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長治久安
    對于私募銀子修鐵路的事,已經見多識廣的孫琦最是熱心的,因為他比許多人都知道一條鐵路的投入,將意味著什么,也知道能帶動起來的是什么。
  
      一條鐵路,所需的鋼鐵和木材,足夠數十個工坊拔地而起,掙銀子的,何止是投入鐵路的資本,還有無數的鋼鐵和伐木作坊,更有無數的匠人和學徒,還能培養出不知多少的技術人員。
  
      這倒也罷了,鐵路修完了,就得購買蒸汽車,蒸汽車的作坊又可獲利,而蒸汽車所需的構建無數,無數的零件加工作坊,還有提供橡膠的作坊,甚至是采煤的作坊,也都受益。
  
      若只是這個,還只是冰山一角呢。
  
      想想看,原先的荒蕪之地,一下子因為通了車,就意味著更多的商賈愿意到大漠深處去修農場,鎮國府的許多土地也可以兜售出去,有了農場,就有市集,就可以安置大量的移民,魯王殿下的命令,可以通過鐵路網,朝發夕至,抵達數百里之外的各個角落,對那些通了鐵路的地方,進行有效且直接的管理。
  
      哪里若是出了亂子,新軍清早整裝待發,一兩天內,就可以補給充分的抵達事發地點,這里的許多好處,真是不計其數。
  
      若說魯王對整個大漠的統治,還只是所謂的一個概念,畢竟大漠的絕大多數地方是荒無人煙的,可一旦鐵路將其連接起來,則就完全不同了。
  
      作為葉春秋的舅父,于公于私,孫琦都希望更好地促進魯國的發展。因此孫琦可謂是每日都忙得上氣不接下氣,見著各個商會的人,盡力鼓勵他們修建支線。
  
      這幾日下來,有意向的商行和商會,就有數十家之多。
  
      這當然是好事,孫琦巴不得鐵路多修一些。
  
      不過孫琦今日卻是沒有繼續跟那些商會的人打交道,而是抽了空,跟著唐伯虎,特意去迎接那位傳聞中的鄧監察使。
  
      畢竟這位大人物,關于他的傳說實在不少,總而言之,是個不易打交道的人,這反而使孫琦很是擔心了,就怕這家伙亂折騰,別把商賈都嚇著了。
  
      “不是說,走的是趙記商行的車隊嗎?怎么還沒到?”孫琦道,神色間顯出了幾分著急。
  
      唐伯虎比從前穩重了許多,只是淡淡笑道:“中途若是耽擱了,也未嘗不可能,不急的。”
  
      孫琦便也呵呵一笑,隨即道:“唐公一定很擔心吧。”
  
      唐伯虎這時候,也有了唐公的雅稱,他抿抿嘴:“擔心倒是沒有的,只是覺得太突然了,其實啊,青龍發展得太快了,萬丈高樓平地而起,多少銀子在這里流通啊,說句實在話,吏治其實也好不到哪里去,前些日子,我就懲處了一個,不過……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即便我想管,也是管不過來,既然這位監察使來了,倒也好,我落個清閑。”
  
      孫琦顯然也認同唐伯虎的說法,微微笑著點頭。
  
      唐伯虎卻是側目看了孫琦一眼,道:“倒是孫先生要小心了,招商局那地方,經手的銀子太多了,天知道有多少不干凈的,你啊,是魯王殿下的舅父,家財萬貫,當然不在乎去貪占什么,可是其他人就不好說了。”
  
      孫琦想了想,眉頭不由地皺起來,道:“招商局的許多人,都和商賈們關系不錯,現在呢,鐵路正在招攬商賈們修造支線,老夫啊,就是有一點擔心,怕就怕真要弄出什么大動靜,讓商賈們心里猶豫。”
  
      “所以……”唐伯虎頓了一下,才帶著深意道:“所以眼下,最緊要的是安撫住商賈的心,要讓他們知道,這鄧健不是沖著他們來的,各大報紙,要提前打好招呼,各司各局,也要打好招呼,讓他們安分守己,否則誰也保不住他們,這位鄧監察使,便連我都這首輔少學士都得受他的監察,其他人就更不必說了,將來若是誰犯到了他的手上,是絕不會容情的。”
  
      孫琦臉上露出慎重之色,點頭道:“唐公說的是。”
  
      過了一會兒,有吏員上前,帶著幾許苦笑道:“張記商行的人到了,他們說,那位監察使大人半途就下了車,不知所蹤了。”
  
      孫琦和唐伯虎面面相覷,卻發現對方都沒有為此驚訝。
  
      孫琦道:“我看著,這鄧健愈發不簡單了。”
  
      唐伯虎卻是笑了笑,不置可否的樣子。
  
      ………………
  
      在京師里頭,終于得了幾天安靜日子的葉春秋,卻很快無法置身事外了。
  
      果然是有鄧健的地方,就官不聊生啊。
  
      至少從青龍的奏報里就可以大致地管中窺豹。
  
      那鄧健才剛剛上任,卻不知什么緣故,當場就彈劾了七個人,少內閣不敢怠慢他,只能直接將人革職,還拿辦了兩個人。
  
      緊接著,便是許多人開始不安起來了,于是紛紛有人尋唐伯虎和孫琦去哭訴。
  
      唐伯虎那兒呢,倒也不慌,一面安撫他們,一面給葉春秋修書來。
  
      葉春秋當然了解鄧健的,能給他捉住的人,自然身上定是有污點的,對鄧健初到青龍就馬不停蹄地開始折騰,雖是有些哭笑不得,可其實也是樂見其成的,索性就不管不理了。
  
      可等到這位鄧監察使帶著人殺進了招商局拿了十幾個人之后,葉春秋就真的有點坐不住了。
  
      其實貪墨就好像是損耗一樣,葉春秋作為統治者,反而不在乎,他在乎的乃是穩定,切不可因為鬧出了什么事,而引發許多官吏的不安,也使許多商賈們變得踟躕。
  
      當然,若是官員們都克己奉公,這是最好不過的,可貪心誰都有。
  
      葉春秋這時候知道不能繼續這樣安坐在這京師里,終于決定動身回去解決這個問題了。
  
      鄧健肅貪,這自然是要支持的,這是好事,沒理由不支持,畢竟這也是為了魯國長治久安來做考慮。
  
      可如何將傷害減到最低,葉春秋卻必須動一動腦筋。
  
      故此,他剛下了決定,便直接進宮去,在暖閣里向朱厚照提出了請辭。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