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只此一劍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難

  這一番勸說雖然沒有完全說動秦白川,但也多少緩和了氣氛,至少秦白川已經把手從刀上挪開,重新做了下來。
  秦白川沒有說話看樣子是在思考什么,肖一劍他們三個此時只能靜靜地等待。
  小肖大俠不愧是肖大俠的弟子,此番作為頗有些肖大俠的風范。
  之前二人一路聊來,秦白川自然提到了肖仁華肖大俠的事,確認之后,在秦白川心里肖一劍就成了小肖大俠。
  可秦白川即便能明白肖一劍其實出自好意,可這事著實令他難做。
  一個真正的俠客這個時候該怎么辦呢?
  一番思慮秦白川終于開口。
  “聞閑歌,支雅意。我問你們二人,你們到底是如何得知錙銖門是被我俠義幫所滅的?”
  秦白川雖然沒有明說,可既然問了這樣的問題說明他也想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至少令聞閑歌和支雅意心中多少有了一些希望。
  兩人對視一眼,開口的卻是平日寡言少語的支雅意。
  “回秦大俠,其實我錙銖門被滅們那天,”說到此處支雅意稍微頓了一下,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我們二人并沒有親眼看見,因為我倆當時外出采買這才逃過一劫。”
  “不過我們在門派的遺址上找到了這個。”說著聞閑歌胖乎乎的肚子癟了一塊,而他手中多了一個布包遞給了支雅意。
  秦白川稍稍有點驚訝,但此時自然無法詢問,肖一劍倒是不奇怪,早在第一次見到聞閑歌的時候他就知道,聞閑歌不是真的那么胖,而是衣服里塞滿了東西,這也算是錙銖門的一門功夫。
  支雅意小心的拆開布包。
  是半件衣服,有些破爛而且有大塊的黑色血斑,盡管如此,秦白川一眼就認出了,臉色有些不好看。
  這衣服正是俠義幫青衣。
  此時秦白川身上的衣服就是這一件。
  “那時我二人還涉世未深,不清楚這到底是什么衣服,不過這些年來的闖蕩我們也知道,這是俠義幫的東西。”
  “不過我們也知道不能如此就斷定什么,當時錙銖門僅有我門人的尸體,這衣服是在我們師父尸體下找到的,我二人最初只是懷疑可能和仇人有關。”
  支雅意猶豫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
  “我們找了死市。沒有給他們看這個。要買滅錙銖門滿門的兇手的命。”
  “所以我們知道了兇手是俠義幫的人,但我們付不起代價。”
  秦白川再次沉思。
  不得不說,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但其實秦白川已經有些相信了。
  “如果這是真的,那你們想怎么做?”
  聞閑歌和支雅意看向肖一劍。
  肖一劍點了點頭。
  異口同聲。
  “報仇。”
  秦白川再次沉思。
  搖了搖頭開口道。
  “抱歉,我不能幫你們。”
  支雅意還要說什么,被秦白川抬手阻止了。
  “死市我信不過,倒是這半件青衣讓我有些相信,不過終究是捕風捉影的事,我不能因此無緣無故的質問自己的同門。”
  “不過,我可以回去查一下幫派內的卷宗,若是事情屬實,我會通過武者聯盟告知二位,你們看如何?”
  “多謝秦大俠,只是小女子還有一事相告。”
  “何事?”
  “前朝先帝印鑒。”
  “哼,我知道了,不過若是并非如你二人所言,或是另有隱情,下次見面我必殺你二人。”說罷秦白川便直接離開了營帳,肖一劍急忙跟上。
  “肖老弟,不是我說你,我也知道你是好意,可,唉!難啊。”秦白川長嘆一口氣。
  “秦大哥說的是,是我考慮不周,讓秦大哥為難了。”
  “唉?我可沒有怪你的意思,這畢竟也是幾百條人命,只是有些感慨罷了,對了,你給我說說這前朝先帝印鑒是個什么東西?剛剛兩個小輩沒好意思問,怕被看了笑話。”
  ......
  送走了秦白川,肖一劍卻沒有回營帳,而是就著這夜色獨自一人在林間閑逛。
  著實是因為心緒不寧。
  想著聞閑歌和支雅意的事,可了解的不多,很快就把全部都過了一遍,可過了一遍又一遍那份糾結還是無法消除。
  因為看不清全貌而糾結的事,并不困難,只要調查清楚,便能得到解決。難的是一覽無余仍舊糾結的事,那是一個死結。
  自然而然的就會想到肖隱和自己。
  其實作為一個局外人本就與事無關,應該不至于如此糾結,可正是因為肖一劍他自己也有這些糾結,把自己帶入進去,才格外的茫然。
  今晚的月亮很明亮。
  可再明亮也無法把整個世界照亮。就在此時肖一劍以內力就能感覺到,這周圍有著數不清的廝殺,盡管一切都靜悄悄的。可這其中有著多少仇恨了結,又有多少新的仇恨。
  哪怕是太陽也不能將全世界照亮,總會有光芒照不到地方。
  其實只要我自己站在陽光里,陰暗就影響不到我,那些無涯境就是這般再無疑惑的嗎?
  漠不關心?
  不如我也試試。
  肖一劍開始盡量忘記,放空自己。
  就像此時的夜晚清幽冷寂。
  可是看到那一輪明月就禁不住想起師父。
  “十五的月亮,十六圓,你知道這月亮代表什么嗎?代表了想念師父。”
  你個糟老頭子壞的很。
  看月亮明明思念的是家人。
  可自己只能想到師父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兩行淚控制不住,他肖一劍做不到將全部都遺忘。他師父也是無涯,他師父同樣沒有遺忘。
  他也能做到。
  縱使滿身泥濘,也要繼續前行。
  呼出一口濁氣,肖一劍決定回返營帳,至少先找寧不臣把事情問個明白。
  肖一劍是有了新的想法,可他剛剛心緒起伏不定,卻是失了警惕,他的一舉一動都被東方盡看在眼里,肖一劍對別人來說還算是很神秘,可在東鞘州巨大的情報能力下還是微不足道的。
  此時東方盡剛剛接到來自神劍州封喉關的情報,肖一劍是肖仁華在封喉關收養的孤兒已經被猜測出來。
  一個孤兒,一個近而立之年的劍客,就這般輕易地落淚。
  肖大俠真的已經不在人世了。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