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絕世劍魂 > 第3326章 仙王大戰

  
      
  
      不說這話還好,聽到這話,龍龜當場落下一把心酸的眼淚,顯然在遠古龍龜的調教下,沒少吃苦。
  
      看到葉飛的第一件事,龍龜就是搖晃著尾巴,趕緊把自己加大號的黑鍋飯盆拿出來,規規矩矩的擺放在葉飛面前,那眼神期待中又帶著一絲可憐兮兮。
  
      葉飛就是又好氣又好笑,好在從石中仙身上,他一口氣就敲出來數千萬仙石,全部是石中仙跟人魔合伙,奴役惡人們的戰利品。
  
      此時心情不錯,葉飛更是一口氣,就拿出來數萬仙石,把龍龜的飯盆裝的滿滿的,龍龜這才心滿意足,趕緊埋頭開飯。
  
      月琳兒卻是看著葉飛身后的月不群,有些花容失色,“你,你是月不群,你居然沒死?”
  
      石中仙齜牙一笑,他的笑容很陰柔,看的月琳兒毛骨悚然,兔兔仙子,更是指著葉飛身后的冷血,震驚的合不攏嘴,“他,他是惡人榜第二,冷血!”
  
      對于惡人榜,仙人閣不僅有名字,更有畫像。所以,兔兔仙子,一眼就認出了冷血。
  
      這又把月琳兒嚇了一跳。
  
      葉飛就是苦笑,給兩人介紹道:“沒錯,他就是冷血,不過他已經不是惡人,而是跟我們一樣的仙城天驕。”
  
      當即,葉飛就把獲得鎮獄天碑的經過,還有冷血的事情說了出來,卻是沒有說自己成為九獄之主的事情。
  
      畢竟兔兔仙子雖然值得信任,到底也是仙人閣之人。
  
      所以葉飛又鄭重看向兔兔仙子道:“不過這些,我希望兔兔仙子,你能保密,最好不要告訴仙人閣。”
  
      “恩恩,盟主你放心吧,我兔兔可不是亂嚼舌根的人,可惜,魔驢哥哥,居然又被那王白給拐跑了。”
  
      兔兔仙子,恨恨不平。
  
      獨孤劍魔等人的面色,就無比古怪。只是沒等他們發問,發現說錯話的兔兔仙子,耳朵猛然一紅,
  
      又想起來什么,趕忙岔開話題道:“對了,你們不在,劍帝遺跡發生一件大事,血獄仙王的本體,已經降臨了!邪帝遺跡那邊,已經有仙人傳話了,讓我們所有天驕,十日之內,必須返回仙城,否則就格殺無論。現在很多人天驕,都人心惶惶。”
  
      “那這半年中,邪帝遺跡那邊,又是什么情況?”葉飛又追問道,畢竟邪帝的危害太大了,就是當年的天庭覆滅,似乎也與邪帝有關。
  
      更何況現在葉飛還掌握了鎮獄天碑,成為九獄之主,若是邪帝復生,第一個不會放過的,就是鎮壓他的九獄,還有掌控鎮獄天碑的自己。
  
      誰叫鎮獄天碑,乃是邪帝劍種的克星。
  
      偏偏九獄之主,更是天庭余孽,若是被血獄仙王發現他九獄之主的身份,估計整個仙殿,都不會放過他。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在血獄仙王本體降臨的時候,就利用是石中仙,把血獄仙王引走,然后葉飛再抓緊機會,進入通仙塔修煉,獲得快速突破神帝的機緣。
  
      如此,他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也能完成武祖的交代。
  
      兔兔仙子自然不會知道這些,但聰明如她,也不會多問,而且活潑可愛,有有仙人閣身份的兔兔仙子,確實是打聽仙城消息的不二人選。
  
      當即就把這半年中,仙城發生的事情都說了出來,更是憂心忡忡道:“對了,我收到仙人閣傳訊,說這次血獄仙王,似乎是動真格了,他不僅讓所有天驕回城,而且凡是回城的天驕,都會被詳細審問,據說提前某些戰功榜強者,還會被仙王秘密搜魂!”
  
      兔兔仙子,又是說出一個極重要的信息,血獄仙王,居然要對天驕搜魂!這完全是撕破面皮,連仙王的臉面都不要了。
  
      不過想想,邪帝遺跡,到底擁有仙帝傳承,邪帝,更是曾經導致天庭覆滅的梟雄,在不清楚邪帝劍種危害的情況下,血獄仙王起了貪念,想要搶奪邪帝傳承,也不無可能。
  
      獨孤劍魔等人,更是紛紛變了臉色,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們可不想,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血獄仙王的面前。
  
      “師兄,現在我明白,為何你執意你要降服石中仙了,這血獄仙王的危害,比石中仙更大!”
  
      秦無霜深吸了口氣,畢竟他和葉飛,都是武祖的弟子,而武祖與仙殿,乃是敵對,要是他們的身份被發現,那絕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盟主,看來不能等了。”風云和陳逍遙的目光,也變得凝重,葉飛就點點頭,突然看向身后的石中仙,“道友,看你的了。”
  
      “主子放心,奴才誓死替主子分憂!”
  
      石中仙,當仁不讓,對他來說,葉飛的命令,就是圣旨,此時更是恭恭敬敬,向葉飛磕了個響頭,再起身的石中仙,已經變得兇戾非常,如一尊嗜血的兇魔,發出凄厲的咆哮聲。
  
      “血獄仙王,滾出來一戰,戰,戰,戰……”
  
      滾滾的聲浪,如颶風咆哮,席卷了整個九獄,同樣,也席卷了整個仙城,正在仙城之內,冷酷搜魂的血獄仙王,也猛然抬起了眼眸,眼神深處,浮現出一抹殺機。
  
      “此人,僅剩殘缺仙魂,非但沒死,還中氣十足,必是那群天庭余孽,幫助了他!”
  
      轟!
  
      血獄仙王的身上,突然浮現出可怕的血海波濤,面對石中仙的挑釁,他直接做出了回應。
  
      只見仙城的上空,浮現出一把血獄魔刀,這魔刀,斬斷天地,撕裂蒼穹,呼嘯的刀光,直接橫跨虛空數萬米。
  
      這次血獄仙王本體降臨仙族戰場,有兩個目的,一是想辦法奪取那仙帝傳承,二是捉拿石中仙,也拷問出更多遠古天庭的秘密。
  
      所以,面對石中仙的挑釁,血獄仙王,直接就出手了。只見到仙城的虛空中,一尊血色斗篷中年王者,提著魔刀,殺戮四方。
  
      但已經殺出九獄的石中仙怡然不懼。他的手中,凝聚萬千邪惡劍光,這些劍光,可讓萬物,都化作最可怕的劍芒。
  
      殺!
  
      聽到虛空中,傳出石中仙尖銳的怒吼,五指朝著虛空一抓,天地間,就出現一把虛空之劍,同樣化作數萬米長的可怕劍芒,隔空,與血獄仙王的魔刀碰撞在一起。
  
      這一幕,也是看的仙城的天驕,魂飛天外,誰也沒想到,那曾經被血獄仙王打敗的石中仙,非但沒死,似乎,還變得比以前更強了。
  
      當然,這也是黑暗魔龍,噴出那口仙王龍血的功勞!
  
      “只是,僅憑著石中仙,想要把血獄仙王引走或者打敗,似乎還不夠……”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