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六百四十九章:臣有一計
    葉春秋忙是點頭,然后看著鄧健用著幽怨的眼睛看著自己,葉春秋狠心地將目光移開,心里說,很抱歉,我跟你不是一路人啊。
  
      然后他才匆匆地回到崇文殿,崇文殿里,依然傳出咔擦咔擦的聲音,卻是朱厚照穿著這金甲在殿中來回踱步。
  
      見了葉春秋進來,朱厚照忙是將頭盔前的護嘴翻上去,氣喘吁吁地道:“哎呀……捂住了嘴,憋死朕了,葉愛卿,別來無恙。近來都在忙碌什么?”
  
      葉春秋忙是躬身道:“陛下,臣在謀劃陛下這樣的行頭。”
  
      朱厚照呵呵一笑道:“好好的干,不過朕得提一提意見,穿這身板甲,容易磕著自己,里頭得有內襯才好。”
  
      朱厚照而今成了免費的試穿員,很快發現了幾個問題,一一和葉春秋說了。
  
      葉春秋卻是抿嘴笑道:“臣前些日子也已發現了,已經改良了。”
  
      朱厚照瞪大眼睛道:“什么,朕這套是改良之前啊,你呀……”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朕心疼得厲害。”
  
      葉春秋差點就想說,那些個被你差點嚇死的翰林老爺們才心疼呢,想起了鄧健那憂傷的樣子,葉春秋心里也疼得厲害。
  
      朱厚照埋怨了幾句,卻又打起了精神:“朕對著水晶鏡看朕這身鎧甲,實在是越來越覺得威武,想不到朕如此的威武不凡,朕叫你來,是和你謀劃一件事的。”
  
      “謀劃……一件事……”葉春秋看著眼珠子打轉的朱厚照,眼睛瞇起來,很警惕地看他,這個家伙,自己算是明白了,他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朱厚照吁了口氣,才道:“朕想好了,朕要自封自己為鎮國公。”
  
      果然……
  
      葉春秋頓時無言。
  
      朱厚照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樣道:“朕是一日都不能等了,春秋,你非要幫一幫朕不可,朕若是不做鎮國公,就如鯁在喉,心疼得厲害,朕好幾日對著鏡子,看著英武不凡的自己,徹夜難眠啊。”
  
      鎮國公的想法,在歷史上,朱厚照想必是謀劃依舊的,不過真正施行,卻是在很多年之后,究其原因,無非是這時候皇帝登基不久,百官們的能耐很大,內閣幾個學士態度很是重要,若是他們反對,朱厚照還真不敢動真格的。
  
      現在鎮國府新軍籌辦出來,開始聲名遠播,朱厚照有些心癢難耐了,這皇帝做得沒什么意思,鎮國公方才有前途,可是他又頗有些畏懼幾個師傅,既是蠢蠢欲動,又不敢胡鬧,現在憋出了內傷,左思右想,還是葉春秋靠譜。
  
      朕這么罩你,現在出了問題,不找你找誰?
  
      葉春秋震驚了,你特么的不是坑我嗎?我堂堂清流,跟著你胡鬧,跟內閣幾個大學士對抗?信不信自己今日答應了你,明日就被天下人用吐沫星子噴死?
  
      見葉春秋肅然著臉,顯得無動于衷,朱厚照走上前,扯住葉春秋的袖子,殷殷期盼地看著葉春秋道:“葉愛卿……”
  
      聲音很膩,讓葉春秋有點想抽他的沖動,你這顯然是要把我坑到底的節奏啊。
  
      葉春秋只好耐心地道:“此事需徐徐圖之,陛下急不來的,過個三五年……”
  
      “三五年……”朱厚照像是被針扎了的螞蚱,反應過度:“朕現在是寢食難安,你竟說三五年。葉愛卿,朕知道你有辦法的……”
  
      葉春秋心里嘆息,朱厚照的眼眸里確實是透著無條件的信任,話說,自己就這么有公信力嗎?好吧,無論自己在天子心里什么形象,似乎這朱厚照擺明著要死纏爛打了。
  
      朱厚照又道:“朕若成了鎮國公,朕便敕你為鎮國府長史,如何?”
  
      他瞇著眼睛,誘惑著葉春秋。
  
      長史,屬于開府的屬官,就如同王府里都會有長史,而這長史就相當于府里的‘宰相’,譬如在寧王府里,除了寧王之外,這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人就是長史了,他負責王府的軍隊、政務、教化、供奉,管理著府中每年的開支,總而言之,這是一言九鼎的角色。
  
      葉春秋一時語塞,鎮國公府,陛下還特么的還想玩長史,你這是打定了主意要搞出一個大新聞啊。
  
      由此也可見,朱厚照顯然不只是玩玩而已,他是真正把這事兒當做事業來做,可謂是蓄謀已久,連公府的官職以及職責都已經想好了。
  
      葉春秋吁了口氣,帶著幾分無奈道:“陛下,若是臣支持陛下做這樣的事,臣只怕……臣并不是貪生怕死,只是不想受這沒有意義的株連。”
  
      你讓我效忠可以,讓我拼命也罷,我葉春秋雖然沒有什么忠君思想,但看在君臣的情誼上,也沒什么好說的;可是你特么就因為想做鎮國公,而讓我身敗名裂?很抱歉,恕不奉陪,我可不是傻子。
  
      朱厚照只好一臉失望的樣子:“朕還以為朕做什么,葉愛卿都會支持的,就如葉愛卿做什么,朕都無限支持一樣。”
  
      他幽幽地說出這句話,滿臉的委屈,眼里還帶著幽怨。
  
      葉春秋卻是微微愣了一下,竟還真被這句話一下子擊中了軟肋。
  
      是么?仔細想想,似乎還真是如此,自己做的許多事,都算是‘膽大妄為’,一直支持自己的,也確實是朱厚照。
  
      朱厚照一臉郁悶的樣子:“好吧,這事兒……就這么算了,你告退吧,朕想靜靜。”
  
      葉春秋心里掙扎了一下,最終嘆口氣,你還真是不害死人不罷休啊,他咬咬牙,卻是道:“陛下,我們……其實可以試一試。”
  
      “試試……”朱厚照那雙本是因為失望而顯得格外幽暗的眼眸,瞬間亮了:“怎么個試法,你說給朕聽聽。”
  
      葉春秋心里想,這件事要辦成,其實難度很大,劉公等人是絕不會縱容朱厚照胡鬧的,大臣們的底線和節操總體來看,比這朱厚照要高得多,他們有自己的一套道德標準,想要把這件事辦成,首先就得搞定內閣,可是如何能得到內閣的默許呢?
  
      當然,最大的前提是,葉春秋必須保護自己。(未完待續。)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