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百六十章 :高人一等

  不過話又說回來,秋闈考試還好,這春季鄉試卻也有許多糟糕之處,比如……春天是生病的季節,尤其是那些個生員因為緊張,許多人若是不小心染病,那可就糟糕了。
  葉春秋甚至有點可惜自己當初沒有讓同濟堂在這兒及早開一個新的堂號,掙點同年們的藥錢,就不知這算不算是財富再分配,屬于劫富濟貧的范疇之內。
  葉春秋和葉景一早便起來收拾東西,鄉試是在貢院舉行,而考試是在卯時不到,這就意味著,住在城郊,是不可能及時趕赴考場的,得提早先去貢院附近的客棧里頭打尖住下,這才能萬無一失。
  其實收拾行囊的事,葉景很是熟稔,葉春秋倒是想要幫忙,不過這個既當爹又當媽的父親,卻不愿葉春秋做這種粗活。
  葉春秋也只是收拾了一下平時自己寫過的文章,將文房四寶也一并收了。
  等到辰時的時候,外頭卻是一場春雨襲來,雖然帶了雨傘,不過父子出門,卻擠在一個油傘里,又背著書箱和行囊,腳下還得避雨,顯得有些狼狽。
  族伯葉弘那兒,早已叫了人來催了,葉弘也要去客棧入住,為鄉試做最后一次的準備,他在車里,顯得有些不耐煩,這葉景父子倒是夠磨蹭的,可是讓他先走,卻又不能。
  名聲很重要,這就好像父親平時教誨的異樣,將來自己可是要做官的人,萬萬不能讓人說什么閑話,若是嫌惡窮親戚的名聲傳出去,將來自己若是做了大官,這些都可能要載入史冊的。
  名留青史的事,一分一毫都馬虎不得啊。
  所以他固然心里很焦躁,卻還是耐心的等,雨幕之中,葉景和葉春秋相互擠著撐著油傘過來,葉弘便道:“快,快,要遲了,今兒入住客棧的人多,再遲,可就沒有房間了。今時不同往日啊,何況到了那兒,我還要去看書,考期就在這兩日,豈可把時間用在這些地方。”
  轉念一想,噢,好像他們也是考不中的,反正努力不努力都要名落孫山,似乎也不必介意早一些還是遲一些,于是心里不由憤憤然,這是害群之馬啊,他們考不中,所以磨磨蹭蹭,可是我卻要大展宏圖的,真真要被他們拖累死了。
  葉春秋濕噠噠的忙是上了車,葉景還在車下收傘,葉弘又是再三催促,葉景才很不好意思地道:“讓族兄久等。”
  葉弘本想沒好氣的說,你既是知道久等,還要磨蹭。又覺得沒必要如此,便索性闔目,不予理會。
  馬車徐徐而行,待離了葉家,靠在車廂里最好位置的族伯一個人占用了一大半的空間,而葉景和葉春秋也不好意思多用空間,只好蜷在一邊。
  葉弘好整以暇地掀開車簾子,不禁吹胡子瞪眼:“真真是可惡,下了些許的雨而已,農人們就不上田里了,這是春耕時節,誤了農時,餓死了他們事小,可是耽誤了國計民生,卻是大事。”
  于是便又開始憂國憂民。
  葉春秋很難理解,這個族伯是不是腦子自小被驢踢過了。他朝自己爹擠眉弄眼,老爹卻是道:“哦,族兄,不必生氣,現在的農人是如此的,可不是世風日下嗎?”
  葉景順著葉弘話頭說下去的時候,不經意間朝葉春秋眨眨眼。
  葉春秋很明白來老爹的意思,老爹這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哎,什么時候老爹也開始變得如此‘油滑’了,有點跟不上他的節奏啊。
  葉弘便又開始絮絮叨叨,大抵說了什么,葉春秋便也沒興致去聽,只看到葉弘打開的車窗外頭,阡陌和田埂還有市集自車窗口處劃過,淅瀝瀝的雨水啪嗒啪嗒的打在車廂,發出沙沙的聲音。
  等進入城里,尋到了一處客棧,這兒已是人滿為患,葉弘下車,自有車夫給他撐傘,所以走在前頭,一副不沾風塵的做派,葉景和葉春秋同撐著傘,狼狽的跟在后頭。
  店伙已經迎了來,笑嘻嘻的朝葉弘抱拳:“客官可是來趕考的,哎哎哎,這不正是來得巧,恰好店里有一間天字房,這天字房可大有來頭,前幾年在此下榻的,可是直接中了舉人的。”
  葉弘背著手,淡淡道:“噢,本生員難道還要沾別人的光才能中舉?”
  這句話反而把店伙難住了,不科學啊,平時這套話聽的那些趕考的生員都是一愣一愣的,十之**是要喜笑顏開,誰曉得今兒卻是馬失前蹄。
  葉弘卻又道:“罷了,就住這天字號的房吧,將來我住這里,來年的秋闈,你大可以說我在此住過,也算是給你們招徠客人的手段。”
  “好勒,天字號房一件,敢問是哪一家老爺?”
  “姓葉。”葉弘這才想起身后的兩個跟屁蟲:“我這兒還有兩個人,卻不知還有什么客房嗎?”
  店伙這才注意到,葉弘身后果然是有兩個秀才,心里便踟躕了,上房已經沒了,現在雖然是清早,而且又下了雨,可是如今來杭州考試的生員多,上房早就人滿為患了,下房倒有的是,畢竟考生嘛,都圖一個喜慶,他就怕因為葉春秋父子不肯住下房,連葉弘這個生意都沒了,于是很踟躕地道:“倒是有幾間,也是極好的客房,很是吉利的,就是……就是偏僻了一些。”
  邊邊角角的客房,歷來是沒什么人愿意住的,忌諱。
  葉春秋卻是含笑道:“那勞煩來兩間很吉利的客房。”
  伙計一聽,頓時眉開眼笑地道:“好,好,好。”心里吁了口氣,不免將葉景父子看輕了,多半是兩個窮書生,想必沒住上房,還求之不得呢。
  葉弘卻是很寫意地笑了笑,自覺得更加高人一等。
  等三人進去打了尖,葉春秋自然也就閉門不出了,主要是不愿意和那族伯再打什么交道,便只說自己要讀書,連飯菜也讓人送進來。
  他在房里練字,偶爾干脆躺著瞑目打開著光腦搜索一些有用的信息。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com手機請訪問:http://.com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