曾經可是休戚與共的啊,他們難道就不怕自己垮了之后,徹底完蛋,挖出了蘿卜帶出了他們這些泥嗎?
  
      這只說明了一件事,他們已經很清楚,楊廷和已經完了,已是必死無疑,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放棄了本應設法營救的上策,而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明哲保身。
  
      若是別人來告訴楊廷和,告訴他,你就不要再抱有任何幻想了,乖乖地認罪伏法吧,楊廷和或許不會輕易相信,可是這些曾經與自己休戚與共的人,做出這些事,卻令他不得不信了。
  
      這是一種既憤怒又絕望的感覺,楊廷和閉上了眼睛,忍不住喋喋地出了陰冷的笑聲。
  
      隨即,他漫不經心地道:“你知道嗎?這個曾文廣,從前不過是個三甲進士,以他的資歷,是絕不可能留在京師的,若不是老夫,他現在不過是個外放的縣令罷了,不值一提。還有……這個李文秀,他回鄉守制,起復的時候,朝中卻已沒了空缺,本來是該將他打去南京,若沒有老夫,他現在……”
  
      “呵呵……其實……老夫早料到他們會如此了,只是萬萬想不到,他們竟會惡毒至此。”
  
      葉春秋則是笑了笑,道:“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勢相交,勢去則傾;這自古以來,難道不都是這樣的道理嗎?楊公以利以勢與人相交,就早該想到今天了,這里頭彈劾的這些人,十之**,都是楊公的親族,自然,陛下圣明,終究還是不忍加害,只是楊公牽涉到了科舉弊案,難道楊公以為還會有翻身的余地嗎?連他們都此清楚明白了,楊公往日一向聰明,今日怎會這樣糊涂啊。”
  
      楊廷和痛苦地搖了搖頭,竟是眼眶紅起來。
  
      葉春秋隨即道:“我這里有一詞,恰好也抄錄了來,楊公不妨,楊公是聰明人,會知道該怎么做的?”
  
      葉春秋說罷,便含笑道:“時候不早了,楊公請自便。”
  
      說著,葉春秋從自己的袖口里取出了一幅紙來,留在了囚室,便帶著唐伯虎走出囚室,揚長而去。
  
      楊廷和在這囚室里黃豆般的油燈之下,臉上顯得陰晴不定,緩緩地放下了手里的抄本,拿起了葉春秋留下的便箋。
  
      上頭是一詞,楊廷和的目光落在了第一列:“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對于這樣蕭索的詞,從前的楊廷和是不喜的,在他詩詞大多是有志難伸的讀書人們,心中郁郁用以消遣和自嘲的工具罷了。
  
      自己不一樣,自己春風得意,怎么能學那些酸楚文人呢?
  
      他繼續:“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這詞,在歷史上,本是楊廷和的兒子,那曾經有個閣老父親,高中狀元,享受了半輩子榮華富貴的楊慎所作,而寫這詞時,楊慎的父親楊廷和已死,而楊慎也遭到了罷黜,這才在萬念俱焚之下,寫下了這臨江仙。
  
      是非成敗轉頭空……
  
      讀到了這里,楊廷和的心境,又和遭到罷黜的楊慎有什么分別呢?
  
      這冉冉的燭光下,楊廷和的眼睛竟有些濕潤了,面容也像是一下子老了許多歲,只有那雙帶著水霧的眼眸黑的囚室,像是在想著什么。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