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千四十四章:可喜可賀
    朝陽門洞里,聽到那歡呼聲,劉健諸人默默地在等待,當前隊的人馬抵達,穿行而過,看到了那佛郎機的俘虜,百官亦是無比的震驚。
  
      這是赫赫戰功,這絕對是赫赫戰功啊。
  
      他們陡然意識到,那些歡呼來自哪里了,那是劫后余生的激動,是真正勝利的歡呼。
  
      軍民百姓,本來就急需要一場勝利,來提振士氣,畢竟那萎靡不堪的衛所制度,在文皇帝之后,已經帶來了太多的噩耗,早已令人開始生厭,滋生出了諸多的不滿。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哪,這世上,還有什么能激起軍民的熱情呢?
  
      劉健等人心中感慨,等到天子的車駕一到,百官一起拜倒在地,伏地頓首:“吾皇萬歲。”
  
      他們的聲音,比那軍民的聲音顯得要多了幾分理性,而少了幾許狂熱,可是無論怎么說,這都是一樁可喜可賀的事。
  
      劉健鄭重其事地頓首,他不敢再將小皇帝當做孩子看待了。
  
      這一次,和窮兵黷武不同,而是國家危如累卵,出戰的即不是遭人詬病的丘八,也不是被人輕賤的官兵,而是讀書人的軍馬,這也是文官們值得稱耀的事,劉健甚至有些感動,突然有一種不負先帝所托的感慨。
  
      陛下再胡鬧,再糟糕,再偷懶,再匪夷所思,可是陛下終究還是有了有擔當的一天了。
  
      朱厚照下了馬車,肅然著臉,讓眾人起來,眼中顯得格外的明亮,那是自信的亮光。
  
      劉健巍顫顫地起來,歡呼聲依然不絕于耳,他望著朱厚照,有了幾許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欣慰,以前就算對小皇帝有那么點欣慰的感覺,也只是覺得小皇帝能不胡鬧了,可是這一次,卻是感動于小皇帝做出了真才實干的事。
  
      而此時,葉春秋也已下了馬車,站在了朱厚照的身后,這一對個頭差不多的少年,俱都英武,竟真有幾分相像,這使不少人看到立于天子一側的葉春秋,不免有幾分羨慕。
  
      “春秋,春秋……”
  
      在聲浪中,有一個聲音在歇斯底里地大喊,朱厚照來不及顧及群臣,不由側目看去,卻見葉老太公被人攙著擠在人群之中。
  
      朱厚照自是認得葉老太公,不由朝葉老太公招手。
  
      幾個宦官忙是碎步上前,與那攔著葉老太公的禁衛低語了幾句,便有人恭送葉老太公過來。
  
      葉老太公呆住了,他看到了葉春秋平安回來,就已很是滿足,他聽到不絕于耳的歡呼,就已是激動莫名,看到葉春秋立于天子一側,便覺得激動,可是他萬萬料不到,這個時候天子竟在眾目睽睽之下,當著百官和軍民的面,甚至還未和百官寒暄,便將他招來。
  
      光宗耀祖啊!
  
      葉老太公眼里還帶著老淚,這時候卻連忙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地讓自己顯得從容一些。
  
      不能慫啊,一輩子就這么一次!
  
      葉老太公擠了擠眼睛,然后到了朱厚照面前,舉著杖子就要拜下,朱厚照卻是一把將他攙住,道:“葉老先生身子竟是越來越硬朗了。”
  
      “啊……”
  
      老先生三個字對葉老太公來說,有點兒難以適應,可這下真是牛逼大發了,足夠自己吹到死了,他本想激動一番,差點沒憋住,要語無倫次,卻不知從哪兒來的毅力,竟是一下子鎮定了,行禮如儀道:“托陛下洪福,陛下親征,旗開得勝,凱旋而歸,草民……”
  
      “哈哈……”還不待葉老太公說完,朱厚照便龍顏大悅,邊笑邊道:“說起來,倒是實情。”還真是一點也不謙虛。
  
      不過激動的百官們倒也跟著微笑,陛下就是這樣的,說話就是這樣的耿直,只是接下來一句話,卻突然有點那么不太按套路來出牌了。
  
      朱厚照繼續道:“朕親手宰了一個佛郎機妖兵……”
  
      一下子,大臣們的笑臉僵硬了。
  
      劉健差點沒把朱厚照的嘴給捂住。
  
      親手宰了一個?
  
      陛下親征,當然是值得大書特書的。
  
      陛下大捷,更是普天同慶的事。
  
      陛下堂堂天子,親自上陣,那也是一件令人稱頌的事,可陛下在這種場合,逢人就說自己親手殺了人,這……
  
      所有人都有點懵逼,原來陛下還是那個陛下啊,還是那個說話口沒遮攔的天子啊。
  
      這種話,怎么能說?這是要進史書的,這不像話啊!歷朝歷代,也不見哪個天子拿這個來吹啊。
  
      葉老太公卻是不懂其中的道理,他也覺得很牛逼,陛下厲害啊,居然親手殺了一個妖兵,于是忙道:“陛下圣明啊,陛下手刃海寇,大大地揚眉吐氣,彰顯了我大明的國威。”
  
      劉健諸人的臉頓時拉了下來,這格局……也太小了,劉健忙道:“陛下,該動身了。”
  
      朱厚照聽著葉老太公的‘吹捧’,卻是身心愉快,正在興頭上呢,他興致勃勃地對劉健道:“劉師傅,朕當真親自宰了一個,那家伙想要逃,朕追上他,他便返身,喏……他拿著火銃就這樣頂著朕的胸口,萬幸他沒有上火藥,不過朕也不怕,真的不怕,那時是千鈞一發,朕……”
  
      “陛下圣明,陛下該動身了。”劉健的老臉陰晴不定,勉強笑著,忙是催促,只是那笑,顯然很僵。
  
      “朕還沒說完呢。”朱厚照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又見葉老太公認真的在側耳傾聽,這更助長了他的談興,便接著道:“就在那千鈞一發的時刻,朕舉劍就刺,堪堪被他躲過了,說起來啊,這佛郎機妖兵……”
  
      “陛下……”劉健哭笑不得,只好道:“陛下時候不早了,太后心里盼著陛下回去……”
  
      “不急一時的,好事多磨嘛,讓朕先說完。”朱厚照背著手,感慨地繼續道:“那佛郎機人那時想要拿火銃來砸朕,這佛郎機人哪,說起來……”
  
      劉健等人急了,葉春秋一直在一旁看著,他善于察言觀色,當然看出劉健焦急什么,便笑了笑道:“請陛下及早入宮拜謁太后娘娘,想必太后娘娘一直憂心著陛下呢!”
  
      (未完待續。)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