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順坡下驢
    眼看朱厚照的心思回轉,劉瑾多年來的察眉觀色的能耐在這個時候終于發揮了作用。
  
      劉瑾再不遲疑,連忙道:“陛下當然是圣君,陛下看那兩個狐媚女子,早就不爽了,陛下經常教導奴婢,說是歷來亡天下的昏君,大多都沉湎女色,似這般狐媚的女子,乃禍國殃民,決不能深陷其中,否則如何對得起先帝,對得起社稷,對得起黎民百姓?陛下的心里,永遠裝著社稷,裝著百姓哪,陛下還說,個人的私yu,不及百姓的一根手指頭,吾皇萬歲,陛下圣明。”
  
      劉瑾說罷,頭便狠狠地一磕,屁股拱起,前俯后翹,標準的五體投地動作,一氣呵成,如行云流水。
  
      素來,大臣們是很不喜劉瑾的,難得的,眾臣亦紛紛附議劉瑾的話,及時隨之稱頌道:“吾皇萬歲,陛下圣明啊。”
  
      朱厚照深吸了一口氣,他一時竟是無言了。
  
      臥槽,這陣仗……
  
      他不得不看向葉春秋,葉春秋朝他抿嘴一笑,道:“陛下以身作則,是臣弟的榜樣。”
  
      “……”
  
      朱厚照不禁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現在所有人都看著他,都在等著這位圣君的圣訓呢。
  
      似乎這個時候,是該要說幾句才好了。
  
      可是說什么呢?
  
      即便是厚臉皮的朱厚照,也有點怪不好意思的。
  
      他只好拼命咳嗽,掩飾尷尬,老半天才道:“嗯……先帝……先帝在時,總是教誨朕……要……要恪盡職責,萬萬不可……不可……”
  
      朱厚照憋紅著臉,說得磕磕巴巴的,說句實在話,確實挺尷尬的,可總不能說你們把那兩個美人還給朕,朕就不要臉了,去你的圣君吧。
  
      既然不能這樣,那么就只好順坡下驢了!
  
      朱厚照懵了老半天,繼續道:“朕應當以先帝為榜樣,朕乃先帝所出,怎能令他蒙羞?自是不能沉于女色,得好生治理這天下,為百姓謀福!”
  
      “說得好哇。”劉瑾屬于利益相關,這時候反正也不打算要臉了,臉上盡是崇拜之色,接著道:“陛下心里裝著百姓,這是因為先帝教誨,先帝以身作則,而陛下乃是大孝之人,陛下的孝心,感天動地,奴婢聽著,真真是每一句都到了心坎里,陛下萬歲,先帝萬萬歲。”
  
      百官亦紛紛點頭,一個個俱都是感同身受的樣子,尤其是說到了先帝,不少老臣都激動起來,忍不住眼眶發紅,泣不成聲。
  
      朱厚照這時,突而覺得劉瑾也沒有這樣糟糕了,猛地變得可愛起來了。
  
      只是心里,卻忍不住嘆了口氣,那兩個美人,倒是真真可惜了,不過……她們和朕,只怕再不能有什么關系了。
  
      想到此處,雖然心里有那么一絲絲的不爽,卻還是平衡了心態。
  
      無論怎么說,事已至此,美人沒了,倒也不會有什么大損失的,而且享受著這種被人頂禮膜拜的感覺也非常的好啊。
  
      這樣……其實也還不錯!雖然,朱厚照還是覺得怪怪的。只是他深吸一口氣,耳邊聽到許多稱頌的聲音,漸漸心情愉悅了起來。
  
      倒在這時,有宦官又進來道:“陛下,興王父子求見。”
  
      興王父子來了?
  
      暖閣里的君臣,似乎有不少人面無表情,眼中卻露出了意味深長之色。
  
      朱厚照環顧了眾人一眼,道:“宣進來吧。”
  
      ………………
  
      朱祐杬和朱厚熜幾乎是馬不停蹄地趕到了午門外頭求見。
  
      他們可謂是摩拳擦掌,已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今日這件事,是肯定沒完的,那劉瑾還有葉春秋,居然敢如此做,那么,現在若是再不予以反擊,火上澆油,他們就不好姓朱了。
  
      二人見有宦官火速地請他們去暖閣,這一路上,父子二人各有心事,都在想著待會兒如何應對,如何挑撥,如何將這火引到葉春秋的身上。
  
      皇宮里傳出來的消息,肯定是不會有錯,那基于這個判斷,在陛下外出期間,居然有人敢做這樣的事,幾乎形同于死罪了!
  
      現在他們要防止的就是葉春秋拿人做替罪羊,他葉春秋卻是置身事外。
  
      他們到了內閣,遠遠看到了這內閣之外,竟是烏壓壓的全是人。
  
      父子二人不禁對視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不解之色!
  
      這是什么陣仗,怎的這么多人集在這里來了?
  
      莫非……陛下震怒,所以召百官來訓斥嗎?
  
      這樣一想,又覺得不對,這是內廷的事,實在沒有必要把外朝的人引來,陛下不至如此啊。
  
      朱厚熜的感覺畢竟是敏銳的,不禁對朱祐杬低聲道:“父王,兒臣覺得,似乎哪里出了問題。”
  
      朱祐杬冷著臉道:“且先不管,進去靈機應變吧。”
  
      朱祐杬現在只一心想要整倒葉春秋,想到被絕俸,他就不免心里有氣,也沒心思再多想其他。
  
      朱厚熜只是點了點頭,便于朱祐杬一起繼續往前走。
  
      于是二人到了暖閣,外頭蜂擁跪地的大臣自覺地給他們讓出一條道來。
  
      父子二人入內,見了朱厚照,便見李東陽和葉春秋等人分列兩邊,那劉瑾呢,則躬身站在了朱厚照的身后。
  
      更加不對勁了……
  
      朱厚熜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些不安,這個時候,劉瑾應當跪在這里請罪了,可看這個樣子,卻像是毫發無損。
  
      再看朱厚照,朱厚照面上的神色復雜,他的心思如何,卻有些讓人看不明白。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陛下既然寵愛那自己和父王送入宮中的兩個美人,現在發生了這樣的大事,就算不是暴怒,可陛下總不可能像沒事人一樣吧。
  
      事有反常即為妖啊。
  
      朱厚照瞇著眼,看著自己的皇叔和堂弟,他心里已經活絡開了。
  
      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了,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于是朱厚照深吸一口氣,慢悠悠地道:“皇叔來見朕,不知有什么事?”
  
      “陛下。老臣,是來請陛下準臣就藩的。”朱祐杬也感覺到了有點不對勁了,所以也不敢輕易提起那兩個美人的事,且先試探一下朱厚照的態度再說。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大雁塔拍**寫真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o1(長按三秒復制)在線觀看!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