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二百四十六章:未來老丈人

  詩社那兒,已經成立了一個審稿的評鑒團隊,都是請來的一些大儒和名士,陳蓉好說歹說才拉來的,隨著詩社的影響力增大,也有一些大儒愿意摻和進來,交叉進行審稿,確保文稿的質量。
  某種程度,陳蓉這個家伙是個很會來事的人,他總能有一些新奇的影響,再加上王方這種商賈出身的人,聚在一起,總有稀奇古怪的想法。
  譬如專門開辟斗詩的專欄,上一期公布下一期詩詞的征稿,譬如第三期,最后便注明,四期的詩詞將以時下很熱的四季為題,所以這一期,詩詞的專欄里幾乎都是同一種詩詞,這種詩詞和平素那些精美的詩詞匯編不一樣,題目不同的詩,很難分出太多的高下,而同一題的詩,大家各自拿出看家本事,卻容易分出高下,而且更有一點競技娛樂的意思在,等到發售出去,也容易讓買書的人有更多的話題,總會有人覺得這首詩好,也會有人覺得這首詩不盡如意,怕是又要有的爭了。
  八股文章也是太白集的重點項目,幾乎每期,都要匯編二十篇佳作,不過卻是不能同題了。
  因為八股文章對于讀書人來說,便相當于后世的考試資料,知識含量越豐富越好。
  當然,應葉春秋的提議,書里還有一些類似于簡訊的欄目,主要是說一些讀書人事跡的,譬如某某生員,家境貧寒,卻不肯放棄讀書,如何孝順父母,最終中了生員云云。
  又或者某生家中父母病了,終日在床榻一側照料,不敢寬衣解帶之類。
  還有某地修學,某生拿出了平時積攢的銀子。
  本來陳蓉和王方對這些并不看好,不過第三期刊印出來,效果反而出奇的好,一方面,這種揚善的短訊,頗有些褒揚善舉的意思,帶有一點社會責任的性質,連學官們都開始說好,地方的官吏,也樂見其成,這就使得太白集與地方官府和學官有了一些牽連,甚至有各縣的差役,奉著各自父母官的命令跑來詩社,說一些本縣的善舉,昨兒就有余杭縣的公差來,說有某人修橋鋪路,花費巨大云云。
  除此之外,生員們其實也愛這個,人嘛,總是愛模仿的,無論這只是一時有感而發,還是因為其他緣故。報社總會收到一些寄送來的碎銀,其實都不多,都是希望是將這些錢送給那貧寒的書生。
  別看只是一個很小的欄目,效果卻是奇佳,甚至一些事跡,也能成為某些話題,引起各種議論。
  葉春秋在工坊里走了一遭之后,便和王方打了招呼告別。
  王方雖然請了葉春秋來,本來是要作陪葉春秋到處看看的,結果才進去,就各種俗事纏身了,有匠人跑來說雕版出了問題,他便急匆匆的趕去解決,還沒歇下,又說某某書鋪的人上門來了,非要加大供貨量不可,說要鬧起來,他又趕去安撫。或者是哪里的油墨進來,出了一些問題,質量低劣,他便氣沖沖的去,叫了人,將油墨送回去退貨。
  結果本來是和葉春秋打好關系的舉措,卻成了葉春秋一個人瞎晃悠,見葉春秋要告辭,王方這才放下了手頭的事,道:“春秋,哎……真是慚愧,倒是怠慢了你。”
  他對葉春秋越發看好起來,曉得這個春秋是能人,不但有他的名聲能鎮得住詩社的場面,而且又處于詩社的核心和靈魂,最重要地是,寧波平倭的事,已經讓這個解元將來的前途更為期待,太白集要壯大,除了擴展自身的影響,自然也急需要一批方方面面的關系,還需要有幾尊門神,葉春秋是最適合的人物。
  葉春秋抿嘴一笑:“為何要說慚愧?學生瞧著王先生忙碌的樣子,自己反而慚愧了,許多事幫不上什么忙,倒是辛苦了王先生。”
  王方呵呵笑起來,之所以愿意和葉春秋徹底穿一條褲子,連女兒都送了出去,除了以上的一些想法之外,怕也是和他對葉春秋的觀感有關,其他的讀書人,莫說舉人,就是個小小的生員個個都是傲的不得了,從來不曉得體諒別人的難處,唯獨葉春秋,雖然已經是解元,名氣也不小,卻總使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他連忙作揖,道:“不知小女如何了?”
  葉春秋道:“羲之很好,她是個很激靈的人,嗯,我很喜歡,不過舅父在杭州開了女醫館,一時找不到人手打理,所以我便請她去幫幫忙。”
  啊……
  聽到葉春秋說我很喜歡……王方心里就有點兒著急了,他是早就鋪排好了的,羲之雖然給葉春秋將來做妾,確實是委屈了一些,可這人畢竟是解元,家里有個爹也是舉人,況且又是少年俊杰,也不算什么辱沒。原以為羲之和葉春秋早就成了秦晉之好呢,可是葉春秋這樣大大方方說喜歡,王方就曉得,葉春秋這個喜歡,并不是男女之間的喜歡,王方心里有點失落,不過打緊,春秋還小,而且女醫堂他也知道一些,近來據說許多夫人小姐去,那兒倒是很熱鬧,他便笑道:“那么,小女就拜托春秋照料了。”
  葉春秋連忙謙讓:“是羲之小姐照顧學生才是。”
  嗯……有點怪怪的,這算不算未來老丈人的囑咐。
  不過好像……又似是未來老丈人之一。
  葉春秋對于自己的家庭生活,還沒有太多的規劃,年紀小嘛,情有可原的,不過許久不見羲之,心里也怪想念的,嗯……也不算情愫,理應就是有一點點小小的心疼吧,她一個家中的小姐,卻因為老爹的心思,或者也是這個世道的無奈,平時待守閨閣,而今……卻被自己送去了女醫館獨當一面,好吧……該去看看她。
  葉春秋辭別了王方,近來手頭還算活絡,雖然還背著一身債,不過債主沒上門,倒也能奢侈一些,雇了車轎,趕往女醫館,因為天色還早,葉春秋卻不敢進去,這兒只允許女子出入的,得入了夜,這兒打了烊,葉春秋才能從側門進去看看,所以他不急,只好在外頭晃蕩。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com手機請訪問:http://.com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