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百零一章:容易冰消

  若是一般的讀書人,進了青樓,玩點詩詞曲藝什么的,也算是一段佳話,譬如大名鼎鼎的柳永,還有那放蕩不羈的唐伯虎,甚至到了晚明的時候,不少讀書人醉生夢死,放浪形骸,更是令人神往。
  不過這種人大多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功名和仕途上失意,也就是說,混的不太如意,所以索性就自暴自棄,大爺我就是要浪,你們管不著。
  而一般的秀才或是官員狎妓,固然也不算什么,可是大多還是低調的,畢竟這個時代講究的是中庸,凡事不能過份。葉春秋這樣的身份,這就更是一件忌諱的事了,這若是傳出去,葉春秋不但去了妓院,玩的開心了,居然還做了詞讓人傳唱,那些學官們會怎樣想,將來若是做了官,上憲和同僚又會如何想?何況他現在才十二歲,十二歲就如此出格,這哪里是什么佳話,分明就是個坑啊。
  今日若是寫了,水平太臭,不免讓人貽笑大方。
  可是寫得不錯,再加上自己的名聲,這秦淮樓就能借著自己這個案首和神醫之名增色不少。
  但此事若是傳出去,只怕學官立即要找自己去臭罵一頓了,無非就是不務正業啊,荒誕胡為之類的話。名聲在這個時代極為重要,可是名聲也有很多種,你大可以去學那柳永、唐伯虎那樣,雖然贏得了贏得青樓薄幸名,又能如何?不過被一群煙花女子欣賞,和一些名人雅士打點交道罷了,可是朝廷那個龐大的官僚系統,卻并不愿意接納這樣的人,還有各級的學官,對這樣的人也素來不喜。
  葉春秋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寫是不成,不寫也不成,他突然覺得這個嫣兒有點非同一般,因為無論自己做出何種選擇,她都贏了,一個姑娘固然再出色,終究不過是掙一點賣笑銀罷了,可是一個青樓的經營,名聲最為重要,這等于是讓葉春秋給她打一個活廣告,葉春秋若是寫的不好,被人奚落,大家也記得葉案首在秦淮樓里寫過一首不堪入目的詞,假若寫的好,傳唱開來,那就更加了不得了。
  葉春秋眼眸一轉,面沉如水,笑了笑:“三百兩銀子,學生實在拿不出,不妨如此,嫣兒小姐能否給個折價,百兩銀子如何?”
  嫣兒哪里在乎這百兩銀子,秦淮樓也算是寧波數一數二的青樓,出入的多是名流巨賈,收益素來是不小的,她嫣然一笑:“葉案首,在這樣的場所,談錢不免俗氣,還是吟詩作曲更雅一些。”
  葉春秋淡淡一笑,轉身便走:“既如此,那么告辭。”
  錢買不到,就真沒辦法了。
  葉春秋拉著女孩兒,女孩兒卻是張著眼睛,可憐巴巴看著葉春秋,低聲道:“公子,公子……救救姐姐好嗎,我什么都可以做的,我伺候公子一輩子,求求你,求求你……”
  身后的嫣兒咯咯笑道:“哎呀,葉案首這是做什么,這樣急著要走,真是……葉案首若是作不出,大可相告,何必如此。”
  這分明是激將之計。
  不過看熱鬧的人不嫌事大,葉春秋就這樣走了,豈不可惜,于是紛紛起哄:“葉案首,不妨一試。”
  “是啊,是啊,葉案首才高八斗,填個詞曲舉手之勞而已。”
  也有人抱著手,對葉春秋不甚友好的,便陰陽怪氣:“多半是怕了吧。”
  葉春秋被女孩兒的手握著,感受到小手里的冰涼,他想了想,沒有理會,舉步繼續要走。
  女孩兒的眼中不禁露出了絕望,幾乎被葉春秋拖拽著,一步步碎步前行。
  嫣兒便在身后嘆息一句:“葉案首的好心腸,看來也不過如此,好吧,今夜就讓那新來的女子梳頭接客,沒法子,不是小女子不承葉案首的情,實在是打開門來做生意,心腸軟不得,慈不掌兵、義不聚財便是這樣的道理,公子再會,下次若來,定給你選個好姑娘,包你滿意。”
  “公子……公子……”小姑娘身軀顫抖,只是低聲呢喃。
  葉春秋嘴角突然微微勾起,笑了。
  他駐足,回眸看了嫣兒一眼,這張動人心魄的俏臉在葉春秋眼里實在有些討厭。
  他的眼眸里卻是掠過一絲嘲弄之色:“真要填詞作曲?可是一時情急,只能寫出一截,卻不知好不好?嫣兒小姐肯將人交出來嗎?”
  只寫一截?
  嫣兒有點猜不透這個家伙了,因為無論任何時候,這家伙都帶著幾分自信,其實對于嫣兒來說,葉春秋就算只寫一個字都無妨,她要的就是葉春秋的名聲罷了。
  當然,若是葉春秋水平臭,被人取笑的還是葉春秋。
  嫣兒道:“就請葉案首賜曲。”
  葉春秋點頭:“取筆墨來。”
  眾人紛紛圍攏上來,那嫣兒也假裝很有興趣的樣子,本質上,她骨子里就對所謂的詞曲沒有太多的興趣,之所以表露出有興趣,也不過是捧場做戲罷了。
  商賈是為了生利的。
  只是她總覺得這葉春秋似乎還藏著什么,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不過這也無妨,暫時不去管它。
  正胡思亂想著,筆墨紙硯便擺到了案上,葉春秋深吸口氣,熟稔的提筆,這些日子來,他勤練行書,如今只要握了筆,就有一種得心應手的感覺,接著鋪開紙來,一面道:“隨便想的詞兒,至于音律,我卻是一竅不通,這就是你們秦淮樓的事,你看好了。”
  說罷,筆走龍蛇。
  大家興趣更濃,紛紛引頸來看。
  嫣兒只是冷笑,覺得這些讀書人真是會虛張聲勢,可是話又說回來,他們若是不虛張聲勢,秦淮樓的生意從何而來呢?
  她心里對于葉春秋要做出的詞曲也是不以為然,倒是這時,耳畔聽人順著筆鋒念道:“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
  眾人紛紛點頭,頗覺得有意思。似乎這一句,與現在這情景頗為吻合,這兒是煙花之所,一句玉殿鶯啼曉和水榭花開早,讓這秦淮樓頗有點蓬蓽生輝的意味。
  嫣兒也不禁笑了,這葉春秋是用前程在作詞曲啊,單只這一句,葉春秋的名聲就和秦淮樓密不可分了,葉案首這風流之名……
  不過……這與自己何干,這是生意,是買賣。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