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噬天狂尊 > 第三百五十章 撲朔迷離
林玄像是被抽干了力氣一樣癱倒在地上,本以為能趁這個機會好好的羞辱一下這個恬不知恥的唐公子,但是卻沒想到,自己這羞辱的手段,反而是成為了對方的一個展示自己的契機。
  
  這下好了,不僅僅失去了在杜老面前的話語權,甚至讓這個唐公子的地位在杜老的心中無限的放大,當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其實,杜老的這幅畫若是單單的將草木,石,水這些個景色單個的拎出來看得話,那當真是完美無缺的,但是將十三中手法如此混在一起作畫,當真太為的畫蛇添足,反而成為美中不足的一點。”唐銘繼續說道。像是個大文豪一樣,撫摸著自己光潔的下巴。
  
  杜老點了點頭,將唐銘的話在心中細細的琢磨了一番,最后笑著抬起頭來:“這位唐公子當真是英雄出少年,若是有機會的話,還請到我的府上坐一坐,屆時我定然會沏最好的茶葉,與你一起談論書畫上面的樂趣。”
  
  唐銘點了點頭,繼續客套的說道:“不敢不敢,到時候,等有時間,我一定去府上拜訪,請教老先生文學,書畫上面的問題。”
  
  又跟鬼谷玄一寒暄了幾句杜老便是起身與鬼谷玄一拱手告辭。
  
  “鬼谷先生,我看今日就到這里了,這位唐公子給我的建議很不錯,我想我也是時候回去好好的琢磨一下書畫之道了。”杜老說道。
  
  鬼谷玄一看出來了杜老不愿意久留,當下也沒有阻攔反而是站起身來,說道:“我送你。”
  
  杜老擺了擺手:“不用了,我看唐公子定然是有著些事情來找你辦的,今日便是不打擾了。”
  
  杜老說完便是帶著兩個護衛走了。
  
  米青大師等人見杜老都已經離去自然是不好繼續留在這里,前前后后的沖著鬼谷玄一拱手道別。
  
  反倒是那個楊公子在走的時候,深深的看了唐銘一眼,不知所謂。
  
  等眾人都走了之后鬼谷玄一這才將唐銘請到了主房之中詳細的攀談了起來。
  
  “不知道,這一次,唐公子前來找老朽,是所謂何事?”鬼谷玄一一邊將一個茶杯推向唐銘,一邊問道。
  
  唐銘笑著點頭:“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要將青龍帝國的皇帝一面。”
  
  “你是說沈天軍?”鬼谷玄一有些疑惑。
  
  唐銘點頭。將手指在茶碗的邊緣上面環繞了一圈。
  
  “能告訴我所謂何事?”鬼谷玄一繼續問道。
  
  唐銘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上下琢磨了一下還是說出了四個字:“金佛玉身。”
  
  鬼谷玄一愣了一下,跟著卻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好吧,現在便是要去見陛下么?”
  
  “越快越好。”唐銘說道,距離煉器大會可是越來越近,他可不希望被這種瑣事絆住腳。
  
  “好!”鬼谷玄一點了點頭,跟著帶上了個戒指便是起身說道:“走吧。”
  
  與鬼谷玄一兩人出了門,便是朝著王都的方向臨空而行。
  
  等唐銘二人走了之后,不遠處,楊公子便是探出頭來,先是看了看身后的鬼谷玄一宅邸的大門,又看了看二人離去的方向,跟著對面前的那穿著一身黑衣的健壯男人說道:“看來這二人果然是去王宮了,接下來怎么辦?”
  
  楊公子對面那黑衣大漢點了點頭說道:“剩下的事情便是交給我吧,唐公子,既然那么多事,便是不要在帝都立足了。”
  
  ……
  
  有了鬼谷玄一的帶路,唐銘二人這一路上幾乎是在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順風順水的便是到了王城之中。
  
  走過五朝帝龍之橋,很快的便是到了皇帝的御花園之中。
  
  青龍帝國的御花園修建的很是繁瑣,想來應該是耗費了巨大的財力物力。
  
  隔著老遠便是能聞到那股芳香的味道,環形花園的地面竟然被設置成了太極圖的形狀,雖然不是靈氣,但是這御花園之中的靈氣卻極為明顯的要比其他的地方厚重一些。
  
  過了十二橋,走過了百花爭艷的天露橋,終于在不遠處的涼亭之中看見了沈天軍的身影。
  
  此時的沈天軍穿著一身行時的龍袍,帶著個小帽,喝著茶,看著御花園之中的景象,倒像是個年歲已高的老頭子。
  
  二人走進沈天軍,唐銘身邊的鬼谷玄一這才試探性的叫了一聲:“陛下。”
  
  沈天軍睜開眼睛,看清楚來人之后立馬展演一笑:“原來是鬼谷大師啊,快請坐。”
  
  “這位是,你是一年之前與三皇兒給我獻寶的那個孩子。”沈天軍的目光在唐銘身上定了一下。隨后笑了笑:“一年不見倒是壯實了不少,不錯不錯。”
  
  “來得好,倒是省下了我去找你。”沈天軍笑著繼續說道。
  
  唐銘有些疑惑:“找我?”
  
