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鯉魚躍龍門

  葉景安心地在磨墨,自進了考場,他便有一些忐忑,不忐忑是不可能的,十幾年沒有進學,現在突然臨時抱佛腳要來鄉試,自己的水平發揮的并不穩定,科舉最講究的是苦練,知識都是靠一點一滴積攢起來,絕不可能一蹴而就。
  也正因為如此,自家兒子一次次讓人耳目一新的表現,才讓人覺得驚為天人,被人稱作是神童。
  可是葉景自己卻是深知,自己不算什么神童,這么多的考生,哪一個不是數十年的寒窗苦讀?沒有一個人是省油的燈。
  心里正想著心事,他勵志要科舉,不甘于落在兒子之后,可一旦名落孫山,可就糟糕了。
  接著又想,春秋這一科能否高中呢,他能高中才好。
  稀里糊涂的想著,等差役到了他的考棚前,他抬眸,看到了答案,整個人卻是打了個激靈。
  文猶質也,居然是文猶質也……
  這……居然一不小心,也不知走了什么****運,居然……居然……
  他目中何等的駭然,考試的題目都是從四書五經中截取,這可是洋洋十幾萬字,里頭的每一段,都可能成為題目,更不必說,再加上各種大截小截的題目,那就使這考題可選的更多了。
  所以想要猜中考題,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是偏偏……
  呼……
  葉景心里開始可惜了,因為自己作的最后一次題,對于他來說可以算是他這一輩子的八股文中的點睛之筆,畢竟是經過了許多天的深思熟慮,還有許多天的反復雕琢,是自己的巔峰之作。
  他想到本來這篇文章是要給葉春秋看的,偏偏葉春秋說要好好溫習,不肯去看。
  現在想來,實在可惜了,若是兒子看了,用這篇深思熟慮、幾經雕琢的文章去做題,這一科的希望極大。
  他心里雖然可惜,卻也知道已經無可奈何,既然兒子用不上,那么只好自己來答題了,他深吸一口氣,信心十足,鋪開了紙,毫不猶豫地在考卷上寫下端端正正的小楷:“文質相須,而過文者過矣。”
  十分新穎的破題。
  葉景成竹在胸,繼續開始承題:“夫文已輔質,則質不獨重矣。欲去文者,奈何不究其弊耶?”
  接著便是起講、入題,開始第一股、第二股,他瞇著眼,更加信心十足,等文章出題之后,便開始過接,連續寫下第無股、第六股,嘴周開始寫下:“君子慎詞哉,毋令世之人習于其說,僅一皮相天下士而可。”
  做了最后的收結之后,一篇錦繡文章也就做成了,他長長的舒了口氣,這篇八股文,可算是自己平生最得意之作,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開始低聲念誦,尋找文章中的錯字,最后才小心翼翼地重新謄寫了一份,算是最終的答卷。
  …………………
  另外一個考棚,陳蓉亦是下筆如飛。在他的對面,穩穩坐著的是張晉,張晉這猥褻大叔平時作文也還算過得去,可是一到考試,就開始有些緊張了,他不似葉春秋那樣有什么‘大才’,也沒有陳蓉那樣的世家培養,更多的只是誤打誤撞的在讀書圈子里蒙圈而已,也不知是走了什么運,才勉強中了個秀才,現在這場鄉試,他的希望并不大。
  可是當他看到文猶質也的時候,也不禁愕然,我去,真是見鬼了,這一次還真是走運,那葉春秋出的七八個題目之中,不正好有一篇文猶質也嗎?
  他曾經嘗試過作文,當時也是吹牛,要和葉春秋、陳蓉二人一比高下,所以對于這個考題印象還算深刻,現在鄉試居然也是這個考題……
  他禁不住要淚流滿面,祖宗保佑啊,合該老子要發跡,要光耀門楣。
  那方才還軟綿綿的張晉立即開始龍精虎猛起來,提筆有神,嗯……此前雖然嘗試做過幾次題,不甚理想,不過畢竟已經有了幾次做題的經驗,現在時間還早,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來疏理。
  這一次若是都不中,我張晉的張字就倒過來寫。
  他抬眸,看到對面的陳容易下筆如龍蛇,我去,不能落后于人啊。
  ……………………
  葉春秋已經答了卷,這個題因為不算偏題,所以在光腦之中的八股文尤其多,足足九百余篇。
  現在的葉春秋,對于八股已經有了許多的心得,所以不必去靠誰家中了狀元和進士就答題了,而是不疾不徐的一篇篇瀏覽,選出一篇自認為最精彩的一篇。
  反正能收錄起來,傳諸后世的文章,沒有一篇不是曠古未有的大作,而從中遴選,又靠著葉春秋所培養出來的眼力,倒也一丁點都不擔心會出什么問題。
  他選擇之后,就開始不疾不徐的答題,他的小楷已經越來越精湛了,再加上平時練劍,使得手腕的力道越來越大,所以一旦下筆,漸漸這中規中矩的小楷書,不自覺的多了幾分銳氣,有一種躍然于紙上的蒼勁。
  做完了題,他拿了準備好的清水清洗毛筆,這一次考試是四天,除了八股,還有策問,當然,一般是《論語》一文、《中庸》或者《大學》一文還有《孟子》一文除此之外,還有五言八韻詩一首,經義四首。
  考的內容雖多,其實本質上,真正決定人命運的還是這篇八股,其他的只要中規中矩,不出什么太大的差錯,就不會出任何的問題。
  葉春秋心情顯得頗為輕松,不驕不躁。
  連續幾場考試下來,本質上對于考生來說,其實是身體的折磨,畢竟待在一個狹小的房間里,對著長案和試卷,葉春秋便覺得頭大。
  等到了第四日,所有的試題都已經做完,考場上開始出現了一些活躍的氣氛,以至于督考的考官們開始四處巡場,臉拉得比驢還長。
  其實這個時候,出現一些活躍的氣氛倒是可以理解的,神經緊繃了四天,換誰都受不了啊,好不容易考的差不多了,自然需要發泄一下。
  葉春秋卻顯得很穩重,只是安靜的坐在自己的考棚里。
  好不容易,等到梆子聲響起來,所有人都如蒙大赦,這時候考官來收了試卷,大家卻不能一涌而出,而是要先列隊去明倫堂那兒,辭謝大宗師。
  …………………………………………
  今天十章已更,太累,先歇一歇,大家早點睡。(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com手機請訪問:http://.com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