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密謀
    葉春秋有時候真是不得不佩服起朱厚照,明明出身皇家,更是天子之身,可是朱厚照代入進這叛賊的角色里,卻是毫無違和感。天籟『小說Ww『W.』⒉3TXT.COM
  
      朱厚照一番令人倒盡胃口的話語說罷,那絡腮胡子漢子頓時感覺非常不好了,臉上的肌肉抽了抽,勉強地扯出了一點笑容,對朱厚照道:“哎呀,葉老弟啊,這畢竟……來者是客嘛,何必如此呢?就算我們是賊,也是有賊道的,不妨如此,若是葉老弟覺得他可疑,不妨尋個茅廁,我們在外頭守著,你綁了他的手,押他進去解手,時刻盯著他,他若是敢有異動,便一刀將他結果了。”
  
      朱厚照沉默了一下,看起來似乎在考慮著那絡腮胡子漢子的話,下一刻,像是覺得可行般,嘆口氣道:“諸位哥哥們真是太好心了,也罷,就如此吧。”
  
      于是眾人在附近尋了茅房,那絡腮胡子大漢領著其他人明火執仗地在外頭守著,朱厚照便粗魯地推搡著葉春秋進去。
  
      將柴門關上,葉春秋頓時齜牙咧嘴,一副要將朱厚照掐死的樣子。
  
      這里臭烘烘的,朱厚照忍不住皺起眉來,連忙壓低聲音道:“哼哼,虧還是朕的好兄弟,騙朕?這就是騙朕的代價,朕差一點就上了你的當了。”
  
      葉春秋本要和他爭辯,可一想時間不多,便咬牙切齒地壓低聲音道:“陛下是如何來的?”
  
      “跑啊。”朱厚照的回答很是干脆,臉上倒是現出了幾分得意之色,聲音很輕地道:“你還真不夠了解朕,朕除了能在關外英勇殺敵外,能耐可多了,朕能有一百種辦法跑出紫禁城,就有一百種辦法自北通州跑來這里,噢,朕還順手偷了劉瑾那奴婢的腰牌,直接越過了外頭的官軍,然后……順著城里的護城河水道,來了……”
  
      “就這樣容易?”葉春秋感覺這答案實在容易得難以令人相信,狐疑地看著朱厚照,隨即道:“可是陛下又如何……”
  
      朱厚照當然知道葉春秋是想問他怎么會成為叛賊的一員,還不等葉春秋把話說完,便笑道:“他們人手本就不足,正在招兵買馬呢,朕怎么說也有幾分氣力,又生得相貌堂堂的,怎么看,都像個孔武有力的亂民,所以自然也就能到洪安的麾下來了。”
  
      “嗯?”葉春秋還是不信,便瞪著朱厚照道:“陛下,時間不多了,能說實話嗎?”
  
      朱厚照只好嘆了口氣,道:“其實很簡單啊,我大叫幾句,狗皇帝豬狗不如,要跟洪大哥殺進紫禁城去,我要睡了皇后娘娘。”
  
      呃……
  
      確實很簡單。
  
      葉春秋細細一想,雖然粗陋,可是他竟覺得這簡直就是最特么直接打入亂民內部的辦法。
  
      想想看,那些亂民固然是懷疑可能會有朝廷的細作混進城來,當然也會有警戒和防范之心,因而,對于那姓洪的來說,身邊能夠放心的人確實不多,可像朱厚照這么瞎咧咧的,反而讓人覺得放心了。
  
      理由其實很簡單,即便是朝廷的細作,誰敢這樣大張旗鼓地叫罵狗皇帝,敢說不敬皇后娘娘的話?
  
      即便是情非得已,而且還趁此立了大功,可單憑那一句誹謗圣上若是給人挖出來,就足夠殺頭了,何況,這家伙還大聲嚷嚷著,嗷嗷叫地要去睡皇后娘娘,這已經不是殺頭能解決問題得了了,不千刀萬剮,都說不過去啊。
  
      因而在那姓洪的看來,這樣的人是絕對信得過的,別人能被官兵招降,像朱厚照這樣的,是斷然不可能被招降了去的,聽到他大聲嚷嚷的人那么多,但凡有一個人檢舉,都是死無葬身之地的結局了。
  
      這時代的民變,真正核心圈的人其實并不多,絕大多數,都是一些渾渾噩噩裹挾的變民罷了,現在朝廷又想詔安,別看這洪安在城中有這么多的部眾,可是能信任的,卻不多,即便是有,可是真正能用的,怕也是鳳毛麟角。
  
      朱厚照這廝若說起做皇帝,說他是狗皇帝一點都不為過,可若說做一個混世魔王,或是唯恐天下不亂之徒,還真可以堪稱是天才一般的人物。歸根結底,在洪安看來,朱厚照是人才。
  
      最可笑的恰恰是,朱厚照反正是自己罵自己,其實也沒什么負擔的,而至于睡皇后嘛……
  
      想到這里,葉春秋打了個愣顫,人家是合法夫妻啊,即便是睡,那也是理所當然的。
  
      只是……
  
      葉春秋明白了里面的緣由后,臉上便不免換上憂心之色,低聲嘆了口氣道:“陛下還是太冒險了。”
  
      朱厚照卻是振振有詞地道:“你少抵賴,說好一起來順義縣詔安的,可你是怎么糊弄朕的?朕現在跑來這里,朕冒險,也是因你而起,誰讓你糊弄朕來著。”
  
      葉春秋頓感無語,很有覺得朱厚照耍無賴的既視感,呃……話說,朱厚照很多時候不是就這么無賴嗎?
  
      葉春秋還想對朱厚照說點什么,這時,外頭已有人不耐煩地道:“葉老弟,好了嗎?莫不是那狗官耍什么手段吧?”
  
      朱厚照便連忙大聲嚷嚷道:“住口,沒事沒事!”
  
      外頭的人竟不做聲了。
  
      葉春秋又目瞪口呆起來,這家伙,還真是一身的匪氣,沒藥救了。
  
      葉春秋心里又是擔心,又是無語,卻還是想起了正事來,想到時間真不夠了,連忙道:“陛下在亂民之中,現了什么蛛絲馬跡嗎?”
  
      “有啊。”朱厚照想了想,隨即道:“朕覺得那個洪安沒有這樣簡單,這人不像一個單純的魯莽叛賊,而且好像……他的行蹤很詭異,說起來,其實我不過是被他的部下招攬來的,除了今日,此前并未見過他的真容,總之,總覺得他們在密謀著什么似的,可到底密謀什么呢,可一時間又找不出太多蹤跡……”
  
      聽完朱厚照的話,葉春秋所有所思,他其實是認同朱厚照的話的,朱厚照這家伙雖然有時候沖動愛胡鬧,可在某些時候,還是有幾分才智的。
  
      (未完待續。)【大家期盼已久的小說手機客戶端上線啦!客戶端支持離線閱讀,無廣告,上百萬本小說免費看!字體和亮度調節、夜間模式、閱讀進度記憶等多種強大功能。下載方式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復制)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