  沈天軍點了點頭:“不錯,是找你,聽聞你在六皇子的宴會上面大顯神威,將一眾前來帝都的煉器師說的啞口無言,想來愛卿的煉器術定然是在這一年的時間之中更上一層樓了吧。”
  
  “承蒙陛下厚愛,只是運氣而已。”唐銘干笑了一聲,客套的回應了一句。
  
  沈天軍擺了擺手,示意唐銘坐下,這才繼續說道:“說實話,這一次我要找你,也不單單是我的意思,更是青龍帝國煉總會的意思。”
  
  “到底是什么事情?”唐銘反倒是有些好奇了。
  
  “嗯。”沈天軍沉吟了一下,繼續說道:“你該是知道,這一次的煉器師大會是在青龍帝國舉行的,幾個皇子這一次可是花費了相當高的代價啊,但是,若是此次,這第一名的頭銜落在了另外帝國的手上,怕是難免丟了青龍帝國的顏面。”
  
  唐銘沉吟了一下:“陛下的意思是,讓我得到這個第一名頭。”
  
  沈天軍點了點頭:“以你的資質,我相信,你獲得這個冠軍定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是代表青龍帝國獲得這個頭銜。”
  
  唐銘聽出來了沈天軍話語之中的意思,這個冠軍的名頭他是無論如何都要獲得的,畢竟他便是為了那第一名獎勵的九節朝天蟲之眼而來的。
  
  “這點還請陛下放心,我便是青龍帝國的人,自然是愿意為了自己的國家而戰斗,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想詢問陛下一句。”唐銘不留痕跡的話鋒一轉。
  
  沈天軍笑著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水,心情都跟著舒暢了起來:“什么事情,但是無妨。”
  
  唐銘頂著沈天軍的目光變得深邃了起來:“關于,金佛玉身的事情。”
  
  沈天軍送到嘴邊的茶杯明顯是停頓了一下,上一瞬間還晴空萬里的臉色,下一刻卻是立馬烏云密布了起來。
  
  “你到底想說什么?”沈天軍將手上的茶杯“咣當”一聲摔在茶幾上面。
  
  茶水在杯子之中搖晃了一下,卻是沒撒出來。
  
  “根據青龍帝國的法律,奴隸可是重罪,若是有人買賣奴隸,便是需要斬下一手一腳,這青龍帝國的法令,我想,您因該是知道的。”唐銘卻是絲毫不慌張。
  
  沈天軍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寒冷了起來:“這是我定下來的法律,我自然是知道,我是問,你究竟想要說什么?”
  
  “金佛玉身,不過是個好聽一點的名字而已,據我所知,這種東西,便是將幼女抓來,施以非人的手段將靈氣注入其身體之中,將其制成一次性的玩物,讓人玩樂,試問,這種東西,與奴隸有什么區別。”唐銘言辭犀利,絲毫不懼怕沈天軍身上散發出來來的龍之威儀。
  
  感受著沈天軍身上散發出來的強橫氣息,鬼谷玄一的眸子皺了一下,不留痕跡的拉了一把唐銘,傳音道:“行了,這件事情你還是不要追究的好。”
  
  唐銘沒有理會沈天軍身上的氣息,以及鬼谷玄一的勸阻繼續說道。
  
  “陛下可有所知,那些序偶為的金佛玉神究竟是從何而來,又是怎么被制造成金佛玉神的么?”
  
  沈天軍深吸了一口氣:“唐公子,這個話題,到這里便是可以結束了,若是還想聊些別的,歡迎你在皇城之中吃午飯,若是不想的話,就輕便吧!”
  
  皇帝已經下了逐客令,唐銘自然是不想再說什么,這件事情,顯然皇帝是知情的,但卻是不想管!
  
  唐銘冷笑了一聲:“我了解陛下的意思了,如此便是現行告退了。”
  
  “唐公子,聽我一句勸,這件事情便是到此為止的好,之后的事情牽扯的太多,不是你一個小小的唐天寶閣能承擔的起的。”皇帝沉聲說道。
  
  唐銘只是轉身拱了拱手:“多謝陛下的勸阻。我知道了。”
  
  說完唐銘便是轉身而行,也不管身后跟著的鬼谷玄一,一人沖天而起,朝著唐天寶閣的方向急速飛馳而去。
  
  皇帝的態度唐銘已經知曉,其實會是這樣的結果,唐銘心中早便是有了定數。若是皇帝直接大大方方的將他知道的都說出來,那才是怪異。
  
  這金佛玉身的事情就算是皇帝絕對知道些事情。
  
  “哼,當真以為你不說,我便是什么都查不出來了么?這件事情我定然會追查到底!”
  
  等唐銘走了之后,沈天軍揮了揮手,叫來一個大太監吩咐道:“給我盯住這個唐公子,將他的資料都給我查找出來,等這次煉器師大會結束之后,便是讓他給我滾!”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