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千一十八章:震懾
    葉春秋突然哈哈地笑起來。
  
      王漢忠以為葉春秋此舉是因為他的主動商談而高興,便也跟著笑了起來,邊催促道:“公爺,咱們講一個好價錢,如何?”
  
      葉春秋卻是慢悠悠地道:“不必了,我沒興趣。”葉春秋看著王漢忠,眼中有著嘲諷的意味,道:“你現在帶來的種子,對我來說,一錢不值。”
  
      王漢忠的臉色微變,他本就是個小小童生,而后下了南洋經商,身上帶著市儈之氣,性子狡詐,聽了葉春秋的回答,不禁冷冷笑起來道:“噢,既然公爺不要,那么在下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不過……”
  
      他故意拉長了聲音,才道:“公爺是寧波人吧?”
  
      葉春秋想不到此人已經打探了自己的底細,卻懶得理他,端起茶盞:“請吧。”
  
      王漢忠卻是呵呵一笑道:“且聽學生將話說完,公爺可知道咱們大明乃是富庶之地?歷來嘛,財不可外露,而今既露了財,佛郎機人怎么不惦記呢,往后哪,只怕會有更多的佛郎機人慕名而來,他們萬里迢迢,只為求財,這一點,倒是和學生一樣……”王漢忠瞇著眼看著葉春秋,眼眸之中顯露著森然的光芒,接著道:“可若是求不到財……”
  
      這話外,顯然有弦外之音,若是求不到財,那么人家可就要你的命了。
  
      王漢忠一點兒也不擔心大明朝廷這些人會對他怎樣,大明作為他的父母之邦,他太清楚朝中的袞袞諸公們是如何恪守所謂的‘待客之道’了,所以他自覺得自己放肆一些,也沒什么妨礙的。
  
      他話音才落下,卻見葉春秋已長身而起,走近了他,葉春秋背著手,抿嘴一笑道:“嗯?若是求不到財,會如何呢?葉某人還要請教。”
  
      這個方才在王漢忠面前還帶有幾分稚氣的少年郎,個頭不低,現在在王漢忠的跟前,莫名的給著王漢忠不小的壓力。
  
      王漢忠方才還面帶幾分得意之色,可是猛地感受到走到自己跟前的葉春秋身上一種強烈的壓迫,他本想冷笑著去看葉春秋,卻發現葉春秋也同樣在看著他,這雙眼眸,方才清澈見底,現在卻是釀著濃重的殺機,殺機畢現,何止是眼睛,雖是葉春秋的身體隱藏在蟒袍之下,可王漢忠感到葉春秋如一頭蓄勢待發的獵豹一般,仿佛渾身的肌肉都已繃緊。
  
      王漢忠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竟是有些慌亂了,身軀可冷不然地哆嗦了一下,道:“你想做什么?”
  
      葉春秋咄咄逼人地看著他:“方才的話,你沒聽到嗎?我問的是,若是求不到財,會如何?”
  
      “我……我……”王漢忠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下,卻見葉春秋又突然朝他露出了淺笑,這淺笑竟帶著一種別樣的魅力,彬彬有禮之中,又給人一種不容侵犯的感覺。
  
      王漢忠立即大叫道:“我乃佛郎機大使,是總督阿方索大人的使節,是你們的客人……”
  
      “滾吧。”葉春秋眼眸一閃,不屑地從嘴縫里吐出兩個字。
  
      王漢忠只好恨恨地看了葉春秋一眼,顯得有些狼狽地匆匆離開。
  
      只是,葉春秋卻是在剛才看得很清楚,雖然王漢忠被他的威勢所震懾,但是王漢忠的眼眸里,分明也掠過了殺機。
  
      葉春秋似笑非笑地坐回沙發上,心里不禁思量著什么,神色越發深沉。
  
      ………………
  
      過了幾日,宮中又召葉春秋入宮,葉春秋旋即坐了馬車,入宮覲見。
  
      今兒朱厚照卻不是在暖閣,而是在文武樓召集了幾個重臣商討軍機。
  
      文武樓靠著保和殿,是保和殿的附屬殿宇,此時這里禁衛森嚴,帶著肅殺之氣,葉春秋抵達的時候,發現幾個閣臣,包括了吏部尚書張彩,以及英國公張懋人等,都到了。
  
      朱厚照坐在御案后,神色凝重,正聽著谷大用的匯報:“寧波那兒,市面蕭條得很,不少富戶紛紛遠避內陸,或是遷至南京居住,現在外間到處都是流言蜚語,就連京師都不能幸免,都在說妖兵的事,那佛郎機人的大使,只說朝廷若是愿意讓佛郎機人開辟一處定居點,再與大明互通有無,便可修兩國之好,若是答應,他們便與大明成兄弟之邦,若是不答應……”
  
      “不要再說看了。”朱厚照怒氣沖沖地道:“這佛郎機人就有這樣可怕嗎?當初鬧倭寇的時候,各個口岸尚沒有如此,現在好了,廣州、泉州、寧波,乃至松江諸地,一個個就如同是見了鬼似的……”
  
      朱厚照的臉色鐵青,眼睛瞄到了葉春秋,臉色緩和了一些,卻又在群臣面前掃過,隨即道:“魏國公那兒怎么說的,南京那里有什么消息?”
  
      “魏國公的意思是,朝廷理應委派一員都督,協調江浙、福建、廣東諸衛兵馬,如此,方能隨時應變,如若不然……”
  
      朱厚照皺眉道:“內閣怎么說?”
  
      朱厚照的心情很糟糕,實在是朝野內外的恐慌蔓延得太快太厲害,居然東南沿岸都出現了大量的逃戶,這倒也罷了,現在據說連暹羅和呂宋、安南也都有點離心離德的跡象。
  
      這個世界是現實的,當其他人看到了大明的軟肋和虛弱,自然而然也就會起其他的心思。
  
      現在佛郎機人表面上遣使致歉,愿修永世之好,可實際上,卻是赤。裸裸地威脅著大明朝廷。
  
      若是朝廷不答應,就意味著從現在開始,大明未來數十甚至上百年的時間里,永遠都要遭受這群比之倭寇危害更要大上十倍百倍的巨大威脅,江南和嶺南等地,本就是大明的糧產重地,若是這樣屢次三番的折騰,可怎么是好?
  
      朱厚照問起內閣怎么說,四個閣臣卻是一時拿不定什么主意,這也算是千年未有之變局,他們挖空了心思,也實在想不出該如何應對。
  
      這一次,是從海上來的強敵,北上的韃靼人和瓦剌人,還可以通過長城和關隘來抵御,可是這波濤千里的汪洋,莫非還要沿岸修筑出一條長城不成?(未完待續。)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