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拍即合

  結社……
  眼下,生員們確實已經開始結社了,當然,并不像明朝中后期那般緊密,大多也就是幾個人湊在一起,相互切磋一下學問和詩詞,無非就是給自己風花雪月找個由頭而已。
  陳蓉本來對葉春秋是很不忿的,無非是因為葉春秋是鄉巴佬,而且據說還是庶子,這家伙憑什么搶了自己的案首?可是人就是如此,一旦擺清了自己的位置,心里的怨氣也就漸漸少了。
  近來葉春秋是名聲大噪啊,他的戲曲,他的文章,陳蓉都聽說過也見過,那都是一等一的,你不得不佩服。而今日葉春秋的表現,才教陳蓉最為震撼,起初的時候,陳蓉還以為葉春秋當真是幫助同學呢,可是看他此后指揮若定,等到了衙里,更是口若懸河,他這世家子和普通的秀才不同,一眼便看出,這似乎是葉春秋有意為之所布置的局,這家伙下手還真夠黑的,堂堂秦淮樓,這可是寧波第一樓,據自己的父兄們議論的時候,都曾私下里說秦淮樓有哪些達官貴人襄助,可葉春秋居然直接將它打垮,而且還全身而退。
  他服了。
  今日鬧得這么大,陳蓉的興奮勁還沒過去呢,仔細一琢磨,不如把葉春秋推出來,趁熱打鐵,大家結個社,這是自己的提議,到時候公推了葉春秋為首,自己這個從中牽線搭橋的人,至不濟也能做個副手,少年人嘛,總是喜歡充個頭,陳蓉也不能免俗。
  而更為重要的是,交游廣闊對于大家都有利,比如陳蓉這樣有很大機會中鄉試,甚至有機會中會試成為進士的人來說,多一些同窗照顧,不是什么壞事,在本地有大家一起幫襯,對陳家也不無好處。
  至于那些沒有太多家世背景,而且很普通的秀才來說,固然是舉業無望,可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啊,單單一個功名哪里是說混就能混開,自己有幾百個有功名的同窗,一呼百應,那才是狂拽霸氣吊炸天。
  葉春秋愕然一下,這是要拉幫結派啊,他頓時明白了陳蓉的心思,這家伙就是個官迷啊。
  不過結社似乎也不錯,葉春秋心里知道,弘治之后,江南的讀書人便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越來越多的讀書人從一個個單一的個人,最后成為了一個抱在一起的團體,甚至到了后來,影響到了國家的大政,當然,葉春秋當然不會告訴陳蓉,幾十年之后,因為這種風氣的開放,最后孕育出了東林黨這樣的怪胎。
  好吧……現在似乎恰好是結社的開端,順一順這個風潮也好,而且對于自己也有莫大好處。
  葉春秋笑吟吟道:“推我為首?這可不好,春秋何德何能。”
  陳蓉大喜過望,葉春秋沒有點頭說好,卻是直接討論誰來做首腦的問題,這不就是已經同意了嗎?他也拿捏不準葉春秋是不是謙虛,于是道:“春秋的名聲大,有春秋為首,咱們詩社才能發揚光大,大家都很佩服春秋拯救同窗于溫柔鄉中的舉動呢,春秋登高一呼,寧波的生員都肯響應的,這為首之人,非你莫屬。”
  登高一呼,尼瑪,怎么聽著像是要造反一樣。
  葉春秋遍體生寒,至于拯救同窗于溫柔鄉中,葉春秋都已懶得吐槽了,反正換做是自己若是在溫柔鄉里被一群人明火執仗的拉出溫暖的美人懷里,然后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說,春秋,你怎么可以這樣。臥槽,我不宰了你們才怪。
  當然……好像這個缺德的人是自己,呵呵呵,越來越佩服自己了,做壞事都可以做的如此大義凜然。
  葉春秋心有些熱了,可是仔細一想,卻還是笑吟吟道:“不不不,若是結社,我來為副,幫襯一下社長就可以了,春秋年紀還小,只怕難以服眾,至于到底誰來為長,便讓眾人公推,不知陳兄意下如何。”
  陳蓉有些意外,哪里想到葉春秋居然當真不是謙虛。
  他哪里知道,葉春秋其實是早有盤算的,讀書人本來就不太好約束,詩社新建,肯定有許多人桀驁不馴,葉春秋年紀還小,哪里有這么多精力去管束那些刺頭,還不如為副,讓社長出來擋那明槍暗箭。而且為副的話,也能保證自己在詩社中有足夠的影響。假若這詩社當真能發揚光大,那時候許多的規章制度漸漸成熟,也有了一定的影響,詩社內的山頭已經穩定下來,而自己年紀也大了一些,再有做社長的機會,那也不遲。
  陳蓉大喜啊,自己之所以熱心,確實有增加自己影響力的心思,名氣不都是靠人捧出來的嗎?現在葉春秋聲言不做社長,那么自己若是努力撮合一下,還是很有機會的嘛,詩社社長,若是能把寧波府里的生員都糾集起來,那可就是數百個生員啊,這都是有功名的人,將來這些人還有可能中舉人,中進士,那就愈發的了不得了,他忙是搓著手:“春秋,現在說這些,還為時尚早,最緊要的還是聯絡大家,這事兒你放心,我來操辦,你等著我的好消息。春秋賢弟啊,我和你此前確實有所誤會,那時候是我嫉妒你,哎……事后回想,若非是春秋大度,罷罷罷……”
  葉春秋心里想,我很大度嗎?明明我很想宰了你好不好,當然,那是從前,現在你態度總還算在我接受的范圍。
  陳蓉繼續道:“罷罷罷,前事就不提了,而今我們拋棄了前嫌?從此往后,我們便是至交好友了,尋個空,春秋來我家訪我,我家里有許多的藏書。”他眨眨眼:“我家有一幅柳公權的真跡,平時是不示人的,春秋若去,我帶你去觀摩一二。”
  葉春秋連忙答應,既然人家這樣熱情,自己當然也要熱情一些,葉春秋道:“噢,你有空也來我舅父家拜訪,同濟堂你聽說過吧,那里還有一個同濟女醫堂,關門給婦人看病的,坐鎮的是無錫的女神醫,尊府若是有人染病,大可以去看看,咳咳……我給你打……八……不,七折。”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com手機請訪問:http://.com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