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二百三十三章:報捷

  此時,唐兆豐猛地想起了一件事……
  自己好似也請人彈劾過,噢,寫給鄧健的信是怎樣說的……
  頓時,唐兆豐打了個冷戰,他清楚的記得,自己寫的是,葉春秋胡說八道,居然敢說倭寇會在黃水灘登陸,襲擊寧波……
  一下子,唐兆豐如遭雷擊。
  遭了。
  這封彈劾奏疏卻不知發出了沒有,假若是發出了……
  后果不堪設想啊。
  想想看,自己作為都司府的人,還在叫罵葉舉人多管閑事、狗拿耗子、妄議軍政,那么……豈不正說明……
  唐兆豐魂不附體的看著都司大人。
  都司大人也發了報捷奏疏……
  這……
  既然是葉春秋示警,既然是葉春秋妄議了軍政,既然都司府的人狀告他多管閑事,那么……都司大人上奏了那封捷報,豈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
  他一下子,差點兒癱坐下去,勉強才支撐著,沒有使自己露出什么破綻,他心里七上八下,只看著葉春秋和錢謙二人被押著下去,看到都司大人和高先生得意洋洋的樣子,心里已是一萬頭草泥馬奔過。
  但愿……但愿……但愿那御史鄧健,沒有上彈劾奏疏上去,但愿那鄧健病了、死了,沒有收到自己的書信,但愿如此……不成,得趕緊回去修書問一問,這……是要完啊。
  而這時,都司大人已站了起來,他和悅的拍了拍唐兆豐的肩,笑吟吟道:“唐大使,本官命你節制海寧衛,讓他們在黃水灘設伏,你……做的很好,這個功勞,自然會有你的一份。”
  唐兆豐看著都司大人難得給自己表現出來的善意,意思當然已經很明顯了,這是告訴唐兆豐,接下來,自己這個節制海寧衛的大使,就成了最關鍵的人證,既然要證明葉春秋和錢謙冒功,那么……唐兆豐是再適合不過的人物。
  唐兆豐只得賠笑,只是這笑容有些發苦。
  心里只是默念,菩薩保佑,但愿那份彈劾奏疏……
  ……………………
  在北京城里,炎熱的天氣使得紫禁城里的紅墻和琉璃瓦都滾燙得嚇人,絲絲的熱氣冒出來,即便是在內閣里,也大抵是如此。
  內閣位于宮中角落里的一處很不起眼的建筑,可是就這么一個小小的建筑里,卻是藏龍臥虎,這里……某種程度來說,這才是整個大明朝的中樞,天下各州縣所發生的事,多與高坐于此的諸公們息息相關。
  四個閣臣,以內閣首輔大學士劉健為首,其次便是謝遷、李東陽、焦芳三人。
  他們輪流當值,專門負責處理從天下各州縣送來的奏疏,陛下畢竟不可能批閱那每日數百上千的奏疏,于是乎,往往任何奏疏,都需要先在內閣里票擬,所謂票擬,其實就是在閣臣在奏疏下提出自己的建議,譬如江西大旱,奏疏先是送到內閣,內閣的學士則在下票擬:“應令戶部調撥錢糧十萬石,發赴所在受災州縣,予以賑濟,命在地官吏,全力救助災情,事情緊急,可使其開倉放糧,本地衛所,更該隨時警戒,以備不時之需,若有宵小之徒借機滋事,應允其全力彈壓,以絕后患。”這便是票擬,票擬擬定之后,送去了內廷,就需要皇帝來朱批了,若是皇帝不認可這個票擬,當然可以重新寫下自己的意見,可一旦認可,只需用朱筆在下寫一個‘可’字,便需制誥房立即擬定旨意,發去六部,讓六部執行。
  明初時,自洪武天子廢黜宰相之后,內閣大臣就開始擔負這種職責,只是因為那時的天子凡事都親力親為,內閣大臣固然票擬了意見,皇帝也大多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內閣大臣當時不過是機要秘書一般的存在,雖然地位尊榮,卻并無太多實權。
  可是等到后來,天子們漸漸懶散下來,甚至連奏疏都不看,于是乎,票擬之后的奏疏,幾乎直接進行朱批,一切都以內閣學士的意見為準,而到了這時,內閣大臣的權柄也就日益滋長起來,在此之后,又因為他們權利實在太大,而內閣學士又往往官職低微,難以約束六部九卿,皇帝們為了省心,便索性直接讓學士兼任六部尚書和侍郎的職缺。
  這些內閣學士兼任的禮部尚書、戶部尚書們,權利已經達到了頂峰,他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成為了天下人關注的焦點,而在此時,四個閣老卻都是面面相覷,因為他們發現了一樁奇怪的事。
  就在今日,同時有兩封報捷的奏疏傳到了內閣。
  倭寇襲寧波,有七百之眾,為首者鬼島三雄,為海寧衛伏擊,海寧衛出動的亦是七百多人,鬼島三雄為浙江解元葉春秋所殺,余者幾乎全殲。
  四個閣老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南倭北虜,乃是自洪武以來一直都是大明朝的頑疾,久治不愈,為了解決這兩個問題,朝廷不知使了多少手段,可南方的倭寇,非常危害沒有減輕,反而愈發的猖獗起來,江南諸地,乃是朝廷最重要的錢糧稅賦所在地,卻是時常遭到倭人襲擾,早已讓朝廷煩不勝煩。
  而那鬼島三雄,就更是令人為之色變的人物,先帝在時,就曾因為鬼島三雄的劫掠而龍顏震怒,屢屢發布旨意,督促備倭諸衛進剿,只是可惜……往往都是無功而返。
  可是現在……七百倭寇盡數全殲啊,這已是平倭以來,百年難一遇的大捷。其實……這倒也罷了,更重要的是,鬼島三雄居然已經伏法,死了!
  四個閣老都覺得不可思議,如果可以說臟話的話,只怕那一句臥槽的國罵都要出口了。
  他們第一個反應就是不信,這如何可能,若是鬼島三雄這樣容易覆滅,那朝廷在沿岸數省設立了這么多個備倭都司府,又建立起來了數十個備倭衛所,養著十幾萬兵馬,處處提防倭寇,這么多年來都徒勞無功,怎么可能會被海寧衛的七百多個老弱病殘就幾乎一網打盡。
  還有那個鬼島三雄,此人是出了名的狡詐,縱橫東南沿岸數年,從來未吃過朝廷的虧,怎么一下子就被斬殺了呢?(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com手機請訪問:http://.com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